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五十三章 酒楼
    锦衣卫总部之内,王初一正奋笔疾书,写下书信一封,寄往不老山。

    信上所书,皆是关于日前遇见那位打伤杨虚彦,而后又再度对他王初一出手的神秘人种种。

    萧无忌在知道这事儿之后,只是对王初一道:“从未听起过你提起你的师门,也曾只听说你是朝中某位大人物引荐,却始终不知道这位大人物是谁,十分好奇。”

    这些日子以来,王初一对萧无忌有所改观。

    纵然有最开始见面时候的种种冠冕堂皇,仍并不影响王初一在后来日子里对于萧无忌的越发佩服。

    “不止你不知道是谁,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王初一停下手中笔墨,站起身笑了笑。

    “临下山前,只是听从师门的安排,入朝为官,至于引荐人是谁,我压根儿就不清楚,也完全没问过师父。”

    萧无忌若有所思。

    王初一道:“命令侍卫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封书信送往不老山,师父他老人家一辈子都没下过几次山,纵然有朋友,也是屈指可数,说不定到时候有机会弄清楚那神秘人的身份,另外,你替我查几个人,务必要详细清楚。”

    在王初一道出李春风几人之后,萧无忌根本不需要调查,便已信手拈来。

    “李春风其人原本也有些仕途,奈何最近这些年无比荒废,在丞相李肆眼里依旧是那个才高八斗的儿子,殊不知京城的仕子党派中,早已将李春风归纳为烂泥扶不上墙的那一类,差就差在因为左丞相李肆事当年先皇钦点,把持着半个朝政,所以纵然对李春风颇有微词,也是敢怒不敢言。”

    王初一听后不动声色。

    萧无忌又道:“没想到居然是李春风在背后作梗,但如果被李春风知道现在的你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得了皇帝青睐,估计多半只会更加记恨于你,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到时候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

    王初一莫名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一个丞相的儿子,没有任何官职,也开始对朝廷大员指手画脚了?难不成这丞相一职,也是如同信阳王与廉王那般世袭罔替?”

    萧无忌连忙笑道。

    “那倒不是,不过虽说不是世袭罔替,可以着丞相之位带来的种种便利,李春风在京城混的根本就是如鱼得水,甚至在仕子党派中已经占据一席之地,常言道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听你所言,昨夜里你可是将李春风得罪了一个彻底。”

    “至于这卢升象,在京城之中也是小有名气,算是李春风的早年挚友,作画技艺精湛,其他的不雅之事倒是极少听说,另外三人,其中有两人乃是京城的阀门之子,喜好武艺,在这四人的组合之中,一直充当的是武力震慑的角色,最后一位,陈歌,听说是某个不出世宗门的弟子,喜好女色,最近才来京城,武功如何没见过,也没见过他出手,倒是知道这家伙自打与李春风认识之后,便形影不离称兄道弟,也算是……臭味相投。”

    “这个陈歌有点儿意思。”

    王初一靠在雕花椅上,双手枕在脑后,眼神飘忽。

    “临近年关时候,不出世宗派的弟子来到京城,并且好巧不巧的跟丞相之子走的极近,也不知道会不会跟九龙杯的案子有关系。”

    萧无忌道:“如果真是跟九龙杯一案有关系,他一定会再次找上你。”

    王初一点点头表示默认,又说道:“还没有左大人的消息?”

    “没有,虽说京城之中处处是锦衣卫布下的网,可谁都没想到,对方会对朝廷大员下手,这件事也提醒着我们,后面……”

    “停,打住。”

    王初一连忙摆手示意。

    “你是不是又要说这案子背后牵连甚广,劝我明哲保身?”

    萧无忌笑笑不语。

    王初一道:“左大人也算是为我们锦衣卫出了不少力,现在因为这件案子而被人掳走,是死是活现在毫无头绪,这个时候你还来劝我适可而止,左大人如果姓名无忧还好,一旦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锦衣卫有何面目面对左大人的家人?不过经过这件事情,也告诉我了另外一些事情。”

    萧无忌疑惑道:“你怀疑有人跟踪你?”

    王初一道:“没有比这个更合理的解释了,所以我打算顺水推舟,他们不是挺能耐吗?我这就去找另外一个能帮忙的人。”

    “你想引蛇出洞?”萧无忌眼前一亮。

    ……

    下午时分,京城迎来久违冬日暖阳。

    王初一去往杨虚彦别苑,见到丫鬟下人正在精心伺候,只是杨虚彦仍未有苏醒的迹象,正欲离开时候,云霞郡主来找。

    但见这位今日不施粉黛,面容娇嫩的郡主将一把宝剑负在身后,又将一本泛黄剑谱丢在王初一面前,淡淡道:“这剑谱上的武功我已经练完,现在还给你。”

    一本绿水湖闻剑录让王初一眼前一亮,但很快又回过神来,惊讶于云霞郡主的习武天赋与韧性,短短几日时间便能将一本剑谱上的武学尽数学会。

    细想之后,又觉天赋韧性固然重要,但最为重要的还是眼前这位姑奶奶的孜孜不倦以及勤学苦练。

    王初一皱眉道:“这不是我给你的,我哪儿来的这剑谱。”

    “不是你让萧无忌给我的么?”云霞郡主见王初一神色不似作假,亦有几分惊讶。

    王初一听到萧无忌三个字,很快释然。

    心道多半又是萧无忌为了化解自己跟郡主这断恩怨才如此。

    绿水亭闻剑录乃是剑道武学上的一朵荟萃,王初一也曾听闻,却不想这随便丢出去便能引起江湖中人为此头破血流的剑谱,居然在萧无忌的手上。

    “这家伙,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好东西,在他身上又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王初一用仅仅只能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见他这幅模样,郡主一把将剑谱抢夺回来,冷哼道:“我就说你不会这么好心,原来剑谱真不是你给的,那我就直接去还给萧无忌,瞅瞅,人家可比你大方多了,叫了你一声师父,什么武功都没教过我。”

    王初一讶然,但因心系左熊生死,没工夫与郡主多做纠缠,便道:“等我这趟回来便给你写下几种秘籍心法。”

    云霞郡主眼前一亮。

    “当真?”

    王初一拍拍屁股站起身。

    “做不得假。”

    出门时候,仍特意留意了一眼乌丸那边的动静。

    对于这位已经几乎断定就是阴风掌李丹坪的冒充者,王初一现在还无法证明真假,关于两国交往的事情,定不能口说无凭。

    思来想去,九龙杯这件案子,最大的突破口还是在禁军那里。

    只要能查清楚九龙杯是如何偷运出宫,便能顺藤摸瓜抓到隐藏在朝廷中的司空探囊,只要找到这两者,所有阴谋阳谋都将迎刃而解。

    “贼祖宗啊贼祖宗,真没想到一个贼,居然能搅动皇城这么大的风云。”

    令王初一没想到的是,还未踏出锦衣卫的大门,便出乎意料的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马车正朝这边缓缓行来。

    依旧是那位与云霞郡主面目相似,性格气质却截然不同的云梦郡主。

    她今日着了一身白色衣裙,下车时候有老人齐道临搀扶,款款向这边走来,并且第一眼就看到了正要出门的王初一。

    “王大人这是要哪里去?”

    “左大人失踪,自然是去追查这件案子的,云霞郡主正在里面练功,用不用我去请?”自昨夜一别,云梦郡主并未给王初一答复,这也让王初一颇为头疼。

    经左熊推荐,能在这件事情上帮上忙的,只有云梦郡主一人。

    若是找其他人到禁军内部打探消息,别说能不能进入掌握整个皇城安危的禁军内部,纵然进去之后有一丁点打探禁军动向的嫌疑,相信立马就会被抓起来打进天牢。

    而之前能办到这件事情的杨虚彦,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王初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还是刺探。

    不过经历上一次的险象环生,也让其对禁军有几分畏惧。

    只是偷偷闯进皇城便差点万箭穿心,若是再想偷偷钻进禁军内部,无异于自寻死路。

    “不用找了,今日我是为找你而来,时间不多,所以最好快点说清楚。”云梦郡主轻启朱唇道。

    王初一愣住。

    云梦郡主又道:“如此重要的事情,难不成你打算就在这里跟我交代?”

    王初一心下一喜。

    “请随我来。”

    脚步很快,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正找到萧无忌喜笑颜开说些什么的云霞郡主。

    姐妹相见,自然是无比亲切。

    这等两大美人会面的场景,亦让总部中不少侍卫驻足观看。

    “姐姐你找这家伙能有什么事情?”道出来意之后,云霞郡主连忙问道。

    云梦郡主笑着摸了摸云霞的头。

    “是为公事,跟你没关系。”

    云霞郡主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点头,又看向一脸讪笑的王初一,低声嘟囔了几句。

    现在,王初一终于能与云梦郡主独处。

    “郡主这是打算帮我?”

    “不是帮你,是帮朝廷,亦是帮我皇兄,左大人失踪的事情我已听说,是在你找过他之后才无故消失,皇兄知道你找过我之后,也在午时见了我一次。”

    “原来如此。”

    王初一心下明了。

    果然还是皇帝的话好使。

    云梦郡主又道:“王大人,我虽不知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过皇兄让我帮你,我就只能帮你,。”

    王初一欣慰道:“纵然郡主你不帮我,这件事情也会查到底。”

    “禁军的大小动向都在这里,你若觉得有什么疑点,接下来只有靠你自己去找。”

    丢下一本墨迹尚未干涸的书,云梦郡主便欲离去。

    得了如此机要的王初一心情大好,对于面前这位郡主,亦有些感激,便道:“郡主不如吃了饭再走?”

    云梦郡主淡淡道:“我还有别的事情,这就告辞。”

    王初一跟随云梦郡主一路出门。

    齐道临犹自在外等候。

    王初一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便与郡主并肩而行。

    一直到马车之前,目送郡主上车,王初一才跟随在马车之后,一并出了锦衣卫总部。

    马车摇摇晃晃,沿着京城大道,直到一家豪华酒楼前停了下来。

    恰好这段路顺路的王初一有些惊讶。

    正好奇郡主来酒楼做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得楼上一个熟悉声音道:“来了来了,快点准备。”

    王初一怀抱双臂,下意识抬头一看。

    不由得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