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五十六章 李府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石龙先是愣住,随即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只见到一位穿着云纹蟒袍正缓缓走来的儒雅男子正在拍手叫好。

    “廉王?”

    石龙虽为一介军中只崇尚武力的武夫,却也知道这禁军到底是姓宋,皇帝姓宋,信阳王姓宋,那么自然而然,同为宋姓的宋德昭,同样当得禁军恭敬相待。

    这位一身虬龙般腱子肉的武将迅速穿上麾下递上来的甲胄,只护住大半个胸膛,任由上半身其他地方暴露在寒风之中,单膝下跪道:“石龙见过王爷。”

    身后二三十新兵加十五六老兵纷纷单膝下跪,不敢抬头。

    宋德昭笑道:“众将士快请平身,眼下并不是在朝廷,无需行此大礼,再者,眼下本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哪儿有求人办事,还让人行大礼的规矩?”

    两步上前将即便是单膝下跪,依然并不矮其多少的石龙扶起,宋德昭拍了拍石龙结实的臂膀。

    “我大齐王朝,能有石龙将军如此悍将,何愁不能保家卫国?”

    这句话使得原本就打算在新兵面前展露几分头脸的石龙更加脸上增光。

    似同蛟龙猛虎的身躯不由得挺直了几分。

    粗狂说道:“王爷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唔,就在这里?本王可没有石龙将军如此健壮的体魄啊……”

    校场乃是石龙一手督造,除了占地面积极广之外,四处空旷,除了围墙只有兵器架的演武台,寒冬腊月时节只能接受寒风的摧残,眼见寒风吹的面前儒雅王爷衣袍猎猎作响,连束缚长发的金缕丝带都随风拉扯的笔直,石龙猛的一拍脑门儿,尴尬道:“王爷你瞧瞧我这猪脑子,居然连这事儿都忘了,还请王爷恕罪,请王爷到我军中营帐一叙。”

    二人一路有说有笑直入营帐。

    这里果然比校场温暖许多。

    石龙之营帐,简单明了,除了一套将军服之外,亦只有作战或者训练时候才会用到的兵器。

    石龙的兵器乃是两柄重达八十斤的萱花板斧,浑身漆黑,唯独斧刃处闪烁着耀眼寒光,散发着冰冷杀意。

    宋德昭环视营帐一圈,随后才稳坐于中帐,无比随意道:“将军请坐,本王得知将军向来是一个直来直往的人,纵然在战场也是如此,两柄板斧冲锋陷阵,无人可敌,故此,本王也就开门见山了,前来禁军处找将军,是为向将军打听一件事情。”

    武将者,最喜别人夸赞的便是如何骁勇善战,听宋德昭如此一说,石龙更加高兴道:“王爷但说无妨。”

    宋德昭点头道:“九龙玉杯失窃当日,石龙将军也在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石龙将军左右除了锦衣卫的萧大人之外,当无其他人了对不对?”

    不明为何有此一问的石龙点点头。

    在提起锦衣卫三字时候,不由自主有些轻蔑。

    这位孔武有力的禁军右将军笑道:“如果王爷问的是其他事情,可能下官答不出个一二三来,可王爷问的既然是这事儿,那我可记得一清二楚,当时在我左右,除了萧无忌之外并无别人,当日下官与这位锦衣卫指挥使虽然一句话没说,平时跟他也不是很熟,可对于萧无忌这出了名的阴险狡诈人物,如何能不记得清楚?”

    接下来,洋洋洒洒石龙又将当日的情况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当时只见到酒倒进九龙杯里,突然光华大盛,亮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等能看清楚的时候,九龙杯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不见了,下官虽是一介武夫,却也听京城中的小道消息说是贼祖宗司空探囊盗走了九龙玉杯,这位贼祖宗可当真好大的狗胆,他也就只配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只要他敢露面,就凭下官这能撕裂战马的两条手臂,要将他撕成两半还不是轻而易举?去他娘的,也怪当时我们粗心大意,都被那该死的九龙杯吸引住了,压根儿没注意到这些……”

    接下来又是一阵石龙的骂骂咧咧。

    宋德昭一脸沉思道:“谁说不是呢?”

    ……

    ……

    现在,王初一已将从云梦郡主那里得到的禁军动向概括一字不落阅读了一遍。

    而这一次,王初一再次在其中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九龙玉杯失窃两日之后,禁军曾从金銮殿中以更换琉璃盏的名头,抬出来过一口箱子。

    箱子里装的是何物,并未注明。

    概括只说是将这口箱子送到了皇宫掌管琐事的总管太监那里。

    线索到此戛然而止。

    “如果箱子真的是司空探囊所动手,为何又要经过禁军的手?难道禁军不会借此机会将九龙杯扣下来,偷天换日?让司空探囊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说司空探囊原本就跟禁军有勾结,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可若是如此,扮做乌丸的阴风掌李丹坪为何还要如此计较九龙杯究竟在谁的手中?”

    王初一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想要弄清楚那口箱子在之后又去了哪里,便不得不再次想办法进宫,找到那位掌管太监。

    而眼下,距离冬郊狩猎的日子越来越近。

    掌管太监说不定正为此事忙个不停。

    另一边,还有被人掳走的左大人。

    王初一出了一间隐蔽的阁楼,换了一身便装,无声无息潜入京城之中,而在这之后没多久,很快又有另外一个人影紧随他离开的步子,神不知鬼不觉跟了上去。

    王初一假装并不知有人跟踪,故意在京城之中绕来绕去,直到了一家朱门红柱的豪华府邸前,他才停下了步子。

    李府。

    当朝丞相李肆的府邸。

    前来李府不过是王初一临时起意,最开始的选择并非是李府。

    但因经过了李春风一事,使得王初一生出了祸水东引的念头。

    如果身后秘密动手的那些人再一次对丞相出手,王初一有十分把握能布置下天罗地网,将凶手抓住,到时候顺势追查出左大人的下落。

    在王初一看来,兵部侍郎与丞相的官阶差距不过二品,如果真是禁军背后作祟,并无可能不敢对李肆下手。

    而这时候的李春风,正在回李府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