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六十二章 童大宝
    目送一行人离开锦衣卫总部监牢。

    原本脸上挂着笑容的萧无忌迅速脸色冰冷下来。

    不知为何缘由的王五道:“大人,难道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这黄拜佛我可是调查过,早年间在江湖上犯下不少大案,死在其手上的人不在少数。”

    萧无忌摩挲着从耳间垂下来的头发,淡淡道:“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常言道江湖事江湖了,如果每一件江湖上的大案都由锦衣卫出手料理,咱们又如何能忙的过来?”

    王五重重冷哼一声。

    “这么一来倒是放虎归山了,我们在监牢里如此折磨这老东西,将来岂非被他怀恨在心?”

    “对咱们锦衣卫怀恨在心的人难道还少了吗?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

    童大宝是京城拥有着数家酒楼的老板,白手起家,在京城打拼出诺大的家业,靠的不仅仅只是运气,更重要的是敢打敢拼的勇气。

    虽说是在京城天子脚下,可市井依旧有着市井的一套规矩。

    地盘是靠自己打下来的,满打满算,童大宝自认为能有今天的财富,除了自己的狠辣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有了手下兄弟们的拥护。

    但即便有着如此大的家业,童大宝也依旧有着自己的烦恼之处。

    且不说京城中那些个慕名而来,白吃白喝的权贵,就是那些披着一身兵皮的侍卫以及士兵,但凡来到自家的地盘,白吃白喝不说,末了还要顺走一些东西。

    当下在京城之中做生意,可得罪道上的人,可得罪地痞流氓,因为得罪了这些人,只需要靠拳头说话就行。

    可若是得罪了朝廷的官老爷,那可就算是好日子到了头。

    不说三天两头的巡检让自己苦不堪言,就说每天几个兵痞搭张凳子往门口一座,还有谁敢不开眼进门吃饭?

    童大宝一边维持着对于这些京官的表面恭敬,一边又不得不将这群贪官污吏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早就受够了这般窝囊气。

    好在机会终于来到。

    前不久有一位大人物找上自己,密谋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需要自己的酒楼作为据点,到时候事成可分一杯羹。

    童大宝在听到那件大事之后,非但没有畏惧之心,反而当即一拍即合。

    不为其他,就为受够了这股子窝囊气。

    至于用自己的酒楼产业做什么据点,童大宝也在后来的日子里很快弄明白。

    起初有些后怕,但当见识到那位大人物的通天手段,并无任何人发现这个据点之后,童大宝便彻底放开了心。

    那位大人物曾言,要成大事,还需要找许多帮手,命令童大宝物色合适人选,诚然,这其中少不了一起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起初有些兄弟有些抗拒,因为在京城之中小打小闹,最多也就落得一个被官兵抓起来打进大牢的下场,可若是做了那件事情,那可是杀头的死罪。

    童大宝固然痛恨朝廷官兵,但对自己兄弟却是没的说,在知道有些兄弟不愿意之后,童大宝非但不勉强,反而还赠其金银,让其回乡谋个出路,如此一来,兄弟们感激涕零,纵然连有决心要走的兄弟都打定主意留了下来共同举事。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

    一想到用不了多久之后,之前欺负自己的那些个朝廷狗官们,即将被自己踩在脚下磕头求饶,童大宝便心情十分畅快。

    今日简单吃了几口饭便在院子里练刀,童大宝武功非凡,所用兵器乃是一把大环刀,刀身重达二三十斤,此刀乃是专门为他铸造,量身定制,最是适合童大宝孔武有力的身子。

    一把大环刀在庭院中舞的虎虎生风,似有虎啸龙吟之声。

    “大哥,老鼠脸带着一个没见过的小子来找你了。”

    正当童大宝一刀劈开庭园的一方木凳时候,手下兄弟来报。

     “老鼠脸,这个时间他不应该正在酒楼忙活吗?”

     老鼠脸是童大宝后来招揽的一个伙计,勉强也算是半个兄弟,因为做人做事机灵,深得童大宝重用。

     不过老鼠脸有一个极臭的毛病,那就是逢酒必喝,逢喝必醉,这使得童大宝十分担心不知道哪天老鼠脸就会说漏了嘴,惹来杀身之祸。

     正沉思间,一位尖嘴猴腮的瘦子便带着一个穿着非富即贵的公子哥儿进了庭院。

     浑身酒气的老鼠脸先是对童大宝一阵夸的天花乱坠。

     说的大多数都是大哥武功盖世,英明无比之类的马屁。

    知晓老鼠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童大宝自动不去听这些溜须拍马,只是看向王初一,戒备道:“这位公子是何人?你朋友?”

    “大哥果然慧眼如炬,实不相瞒,这是我才认下的兄弟,性格极其豪爽,也算是世家公子中难得跟我们意气相投的人,这不,在听到了大哥你的名号之后就求着我,要我带他来见大哥你,看看能不能让大哥你给他安排个差事什么的。”

    老鼠脸口吐芬芳,让童大宝脸色冷了下来,前者一见到这般情况,连忙闭嘴规规矩矩不再说话。

    老鼠脸可是十分清楚,面前这位大哥仗义归仗义,但真正动怒时候亦是让人胆战心惊。

    “哦?安排差事?”

    童大宝双眼一眯,面色寒冷道。

    “恐怕我这里并没有适合这位公子的差事,老鼠脸,你是不是操太多心了,要不要我这个大哥的位置让给你来做?”

    老鼠脸面色惨白,酒劲瞬间清醒大半。

    而这时候王初一已将童大宝从上到下,完完整整打量了一遍。

    并不曾听说京城之中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王初一抱拳道:“大哥,小弟是真心佩服大哥,想为大哥排忧解难,如果大哥不嫌弃的话……”

    “如果我告诉你我嫌弃呢?”

    童大宝冷笑。

    随后看向老鼠脸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小子是你带来的,你负责把他给我带走,当然,你若是不愿意带走也行,那就我让人来动手。”

    “别,别啊大哥,不用劳烦大哥亲自动手,我这就带他走,嘿嘿,不打扰大哥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