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六十三章 放了个屁
    虽酒劲上头,豪气干云,老鼠脸却也十分清楚自家这位大哥的尿性。

    常言道事不过三。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若是三番五次挑战自家大哥的底线,下场定好不到哪里去。

    老鼠脸连忙冲王初一使眼色。

    今日这忙也算是帮了,须知他已丑话说在前头,只负责引荐,到了之后具体如何,还得看王初一自己的表现。

    王初一默默记下了童大宝的一切。

    与老鼠脸分道扬镳,仍不免客套一番。

    王初一回到了锦衣卫,以最快的速度抽调人马查封童大宝的酒楼。

    那酒楼名为客似云来,在京城之中其豪华程度,比之聚香园只强不弱。

    邋遢老王破天荒的被王初一安排到了指挥这次行动,老王何时有过如此殊荣?

    在得到王初一命令的时候差点没笑的合不拢嘴,在锦衣卫一群血气方刚的侍卫面前更是挺直了腰杆,在众多侍卫的或流露羡慕,或骂骂咧咧中趾高气扬走过,却在见到最近这些日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王初一之后,立马又换了一幅谄媚脸。

    “我说大人,带这么多兄弟,怕不是大行动?”

    “尽他娘的说些废话。”

    王初一大袖一挥。

    “待会儿你就带着兄弟们包围客似云来,什么话也别说,只需要拿人即可,不过在这之后,必须要留一路给我,别问我为什么,我有用就是。”

    “无凭无据就抓人?”

    老王有些犯难,原本以为这是一个美差,却没想到原来是一件棘手的活儿。

    这么一来难免又要让锦衣卫背上许多骂名。

    “怎么?有难度?”

    王初一挑了挑眉毛,流露出几分不悦。

    老王连忙讪笑道:“没有没有,保证把这事儿给大人你完成的漂漂亮亮,不过嘛,这么大的行动,要不要通知萧大人?”

    “通知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你一手挑了算了,行了,废话不多说,按照我说的办就是。”

    王初一赶在老王与二三十侍卫们之前火速赶到了客似云来酒楼。

    简单的通报时候,并未受多少阻拦就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已经收刀的童大宝。

    “又是你这小子?怎么,难道我话说的还不够明白么?”

    童大宝闪过一丝怒容。

    原本他最讨厌的除了京城的那些个土皇帝太上皇之外,紧随其后的便是如同王初一这般扮相的京城公子哥儿们,如果说当官的坑人摆在明处,那这些每每吃饱喝足之后就会借着家中地位,在外为非作歹大行恶事的家伙们可着实是让人苦不堪言。

    童大宝曾立志一旦那件大事做成,首先要收拾的便是京城这一票吃喝不愁的太子党。

    一路飞奔过来的王初一上气不接下气。

    “快,快找地方藏起来,大……大事不好。”

    正在摩挲着兵器大环刀的童大宝怒斥道:“放肆,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王初一愣住。

    他倒是没料到童大宝竟如此不待见自己,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王初一放心下来。

    这只能说明童大宝并不知自己真实身份。

    “大哥,我可是说真的,方才我回去的时候恰好碰到锦衣卫浩浩荡荡出动,并且偶然间听到他们谈话内容,说的正是咱们这家酒楼,此事可做不得假,算算时间,估摸着他们也应该快到了,若是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正要发作的童大宝在听到锦衣卫三个字时候,已经不可避免的震动了一下。

    “还敢胡说?”

    王初一信誓旦旦道:“千真万确啊大哥,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一句话刚刚说完,便有酒楼小厮前来通报。

    事实与王初一说的一般无二。

    “锦衣卫为什么会来我这里?”

    童大宝眉头紧皱,似乎根本想不出原因来。

    王初一见状在心里冷笑道。

    锦衣卫为何会找上你,难道你自己心中没点数?

    以锦衣卫的手段,王初一十分相信自己这些个还并不是跟熟悉的手下,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家酒楼翻个底朝天。

    到时候这家酒楼作为秘密据点的事情又怎可能不被发现?

    装,我就看你能装到几时?

    无人回答童大宝的问题,这位京城之中道上小有名气的大哥终是在思索片刻后,当机立断做了一个决定。

    跑路。

    能跑多远跑多远。

    被锦衣卫找上不会有什么好事几乎已成了道上人尽皆知的事情。

    童大宝脸色阴沉,提刀便走。

    王初一连忙道:“大哥,前门走不通,走后门。”

    童大宝阴沉的看了王初一一眼,并未说话,但却按照王初一的指示迅速朝后门走去。

    谁知道才刚刚打开后门,便见到五六个身披锦衣,腰悬郁鸾刀的侍卫朝这边包抄过来。

    王初一大惊失色道:“后门也走不通,这可如何是好?”

    童大宝怒道:“你他娘的跟着我做什么?”

    王初一欲哭无泪。“大哥,我也没办法啊,如果被锦衣卫知道我给你通风报信,到时候还能有好果子吃?我家里是有几个臭钱不假,可若是落到了锦衣卫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八蛋手里,纵使家里有金山银山都禁不住挥霍啊。”

    王初一一边说一边在心中忏悔。

    锦衣卫战死的前辈弟兄以及还活着的前辈弟兄们,我这为了锦衣卫的大计可是连自己都骂了个狗血淋头,千万莫怪。

    “没骨气的东西。”童大宝恶狠狠说了一句。“跟我来。”

    童大宝混迹江湖多年,最是知道没骨气的人通常最容易反水。

    自己倒是可以一刀将王初一劈了,一了百了,可如此一来自己却是摊上了命案,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童大宝还没蠢到在锦衣卫眼皮子底下杀人。

    可若是将王初一留在此处,保不住就禁不住锦衣卫的严刑拷打,到时候将自己给卖了出去。

    权衡利弊之下,童大宝也来不及细想为什么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飞快在前带路。

    酒楼后院有亭台楼榭。

    楼榭之下有假山,在假山之上还有着一个开启密道的机关。

    被童大宝拎着的王初一才刚刚踏进密道便两眼一抹黑,与此同时后院的门被人一脚踢开。

    四五个锦衣卫鱼贯而入。

    王初一与童大宝屏住呼吸默默听着外面的动静。

    “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抓起来,一个一个排查,另外也将这里仔仔细细搜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门之类的东西。”

    这是老王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一阵翻箱倒柜。

    “这边没人。”

    “这边也没发现。”

    “我这边也没有。”

    “不可能,难不成大白天活见鬼了?再仔细找,刚刚我可是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头一遭如此神气的老王从容不迫发号着施令。

    很快的就有侍卫摸到了假山。

    不过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个所以然来。

    但就在这时候。

    “噗……”

    一声冗长的放屁声响彻在童大宝耳畔。

    “假山里面有人。”

    侍卫大喝。

    与此同时本能嗅到了危险气息的童大宝拉着王初一的手臂就退到了一边。

    只听到轰隆一声响。

    假山的石头四分五裂,明亮的光线瞬间照射进密道来。

    “愣着干什么?他娘的你倒是赶紧跟着我跑啊。”

    童大宝怒骂王初一一声,转身就朝密道更深处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