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四十九章 死罪
    王五与张龙二人本是锦衣卫中地位仅次于三大指挥使的小头领。

     自打入了锦衣卫之后便没少为锦衣卫立下功劳,故此平日里做的也都是一些难度较大,比较危险的活儿,若是寻常人每每被派遣这些活儿,指不定发多大牢骚。

     可这二人偏偏是与大多数锦衣卫不同的异类,每逢别人不愿意接的任务都抢的头破血流,恨不能尽数揽在身上。

     若非如此,也不可能短短三年之内便成为右使萧无忌的心腹。

     常年听从萧无忌命令的二人,如何不明白这位看起来让人只觉和睦,可做起事情来绝对足以让人瞠目结舌的右使这是摆明了告诉他们要狠狠收拾黄拜佛。

     但收拾也讲究许多技巧。

     既要让黄拜佛吃足了苦头,还不能伤害他性命。

     纵然锦衣卫在京城中拥有先斩后奏的特权,可随随便便弄死一个人也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轻者被人从背后戳脊梁骨,从此锦衣卫恶名更甚,重者,若是闹到朝廷里那些个官老爷的耳朵里,难免又要为此大做文章。

     先皇先设立禁军,没过几年就立马设立锦衣卫,其中用心明眼人如何能看不出来?

     作为朝廷中唯一能与禁军分庭抗礼的锦衣卫,除了行事要事事考虑京城安危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做事滴水不漏。

     但凡有任何一次被某些党派抓住机会,都会痛打落水狗,恨不能立即将锦衣卫解散,头目们革职查办。

     王五与张龙本是江湖武夫出身,行事最喜讲究蛮力,其二人原本也是生的孔武有力,穿上锦衣卫服,威风凌凌,杀气绕身。

     可一但脱了锦衣卫服,那便是两头活生生的下山虎,结实且充满少时练武留下伤疤的臂膀,用萧无忌的话说就是比丽春院那些个胭脂们大腿还要粗壮不少。

     得了堂堂锦衣卫右使如此夸赞,让兄弟二人脸上增光不少,自此开始更是有事无事便在众多侍卫兄弟们面前故意露出腱子肉,臭显摆呗。

     虽说如此,可兄弟二人也时常在私下里议论一个问题,那就是萧无忌究竟有没有真正见过丽春院的那些个婆娘们。

     对于锦衣卫的兄弟们来说,如果说杨虚彦是笔直竖立在锦衣卫总部门口的一杆标枪,那萧无忌则更像是瞅在门缝里,专做那些缺德事儿的黄鼠狼,狡猾而又刁钻。

     至于新上任的王初一,兄弟二人也仅仅只是打过几次照面而已,并不甚熟悉。

     只听说了王初一醉酒青楼,不得不让杨虚彦亲自送银子去的英勇事迹。

     这之后没多久萧无忌竟也闹了这么一出,这让兄弟二人私底下不止一次酒后讨论,话题的内容也只有一个。

     那就是王初一最开始给萧无忌的那副药方难不成真起了很大的效果?

     说归说,兄弟二人其实对萧无忌却佩服的五体投地。

     虽然狡猾腹黑,但对兄弟们却是没话说。

     因为知道锦衣卫月奉并不多的关系,隔三差五就会丢出不少银子请兄弟们喝酒吃肉,根据兄弟们不完全的计算,萧无忌来了锦衣卫这五年时间里,为弟兄们花的银子可是超过了他的俸禄数倍不止。

     比起一场母猪宴就赚了几千两银子,却没见到为兄弟们花一文钱的王初一,很显然萧无忌最是让弟兄们心服口服。

     尽管弟兄们也曾私下好奇萧无忌不贪不抢,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但萧无忌对此始终不提,只是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兄弟们高兴就行了,管那么多做什么。

     在锦衣卫中看似最为孱弱的萧无忌,实际上最具有江湖侠客的气息。

     锦衣卫监牢与禁军天牢一般无二,阴冷,潮湿,也不乏臭老鼠细细碎碎在监牢里跑来跑去,被二人带着的黄拜佛始终冷着一张脸,就连平日里极为胆大,甚至能爬到人脚下觅食的老鼠都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生着一张国字脸的张龙对此并不惊讶。

     江湖中总避免不了有这样那样的高人,比起那些传闻中飞天遁地投江断流的绝顶高手,只是气息外放吓退老鼠这种小把戏,似乎还真不够看。

     故此,即便身前的是一个实打实的二品宗师高手,兄弟二人也不惧怕。

     从无数次对敌时候死里逃生的二人眼里,非但没有感到惧怕,反而透露出来的是一种异样的兴奋。

     瞅瞅,二品高手。

     在江湖上那也是可以开宗立派的老家伙了,到了锦衣卫这里还不是得规规矩矩屁都不敢放一个?

     难怪会有当年风雪之夜下江北的典故。

     毕竟再高的武功,也架不住数十万铁骑的马踏江湖。

     故此,见被五花大绑的黄拜佛始终一言不发,抱着没有麻烦偏偏要惹一点麻烦的念头,张龙一脚踹到了黄拜佛屁股之上,冷不丁直踢的黄拜佛差点一个狗啃泥。

     “走快点,哎哟……去你大爷的,这什么屁股?怎么一点肉都没有?差点踢坏了我的脚。”

     不待浑身气息迸发,面容冰冷的黄拜佛转回身怒斥。

     一旁王五竟也踹出一脚,不过这一脚黄拜佛已有所准备,二品宗师的强大内力外放,王五竟是硬生生被隔在三寸之外触碰不到黄拜佛。

     “老东西,你还敢还手不成?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劈了你,想耍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只要你一动手,立马就会有几十个兄弟将你剁成肉酱,你信是不信?”

     听到这句话,黄拜佛的一口牙齿已咬的咯吱咯吱作响,带动全身骨肉关节,隐隐发出阵阵哔哩吧啦的声音。

     但随着王五一句话后,黄拜佛迅速沉默下来。

     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能在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江湖混到今天这种地步,靠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位二品宗师高手的拳头。

     更要懂得隐忍。

     王五的话并非假话,黄拜佛同样感受到了在这座密不透风的锦衣卫大牢里,的的确确有着几十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暗中窥探。

     小不忍则乱大谋。

     最终,王五一脚还是踹到了黄拜佛身上,后者好不狼狈。

     却也只是阴沉的看了身后二人一眼。

     来自一个二品宗师高手的愤怒,让二人浑身如坠冰窖。

     张龙惊讶道:“这便是二品宗师高手的雄浑杀机?”

     被黄拜佛冷冷盯着的王五只觉得无名火起,又是一脚踹到黄拜佛腿上,骂骂咧咧道:“就算是一个二品高手,那也只是一个被咱们在身上踢了几脚的二品高手,你怕什么?”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哪里有半分害怕的意思?

     青竹娘与萧无忌目送王五张龙带着黄拜佛进了更深处的监牢,青竹娘已远远听见了从监牢最深处传来的阵阵撕心裂肺。

     “是不是很好奇里面关押的都是什么人?”

     不等面色冰冷的青竹娘说话,萧无忌负手一边离去一边道:“那里面关的都是被锦衣卫抓住的穷凶极恶的犯人,他们每日里都要受鞭笞之苦,如此直到他们痛苦死去。”

     青竹娘心里咯噔一下。

     冷笑道:“这老头子犯了什么罪?不过是在京城面对杀手的时候出手自保而已。”

     萧无忌已走出几丈距离,即将上台阶出监牢,他只是笑着说了一句。

     “暂时想不出来给他安个什么罪,所以暂时不用担心他会死,张龙王五他们二人极有分寸,顶多就是掉一层皮罢了,直到这老家伙愿意交代他的身份为止。”

     青竹娘恨的咬牙切齿。

     倒不是恨萧无忌对于黄拜佛的出手,而是恨萧无忌这般阴暗的手段。

     以锦衣卫的密集情报,如何查不出黄拜佛的所有事情?说到底还是萧无忌故意要收拾黄拜佛罢了。

     也许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知道黄拜佛的身份,只不过故意装作不知,才将黄拜佛一并带回来而已。

     更说不定,以萧无忌的绝顶城府,已经猜到上次在官道上对他与杨虚彦出手的杀手也是黄拜佛。

     倘若真是如此……

     青竹娘突然觉得浑身后背发凉。

     “难道今日之事也是萧无忌一手安排?”

     ……

     “你说王初一去了兵部侍郎左熊的府上?他去那里做什么?”

    乌丸别苑中,再度回来的下属男人正恭恭敬敬站在一旁。

    而乌丸则坐在男人对面,极为费解的说道。

    “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被发现?”

    “这几日还好,许是九龙杯有了线索的关系,锦衣卫最近对属下们三人倒是极少关注,而属下在跟踪王初一去左府时候,只能在院外等候,故此并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一些什么内容,不过若是大人你一定要弄清楚,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属下再去一趟就是。”

     乌丸难得的一笑。

     “再去了又打算用什么手段打探?难道你还想对左熊下手不成?这可是杀头的死罪,毕竟那可是堂堂的兵部侍郎,你这么做,一旦被人发现,可曾想过后果?”

     “这……”

     名为桑吉的男子不知如何答话,左右为难。

     乌丸见他这般踌躇模样,终是淡淡道:“就算要去,也应该找别人去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