笔趣阁 > 抗战最牛路霸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太不可思议了
    看到贾六马上就不行了,就连稳重的宁文也忍不住催促道:“周站长,你开快点儿!”

    周名山也知道事情紧急,他说道:“你们坐稳了。”说着,他就开始加速。

    周名山开的是一辆军用卡车,为了减少贾六受到的颠簸,宁文双手抱着贾六,坐在地板上,宁武抱住宁文,李小山又抱住了宁武,同样坐在了地板上。几个人抱成一团,贾六受到的颠簸就小的多了。

    最惨的是李小山,周名山虽然加快了速度,但是他为了避免路过大坑的颠簸,仍然要时快时慢。汽车行驶的惯性,让宁文等人前仰后合。主要的冲击力都作用在了李小山的身上。他的后背靠在车头前面的挡板上,不断地受到撞击,令他的后背十分疼痛。但是他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

    在李小山原来的部队,人情相对冷漠,官兵之间的关系尤其如此。李小山加入桃花山游击队,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桃花山人们之间的,那种亲密无间的感情。

    首先,就是高九这个大当家的,他对兄弟们的关怀完全是出自真心。贾六、宁文和宁武,虽然各有各的脾气,但是大家仍然相处得很好,对于李小山,他们尽可能的给予了照顾。

    这些天来,他们这一群小伙伴儿朝夕相处一起学习,一起嬉笑打闹,一起上阵搏杀,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看到贾六如今生死不知,李小山的心里十分难过,他没有在意自己后背撞击的疼痛,心里只想着能够为贾六做点儿什么。

    高九开着监狱里的囚车,拼命地追赶贾六等人。他可不管公路上是否颠簸,车开得飞快。汽车经常会在遇到坑洞的时候,跳跃了起来。

    在路上,也有过往的车辆和行人,看到这辆囚车如此的疯狂飞奔,大家都纷纷躲避。有不少人猜测,是不是囚犯越狱逃跑了,劫持了这辆囚车,才会这样疯狂逃命。

    此时在路上,还有一辆轿车,也像这辆囚车一样疯狂地飞奔着。

    这辆轿车上坐着的是王锡林,高九走后,他心中忽然有些感触,在他胸中涌动着一股消失了已久的激情。他希望在这个时候,能够为高九他们做点儿什么。于是,他指定一名手下负责在现场收尾,他自己也驾驶着一辆轿车,朝着武汉城飞奔而去。

    高九拼命追赶,在即将进入城里的时候,高九就追上了贾六他们。高九扔掉了囚车,上了周名山的车,来到了贾六的跟前。

    看到高九,宁武哭着说道:“九爷,贾六快不行了。”

    高九坐在贾六的面前,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看到包扎得很好,接着他就检查了贾六的脉搏,发现他的脉搏已经很微弱了,他心中一酸,两行热泪喷涌而出。

    宁文等人,本来就十分悲痛,看到高九这个样子,他们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在宁武的心目中,九爷无所不能,他哭着说道:“九页,您救救贾六吧。”宁文和李小山也都期盼的望着高九。

    高九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他知道此时不是悲伤的时候,而是应该冷静地处理眼前的危机。

    他擦了擦眼泪,静下心来,检索着枪伤急救方面的医学知识。可是,检索之后,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宁文、宁武他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贾六需要输血、取出子弹,只有赶紧送贾六去医院抢救才行,好在前面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武汉城了。

    此时,汽车又重重地颠簸了一下,高九看到了李小山脸上痛苦的表情,他紧咬着嘴唇,嘴唇已经渗出了血来。高九明白了过来,李小山正在用自己的后背,承受着几个人的沉重的冲击力。

    高九挪到他的身边,不由分说把他拽到前面,就看到他的衣服上,已经渗出了血痕。高九掀开了李小山后背上的衣服,就看到那上面到处是红肿青紫,很多地方就渗出了血来。

    高九轻轻地拍了一下李小山的肩膀,望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感动、信任和欣赏。他说道:“好兄弟。”

    说完他就把自己的脊背靠在了车厢上,然后又将李小山抱在了怀里。

    在李小山原来的部队,长官打骂士兵那是常态,李小山刚入伍的时候,受尽了长官和老兵的欺负,后来他靠着一手好枪法,才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处境,但是,他从未享受过长官如此的关爱。

    李小山胸中涌起了一股暖流,他哭着说道:“九爷,我没事儿,让我来吧。”说着,他挣扎着要替换高九。

    高九的双臂力大无穷,李小山哪里挣扎得动分毫。

    在宁文和宁的心目中,高九是大当家的、是九爷、也是他们的兄长、是亲人。在平日里,高九对待他们就如同亲兄弟一般。在战场上,高九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就像大哥一样护着他们。他们就像尊重自己的父母和兄长一样,尊重高九。

    如今高九能够这样做,在他们的心中毫不意外,在他们的心里,只要高九需要,随时都愿意替高九去死!

    今天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李小山,这位兄弟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宁文和宁武兄弟更加认可他了。

    二人也都朝着李小山微笑,只是他们此时眼中含泪。这笑容看起来有点儿瘆人。

    终于到了武汉城。

    武汉城如今是国府的所在地,城门戒备森严,检查也极为严格。守城的士兵拦下了周名山的卡车,要进行检查。

    周名山掏出了自己的证件,说道:“车上有伤员,赶紧放行!”

    一般的国军官兵,对于军统人员还是十分畏惧的。那名检查证件的国军少尉,看到眼前竟然是一个军统的上校,他急忙敬了个礼,赶紧就放行了。

    进城之后,周名山驱车直奔陆军总医院。

    不久之后,一辆轿车来到了城门口,还是那名少尉上前检查证件。王锡林从车上跳了下来,他掏出了证件一晃,说道:“电话在哪里?”

    那名少尉军官又吓了一跳,不知道今天军统是怎么了,接连就蹦出来了两名上校。他赶忙带着王锡林找到了电话。王锡林拿起电话说道:“我是军统反谍处的王锡林,马上给我接通陆军总医院。”

    周名山等人来到了门诊大楼前,就看到已经有很多医护人员守候在那里。高九将贾六抱下车来,放在了担架上,医护人员急忙将他送进了急救室。

    高九等人就在手术室外面的走廊上等候。

    没想到,片刻之后,一名医生就走了出来。他说道:“患者要输血,他是Ab型血,如今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库存了。”

    宁武一听他这样说,以为医生是不肯给贾六输血,顿时就急眼了,一下子掏出了枪来,大声吼道:“你不给俺兄弟治伤,俺毙了你!”

    其实,没有血浆库存,真不怨人家医生。抗日战争那个年代,文明程度较低,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血液是人的精气所在,无偿献血只有少部分人能够接受。因此,院里的血浆相对缺乏,通常输血都是依靠的家属提供血浆。

    更何况这是战争期间,大量的血浆都送去了前线。医院的库存本身就很少,再加上ab型血是一个小类,库存就更少了。

    高九急忙拦住了宁武,他问道:“医生,你们打算怎么办?”

    医生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我们需要跟他相同类型的血浆。”

    高九知道自己的血型是O型血,在桃花山的时候,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情况,方便医生输血,桃花山的所有人都已经在山寨里的诊所进行了检验。宁文和宁武兄弟二人是B型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李小山和周名山了。

    周名山也知道自己的血型,他的血型是A型,显然也不合适,那就只剩下李小山了。可是指望李小山希望太渺茫了。而且,贾六做手术需要大量的血浆,即便是李小山的血型与贾六吻合,只靠着他一个人也支撑不了。

    看到高九等人焦急,周名山说道:“别着急,我有办法。我这就给李处长打电话,让他派100名士兵过来,里面总会有跟贾六兄弟吻合的吧?!”

    高九感激的说道:“那你赶快去吧。”周名山马上就去打电话了。

    那个医生带着李小山去检查了。

    这时,王锡林赶了过来,他问道:“那个兄弟没事儿吧?”

    高九看到他,就明白了为什么陆军总医院的人已经提前在那里等候了,他感激说道:“王处长,有心了。”

    王锡林说道:“应该的。你的兄弟住院的事,所有费用和其他的事情,都由我们军统方面负责。”

    甲六的身份是平民,王锡林出面安排,就会减少很多的麻烦。

    很快,李小山就回来了,果然他的血型跟贾六不合适。

    现在就只有等待周名山找人来了。周名字山跑了回来,他说道:“我找到李处长了,他说马上去联系。大约需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他就能派来100名士兵。”

    几分钟以后,那名医生走了出来。他说道:“恐怕来不及了,你们的人半个小时才能赶来,再进行检测,

    能够找到相同的血型,恐怕至少还得一个小时。病人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说着,他就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宁文和宁武等人,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高九是O型血,但是O型血并不是所谓的万能血。

    O血型是按A型、B型、O型、AB血型分类的一类人群,曾经有人认为是各种血型中的万能输血者,其实O型血不是万能血,因为O型血红细胞上没有A、B抗原,所以O型血的红细胞可以在主侧配型相合时,给A型、B型以及AB型的患者少量输注。但是O型血的血浆中含有抗A、抗B,如果将含有O型血浆红细胞制剂输入A型、B型、AB型患者的体内,将引起不同程度的免疫性溶血性输血不良反应。所以O型血并不是万能血,

    事到如今,高九也别无选择。他说道:“我是O型血,就抽我的血吧。”

    那个医生有些为难的说道:“这到是可以,可是,这也有很大的风险。”

    他正要解释这其中的缘故,高九说道:“你不用说了,我是病人的家属,出了问题我负责。”

    那个医生就拿来了手术单,高九在上面签了字。

    高九这是无奈中的无奈,不管怎样,O型血起码还能够相容,首先保住贾六的性命,至于可能引发其他后果,那也就听天由命了。况且,如果从前来献血的士兵中,能够检测出足够数量ab型血的人,就可以给贾六进行大换血,应该能够保住贾六的性命。

    签完字之后,他就要通了第五战区军情处冯处长的电话,让他再派200名士兵到陆军总医院来。冯处长问明了情况,答应马上就办。

    医生从高九身上抽取了血液,去给贾六输血了。

    高九等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时间不长,手术室里似乎发生了小小的骚动。高九的听力极强,他听到里面有人说道:“奇迹,这简直是奇迹啊!你们快看,病人的脉搏、血压,全都正常了。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里面有人说道:“赶紧准备手术。”

    高九这才想到,自己就不是一个普通人,是经过了改造的牛人。自己的血液中一定有着某种强大的功能,只不过自己尚未知道而已。

    不久以后,军统方面派来的100名士兵进了陆军总医院的院子,在门诊大楼的前面,他们排着队等待着血液检验,情报处的李处长也亲自赶了过来。

    又过了一会儿,第五战区军情处的冯处长,也带着两百名士兵赶了过来。

    陆军总医院里的人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担忧地望着这些士兵们。有好奇心重的人,打听了情况之后,感慨的说道:“不知道谁这么大面子,居然能让这么多人来为他输血?!”

    这时,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一名医生,他说道:“患者已经不需要输血了,他已经具备了强大的造血功能。”说到这里,他摇摇头,纳闷儿的说道:“实在是太奇怪了,病人甚至不需要杀菌,而且他的脉搏强劲,超过了普通人,他的血压竟然也能够保持正常。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这简直就是奇迹。”

    高九问道:“我兄弟没事儿吧?”

    那名医生点头说道:“他很幸运,那颗子弹并没有打中心脏,只是打中了心脏外面的间隔肌,距离心脏还有一公分半的距离,在其他各方各项指标正常的情况下,这个手术比较简单。”

    说着,他望了一眼高九,看到高九穿着便衣,说道:“这位先生,能不能让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他现在怀疑,患者之所以具有这样奇迹般的变化,就是因为高九给他输的血液有问题。有可能这位献血者,身体构造与其他人有着很大的区别。他是一个医生,是抑制不了这样的好奇心的。

    高九可不能让他检查身体,要是传出去了,人们还不得把他当妖怪看吗?他摇摇头说道:“我没病,检查就免了。”

    那名医生很遗憾的摇了摇头,进去给贾六做手术去了。

    冯处长和李处长看到病人不需要输血了,就准备带着士兵们回去。高九笑道:“既然都来了,就让他们给这家医院献血吧,反正前线的将士也需要血浆。”

    冯处长和李处长都表示没有意见,就安排那些士兵们进行无偿献血。

    这时,林燕妮闻讯也赶了过来。听说贾六的情况较好,她也松了口气。

    陆军总医院是国军中医学水平最高的一所医院,处理枪伤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简单的手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贾六的手术就顺利的完成了。

    这个时候,那些医生们却有些犯难了。病人的状况如此之好,他们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药了。替嫁六做手术的主任决定,暂时不再使用任何药物,观察患者的恢复情况再说。

    高九的血液功能十分强大,手术刚刚做完,贾六的意识就已经恢复了过来,而且精气神很好。看到高九后,他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九爷,俺没有听你的命令,结果就被鬼子打中了,真是丢死人了。”

    高九认真的说道:“小六子,你是好样儿的!你的心意我明白。”

    贾六六听到这话十分开心,觉得似乎伤口也不疼了。他忽然感到有点儿奇怪,他感觉到自己的伤口真的没有那么疼痛。

    宁文、宁武和李小山看到贾六脱离了危险,也都上前跟他说笑着。

    如果是其他的病人,医生和护士一定会提醒家属保持安静,让病人静心修养。但是看到贾六活蹦乱跳的样子,他们罕见的没有出声。

    看到贾六脱离了危险,高九就安排宁文、宁武和李小山他们轮流守候着贾六,他跟周名山和林燕仪返回了饭店。

    他们首先来到了高九的房间,林燕妮关切的问道:“九哥,你刚刚为贾六输了血,身体一定虚弱。要不你先休息吧,我会把饭菜送到你的房间里来。”

    输完血之后,高九只有片刻的感到有些疲倦,早就恢复了过来。他笑道:“哪有那么娇气?我现在需要的是大鱼大肉,还有好酒。我还真的有点饿了,咱们去大吃一顿。”

    周名山钦佩的说道:“高兄弟,你真是牛人!好,我也饿了,咱们边吃边聊,你给我讲讲,是怎么抓到那名日本特工的。”

    林燕妮已经知道高九等人去抓捕日本特工了,贾六也因此才受的伤。她想起高九让自己不要出门,就是怕自己参与此事,避免自己受伤。她感激的望了高九一。眼,撒娇的说道:“九哥,出门儿都不告诉我,今天罚你请客。”

    吃完饭之后,周名山看到有林燕妮在,他就自觉地告辞离开了。林燕妮送高九回到了房间里,对他说道:“九哥,兵工厂的那套设备你还要不要?如果要的话,我父亲已经安排好了,我可以带你去仓库里看看。

    还有,我父亲说他答应给你的那两千条步枪、10万发子弹,他已经派人给你送去知远县城了。”

    高九感激的笑道:“妹子!有心了,谢谢你了。”

    林燕妮摇摇头说道:“你不用谢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跟我父亲请求的,是他主动安排的。”

    高九略感诧异,想了想后也明白了过来。他说道:“你替我谢谢你父亲。”

    林文翰毕竟是国军的高级将领,他做事绝不会像黄佩珊那样意气用事。他看到无法阻止林燕妮跟高九来往,索性就把事情做的漂亮一些。这样做,至少林燕妮不会对他有意见,也不会让高九小瞧自己。再说了,高就毕竟是抗日英雄,他要武器弹药也是为了打鬼子。从这个方面来说,支持高九那也是分内之事。

    高九原本已经不想要这条子弹生产线了,林燕妮这么一说,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决定去仓库看看,那里到底还有些什么好东西,不管有用没用,先弄回去再说。

    于是他笑道:“妹子,那咱们明天就去到仓库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