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五十五章 石龙
    李春风就好比是整日游荡在萤火丛中的浪荡子,今日突然见到皓月光辉之后,只觉从前种种都已黯然失色。

     皓月光辉毫无疑问就是郡主云梦。

     早先并不知道此番见面的女子竟是昨夜里一见倾心之人,故此才与陈歌提前交涉,想尽办法推脱此事。

     可眼下陈歌似乎并未看出自己对眼前女子心中爱慕之意。

     李春风不傻,究竟是真的没看出还是故意未看出,他心中已有了几分揣测。

     因为自幼便秉承其父文治国,武兴邦的念头,使得李春风向来不以习武为目标,但即便不习武,却也知道江湖上门派林立以及天下武学五花八门。

     早先从陈歌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这位来历不凡宗门之子修行的武学秘籍正是一种双修之术。

     故此,陈歌最是喜欢年轻漂亮女子作为自己炉鼎。

     陈歌身边十数姿色武功俱是上佳的婢女无一例外皆是其炉鼎。

     炉鼎的资质越是上乘,于陈歌的武道修行越是大有裨益。

     别小瞧陈歌这幅看似油尽灯枯的身子,李春风曾亲耳听到陈歌说过,天下武学九品,其实力已达二品,江湖上难逢敌手。

     眼下自己心仪之人,若是论姿色,在京城之中,李春风自认为无人能出其右。

     难不成这修行歪门邪道法门武功的家伙,竟也看中了这女子,想要做他的修行炉鼎不成?

     李春风当下已有些不悦,又不好直接撕破脸皮,更无法在心仪姑娘面前丢失自己努力营造出来的翩翩公子模样。

     李春风右手微屈放在嘴上低声咳嗽了一声,单手负后笑道:“酒后的话,当不得真,更何况起先我并不知与我见面的姑娘居然是这位佳人,所以才会推脱,须知婚姻大事,万万不可儿戏。”

     “听李兄这话里的意思,看来是改变主意了?”

     陈歌故意露出一丝惊讶。

     先前他不过是有意如此一说而已,其目的也很简单,如果李春风默认了自己的话,那这位丞相公子必定在自己心里的高度更上一层楼。

     毕竟面对心仪女人都能隐忍不发,这等忍耐并非常人所能有,将来不是没有机会成就大事。

     可若是直接说出来,那李春风多半真的不过是一个披着世家公子外衣的草包罢了。

     女人对于陈歌来说可有可无,即便眼前这位在他眼中的确是一幅上好的炉鼎,倘若能得到,自然欢喜,若是得不到……将来有的是机会得到。

     一旁卢升象自顾自喝茶,耳朵却是丝毫不落下二人所有对话。

     李春风心里冷笑,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脸上却保持一贯风度,笑道:“一直都没变过,何来的改变主意?”

     气氛刹那间僵持住。

     一直默不作声的老人齐道云只是微笑着看向云梦郡主。

     陈歌的目光更是毫不避讳,像是在征询云梦郡主的意见。

     李春风方才虽情急之下摆明了自己心思,可眼下突然觉得有些不敢去看云梦郡主的眼睛,甚至觉得脸颊上有些滚烫。

     在这一瞬间李春风脑海里面闪过无数念头。

     或是婉拒,自己颜面扫地。

     或是点头,皆大欢喜。

     唯独没想到云梦郡主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这就完了?

     李春风不知如何接话。

     陈歌亦是没有打算再说话的意思,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二人,默不作声饮茶。

     卢升象见状连忙热情的招呼道:“快吃,饭菜都快凉了,须知李兄为了准备今日的见面,可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连这桌上的牛肉都是现杀的新鲜的黄牛,肉质极佳。”

     李春风骤然松了一口气,朝卢升象投去感激的目光。

     毕竟这认识时间很久,一向木讷以及不解风情的家伙今日总算是真正起到了一回除了作画之外的作用。

     “饭菜我们就不吃了,还有一些别的事情,李公子,后会有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匆匆而来,匆匆而行。

     优雅退出房间的云梦郡主正欲下楼,却瞧见隔壁上了几样酒菜的房间空无一人。

     下意识看向楼下,只见到一个熟悉人影很快离去。

     再次成为楼下所有食客目光焦点的郡主一脸沉思。

     ……

     石龙是禁军当中为数不多权利极大的统领将军。

     直属信阳王宋括麾下。

     其人生得高大勇猛,孔武有力,在素来崇武的禁军之中以最是彪悍著称,因为早年间在边境的战场上浴血奋战,导致其人身上疤痕纵横交错,若是在扒光了衣裳武斗的校场上稍微用些力气,一身横练铜皮铁骨将显得无比狰狞。

     若非如此,恐怕也不会在边境军中战功累累,声名显赫,被信阳王宋括亲自挑选进了禁军。

     与手段最是五花八门的锦衣卫不同,禁军向来只认武力,作风也最是彪悍。

     这也使得原本就互相掣肘的两大体系更加不和睦,甚至不乏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小摩擦。

     而平日里除了任务便是操练的禁军,比起在京城之中无处不在,无处不去的锦衣卫,少了许多乐趣。

     故此禁军向来以调侃或者痛骂锦衣卫为乐。

     今日里下午正是校场点兵时候,官拜右将军的石龙最是喜欢跟禁军们显摆一身铜皮铁骨,又恰逢新挑选进来一批年轻士兵,用来更换即将退伍的老兵,石龙更是迫不及待想要一展武力。

    午后天气有些阴沉,京城的百姓个个将自己裹在厚厚的袍子里,而禁军的校场之中,十数个身上同样有着不少伤疤的老兵正穿着一件单薄的汗衫双手负后林立在校场两侧。

    校场之中还有二三十虽然挺立,却在下方交头接耳的新兵。

    最上方是一个身高足有八尺,形似一头蛮荒凶兽的满脸横肉男人,不是右将军石龙又是谁?

    比起在寒风中已显禁军本色的十数老兵,石龙更加凶悍,直接赤裸着上半身于寒风之中校场点兵。

    “你们很弱,非常弱,弱到禁军之中任何一个有一年军历的老兵都能轻而易举杀了你们,说实话,你们应该去混吃混喝等死的锦衣卫,不应该来我们禁军,因为来到了这里,注定将是你们痛苦的开始。”

    石龙声音犹如洪钟,极具穿透力的清晰传到每个士兵的耳中,即便隔了大老远,依旧震的耳膜生疼。

    彪悍的石龙一句混吃混喝等死锦衣卫,让士兵们忍俊不禁发出阵阵嗤笑,但却为他的前半句话,不少士兵面露不服。

    年轻气盛,如何能忍受这般被人瞧不起?

    石龙对此嗤之以鼻。

    他如同一头猛兽巡视猎物一般缓缓走下高台,每下一步,木板阶梯上便发出一阵刺耳声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承受不住如此力道,从中间断裂。

    “我从你们的眼中看到了你们的不屑,你们的不喜,甚至是你们的愤怒,我知道对于寻常军伍来说,你们足够算得上是优秀,可到了这里,到了禁军之中,你们压根儿什么都不是,如果不相信,你们大可以来试试看。”

    新兵面面相觑。

    石龙又接着道:“我随便挑出一名老兵,挑出一名新兵,校场上的十八般兵器随便你们挑选,我挑选出来的老兵只用一根烧火棍就能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新兵们义愤填膺,满面怒容。

    终是有新兵按捺不住怒火,上前一步道:“若是老兵输了如何?”

    “随你处置。”

    “那就赶紧来。”

    一棍一刀,此刀不同于锦衣卫标配的郁鸾刀,用石龙常用的话说,郁鸾刀是娘们儿才会用的刀,真正的士兵,用的只有一种刀,那就是禁军精锐标配的蛮刀。

    刀如其名,蛮横无比。

    重达五斤六两,刀刃厚一指,刀身长三尺,寻常人提在手中挥舞个三五六下已觉沉重。

    那士兵只觉得入手一沉,显然没想到这把模样实在一般的刀居然如此沉重,但正因为如此,也让他觉得信心暴涨。

    如此凶名赫赫的兵器,单单只是对上烧火棍的力道,就绝对足以让人喝一壶。

    新兵们拍手叫好,老兵嗤之以鼻。

    一根烧火棍在手,自一位老兵结实的臂膀挥出,仅是一棍拍打到刀身之上,便让那位新兵痛苦哀嚎一声,生生撕开的右手虎口鲜血如注,蛮刀脱手而出,重重掉在地上,发出闷哼之声。

    老兵们哈哈大笑。

    新兵们咬牙切齿。

    看出士兵们不服的石龙更是大笑。

    “怎么?还不服气?那好,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二三十人一起上,我自站着不动,若是能让我身躯移动半尺,我便把头砍下来给你们当凳子坐。”

    如果说方才一刀让新兵们的无畏之心有几分动摇的话,那这一句话毫无疑问重新点燃了士兵们的熊熊烈火。

    二三十士兵纷纷咬牙切齿,蜂拥而上,将似同蛮荒凶兽的石龙团团围住,使出浑身解数,甚至用上了牙齿撕咬这种在战场上山穷水尽才会用的手段。

    石龙无动于衷。

    直到这些士兵精疲力竭时候,他才猛喝一声,将二三十士兵震的四面八方倒飞了出去。

    瞧着这群士兵灰头土脸模样,石龙心中无比快意,正要例行公事对士兵们再度打击贬低一番的时候,突然听得一个儒雅的声音遥远传来,并伴随着拍动手掌的声音。

    “好,将军不愧为禁军之中的万人敌,如此横练体魄,仅仅只是单枪匹马赤裸身子出场,便已足够让敌人心惊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