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六十一章 放人
    “成为你们兄弟有什么好处没有?先说好,我这人除了钱多之外,可没别的用处,到时候希望兄弟你别嫌弃才行。”

    王初一眨巴眨巴眼睛,一脸为难神色。

    老鼠脸啧啧道:“兄弟,你还别说,你现在有钱不假,可那也得看你跟谁比不是?跟我们的大计划大行动比起来,说个难听的,就你那点钱塞牙缝都不够。

    末了老鼠脸又嘚瑟道:“不过你要说好处的话,若是没好处不说你愿不愿意干,恐怕就是我都不愿意干,不只是有好处,而且是有天大的好处。”

    “当真?”

    王初一两眼放光,差点没把一张脸贴到老鼠脸脸上。

    老鼠脸仗义道:“自然是做不得假,兄弟你吃饱喝足之后就在此好好休息,等我去给你安排一个上好的房间,末了我便带你去见我的弟兄们,到时候你就说是我兄弟,再稍微会来事儿一点,基本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接下来又洋洋洒洒说了不少。

    王初一担心这家伙酒劲过后就会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话,便自掏腰包又买了一壶好酒。

    要说老鼠脸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闲来无事喝酒,饮酒之人越是酒醉便越是酣畅淋漓,架不住王初一的一番打铁趁热,被王初一哄的天花乱坠的老鼠脸当下就拉着王初一出门。

    须知酒楼的伙计亦不过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身份而已,就连这家酒楼都是为成事而建。

    老鼠脸的突然离开并未遭到阻拦,这也使得王初一对老鼠脸的部分话信了几分。

    老鼠脸纵然不是最核心的成员,却也有着一些话语权。

    “我说兄弟,你这是准备带我去哪里?”

    王初一跟在老鼠脸身后,表现得越发对老鼠脸敬佩不已。

    他越是如此,老鼠脸便越是要彰显自己气派。

    “兄弟,不是我吓唬你,你可知道这京城之中有多少我们的兄弟?”老鼠脸已醉的有些口吐不清,走路都开始歪歪扭扭。

    王初一摇头表示不知。

    老鼠脸又道:“酒楼,茶庄,赌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咱们兄弟进去不了的,这么说你可明白?现在我就带你去见我头上的带头大哥,待会儿你见了他可要好好表现才行……”

    王初一越听越心惊。

    都说京城之中的锦衣卫无孔不入,谁又能想到就连这群意图造反的逆贼都已发展出了如此多的据点?

    就连杨柳庄说不定只是这些据点当中的一个。

    想到这里,王初一十分庆幸当时没有带领锦衣卫将杨柳庄一网打尽。

    若非如此,又哪里来的这个惊天大发现?

    ……

    ……

    锦衣卫总部监牢。

    这里关押的大多数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不是穷凶极恶,又怎会劳驾锦衣卫亲自出手?

    而负责监管监牢的侍卫也与寻常侍卫有很大不同,譬如王五张龙,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子暴戾的气息。

    禁军军师姜昱阳并非没有想过那位点名要救的老人在来到这里之后会面临何种待遇,但穿过长长廊道,无视了许多牢房中犯人的高呼冤枉之后,眼前黄拜佛的模样,依旧让其受到了不小的震动。

    “这……”

    “姜先生,这实在是对不住了。”

    负责给萧无忌与姜昱阳带路的王五歉意道。

    “早先只当这老东西是京城之中的贼人,毕竟有胆量在京城闹市之中行凶的家伙,谁都不敢保证会不会对京城的治安有影响。故此才下手重了些,所以抱歉了。”

    说是对不住,但字里行间乃至说话语气又哪里有半点歉意?

    模样最是老实的姜昱阳如何看不出这些客套话?

    再看被四条镣铐扣住手脚的黄拜佛如今已成了一个血人,连模样都再也辨别不出来。

    “重了一些?”

    被王五道成是姜先生的老人轻声叹气。

    “恐怕我若是来晚了一点,带回去的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那倒也不至于。”

    王五大大咧咧的一脚踢到半死不活的黄拜佛腿上。

    “姜先生,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这老家伙皮糙肉厚的很,咱们锦衣卫这些酷刑你就算没见过也应该听过,这些日子我跟张龙两个人也算是将这些酷刑用了一个遍,这老东西就是什么也不说,更是仗着自己内力深厚,硬扛酷刑,这才有你现在见到的这幅光景,不过姜先生你也尽管放心,他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死不了,带回去后好生休养一番,保证用不了多久又会活蹦乱跳。”

    姜昱阳面色凝重。

    萧无忌摆摆手示意王五不必再继续说下去。

    若是黄拜佛听到了这些话,即便没被酷刑折磨死,恐怕也要被王五的这番话给气死。

    四副冰冷的镣铐将黄拜佛手脚锁住,双臂双腿的血水顺着身体流了下来,在镣铐处结痂,隐隐将两者凝固在一起。

    这位在解开镣铐以后就逐渐清醒过来的老人,冷漠的看了王五一眼,又冰冷的看了萧无忌一眼。

    不说话。

    但一个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外面已经备好车马,回去好好养伤就是。”

    两位年纪并不差太多的老人互相搀扶,路过另外一间关押有另一批人的牢房,姜昱阳停下脚步道:“他们……”

    “最大的都走了,小喽啰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萧无忌摆摆手示意。

    “全部都放了吧。”

    这牢房里关押的皆是青竹娘的手下,个个都对萧无忌前一句话的蔑视义愤填膺。

    “王八蛋,你说谁是小喽啰?”

    “信不信咱们拆了你们这牢房,让你们锦衣卫丢脸丢到姥姥家去?”

    “可不是!就你口中的小喽啰,随便一个都能轻而易举捏死你。”

    ……

    萧无忌懒得与这群人逞口舌之利,只在王五打开了牢房之后淡淡道:“那你们倒是拆一个试试?在江湖上,可能我拿你们没办法,可若是在这京城之中,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们,更何况你们若真是有那个勇气,又怎会轻而易举在锦衣卫面前束手就擒?”

    一众青竹娘下属面面相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萧无忌这才又道:“走不走?不走我就改变主意了,一个都不用走了。”

    一窝蜂散去。

    萧无忌目送这些人离去背影大声笑道:“别忘了回去告诉青竹娘,就说这次我萧某人卖她一个人情,下次可不会就这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