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四十六章 庙会
    第四十六章

    “萧无忌,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竹娘一愣。

    眼前萧无忌的表现,可不像是当时结盟时候的志投意合。

    “我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清楚么?在下首先是朝廷的锦衣卫,其次,才是青竹娘你的盟友,锦衣卫的职责就是保护京城安宁,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或者任何势力在京城为非作歹。”

    萧无忌掷地有声,不由得让青竹娘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但这种情况仅仅只持续一刹那。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王初一的意思?”

    青竹娘直勾勾看着萧无忌。

    王初一在一旁渐渐回过神来。

    萧无忌淡淡说道。

    “这是锦衣卫的意思。”

    “好,很好,非常好。”

    青竹娘冷笑连连。

    “好一个秉公执法的锦衣卫,萧无忌,我记住你了。”

    “那是在下的荣幸,青竹娘你也不能怨我,毕竟事关重大,无法对你的兄弟们网开一面,当然,虽说暂时不能放了他们,不过青竹娘你若是想见他们一面,也并无不可。”

    青竹娘正要撒手离去,突然听到萧无忌这么一句话,迅速顿住脚步冷冷说道:“带路。”

    王初一极少见到八面玲珑的萧无忌有如此刚直不阿时候,故此并不拆萧无忌的台,全程在一旁任由萧无忌下令。

    待到他二人离开之后,王初一先去了一趟有总部侍卫以及丫鬟轮流全天伺候的杨虚彦那里,见他仍在昏睡之中,细心叮嘱了一番丫鬟们需要注意的事情,便离开了别苑。

    路过郡主练剑处,在看到郡主所施展的剑法的时候不免眼前一亮。

    “呀,这剑法不错,在哪里学的?”

    郡主收了剑,见是王初一优哉游哉的出现,不禁又想起之前目睹王初一一丝不挂的那一幕,顿时没好气道:“要你管,滚一边儿去。”

    在萧无忌那里吃了闭门羹的王初一又经历郡主这么一番臭骂,不禁一阵悻悻然。

    “好,不管不管,你接着练,这套剑法若是能练到炉火纯青,说不定将来有机会能战胜我……”

    郡主顿时瞪大眼睛。

    王初一又施施然道:“我的一根手指头。”

    “去死。”

    一把凌厉无比的快剑自郡主处脱手而出,隐有青山绿水之音。

    王初一抱头鼠窜。

    等到王初一迅速溜走之后,似同想起来什么一般的郡主才纳闷的嘀咕道:“不对啊,这剑谱不是这家伙自己给我的吗?怎么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

    “禀大人,刚刚传来消息,昨夜里有人闯进了禁宫,并且已经发现了金銮殿上的机关,不过遗憾的是,被那家伙逃了出去。”

    乌丸别苑之中,此时正有一位男子跟乌丸低低声汇报。

    而乌丸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显阴沉。

    “这帮没用的废物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留一个人都没留住,可知道那人是谁?”

    “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根据禁军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此人武功极高,并非泛泛之辈。”

    “说的都是废话,武功不高如何能逃的出来?”

    乌丸冷哼。

    “你怎么看?”

    “我怀疑是锦衣卫干的,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前脚刚刚来了一个杨虚彦,后脚立马又来了一个,天下可还有比这更巧合的事情。?”

    “跟我想的一样,既然如此,这几日你就紧紧盯着锦衣卫,一旦他们有什么动作,立刻回来告诉我。”

     ……

    左熊的府邸在京城之中并不太繁华的地段。

    这个地段的房屋实在有违堂堂一个朝廷兵部侍郎的身份。

    不过王初一也打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

    侍郎左熊虽然权利极大,但却为官清廉,更是爱戴百姓。

    这一点,从左府门口川流不息的行人就可以看出来。

    红漆的门口,两头石狮子虎视眈眈,门前积雪清扫的干干净净。

    左府的大门微微开了一条缝。

    这样一来,王初一倒避免了等待通报的许多麻烦。

    在简单道明身份以及来意之后,王初一很快见到了正伏案办差的左熊。

    而对于左熊,客套寒暄一番之后,王初一便将这些日子所调查到的种种,倾囊相告。

    “左大人,这件事情,能不能想到办法?毕竟你可是兵部侍郎,掌管整个兵部,按道理说应该没问题才对。”

    要想弄清楚九龙杯失窃后,禁军在金銮殿上的动作,王初一不得不再度找到兵部侍郎左熊。

    “毕竟禁军所有的动向,上至大行动,下到一草一木,兵部都应该有备案才对。”

    “王大人啊,你这可就难倒我了。”

    左熊拉起了苦瓜脸。

    “众所周知,禁军乃是信阳王所统领,别说不确定有没有备案,就说你想要得到禁军的所有情报,不经过信阳王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难不成你以为我一个小小的兵部侍郎敢在王爷的地盘动手脚?我可还想再多活几年。”

    王初一有些失望,但很快释然。

    如果真这么容易就被自己查到,那自己岂非太过小看了对手的手段?

    “这么说来,真没有其他办法?”

    “没有。”

    左熊果断摇头。

    “不过话说回来,若真是如同你所说的那般,禁军也参与了此事,那简直非同小可,此事我看还是先禀报皇上。”

    “万万不可。”

    王初一斩钉截铁。

    “左大人,下官是相信你,一直觉得你为官清廉,为人正直才告诉你这些事情,更何况这只是锦衣卫现阶段的推测,并无真凭实据,一旦走漏风声,岂非打草惊蛇?到时候若真是查出来什么还好,若是没有查出来,你我二人可都难逃干系。”

    王初一说这话时候无比郑重,收起了一贯的吊儿郎当。

    左熊也能感觉到失态发展似乎已经超出预料,他狐疑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告诉我,就不怕我传出去?”

    王初一正色道:“怕你传出去就不会专程到府上来拜访了,说实话,我也是替自己留一手。”

    “怎么说?”

    “杨虚彦不过才查到一个金銮殿便身受重伤,险些丢了命,说不定别人早就已经盯上了我跟萧无忌,保不齐哪天躺在床上的就成了我跟萧无忌,所以提前告诉左大人你这些,是为预防不测。”

    “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挺聪明,会做两手准备。”

    左熊看王初一的目光也越发觉得有趣。

    他又道:“算你找对了人,此事本官暂时替你保密,只是你要查禁军,本官恐怕还真帮不上忙,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

    “谁?”

    “陛下的两位亲妹妹,当朝的两位郡主。”

    ……

    王初一出了左府大门,并未注意到行人之中正有耳目在后。

    听了左熊的意见。

    两位郡主自幼也算是与信阳王一同长大,感情非比寻常。

    不过这事儿铁定不能让云霞郡主来做。

    以着她大大咧咧的性子,恐怕案子没查出来,倒是先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这事儿似乎只能找云梦郡主帮忙。

    对于这个只打过两次照面的女人,王初一心中也吃不准究竟云梦郡主会不会帮忙。

    不过不论怎样,比起云霞郡主的性子,作为姐姐的云梦怎么看都靠谱许多。

    “今日京城城隍庙有庙会,云梦郡主前些日子便说想去看,此刻应当正在庙会上,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

    城隍庙距离左府尚有不少距离。

    王初一不乘马车,亦不骑马,只是步行。

    一来是可以冷静的思考这些日子的种种,二来,可能也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想独自出门散散心。

    穿过大街小巷,从北到南,天色逐渐黑了下来。

    已遥远可见城南城隍庙的灯火通明。

    自京城之中穿过的汩汩小河上舟来舟往,漂亮的花灯四处悬挂,河中的油灯绚烂夺目。

    庙会之中行人熙熙攘攘,四处回荡着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

    “快来品尝,刚做好的臭豆腐,不臭不要钱咯。”

    “糖人儿,香喷喷的糖人儿,快来看咯,不甜不要钱。”

    各种表演杂技的艺人敲锣打鼓,吆喝声此起彼伏。

    还未至城隍庙便如此热闹。

    真到了城隍庙可想而知。

    这么多人,如何能从里面找到云梦郡主!

    王初一不禁有些恼火。难得放松一次,心中琢磨着实在找不到便罢了,明日再去找也不迟,倒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放松放松。

    河边凉亭中,正有京城才子吟诗作对,也有仕子舞文弄墨,尽显风雅。

    隔着一条小河的姑娘们纷纷眺望,一个个激动无比。

    王初一的目光却放在了小河上流淌的河灯上。

    “公子,买一个河灯吧,向河神许愿,保证你心想事成。”

    制作河灯的手艺人热情招待。

    王初一驻足,掏出十几枚铜钱买下了一盏河灯。

    “把愿望写在河灯上,这样河神老爷才会替你实现愿望。”

    “唔……”

    王初一惊愕。

    自幼便山上学艺的他还真不知道放河灯还有这么多规矩。

    要说愿望的话,也并不是没有。

    王初一细想片刻,在河灯上写下寥寥数语,将河灯放在了水面上,任由其随波逐流。

    目睹河灯顺水而下,直到被一根枯树枝挡住去路。

    在那个方向,突然自河边的台阶上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将枯树枝拿开,四目相对,王初一哑然失笑。

    这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

    “你也喜欢放河灯?”

    今日着了一身素裙的云梦郡主不施粉黛,面色依旧冷冰冰,只是在绚烂灯火的映照下,使得她本就绝美的脸蛋更加冷艳高贵。

    庙会之中美艳女子不在少数。

    但如同云梦郡主这般的容颜,只此一家。

    故此,才在云梦郡主站起身朝王初一款款走来的时候,河对岸的才子佳人们纷纷使出浑身解数,以求吸引佳人注意。

    在看到这位高贵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径直走向一个穿着华服的公子的时候,才子佳人们一个个又捶胸顿足,恨不得立马跳进河中游过来,挡在王初一的身前。

    “没试过,不过听做河灯的老人说向河神许愿,河神会满足愿望,所以试一试。”

    王初一尴尬的摸了摸鼻头。

    不知怎的,今日再见云梦郡主时候,竟觉得有几分不敢正眼去看她的脸。

    云梦郡主淡淡道:“卖河灯的人说的话你也信?”

    王初一轻声笑道:“当做讨个好彩头。”

    云梦郡主不置可否,又道:“你倒是好雅兴,九龙杯的案子闹的满城风雨,你还有心情来逛庙会,莫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相约在此花前月下?”

    “那倒没有。”

    也不知究竟是不是因为庙会热闹的原因,王初一觉得今日的云梦郡主有些跟平常不太一样。

    又或者,也许这才是她最平常的模样也说不定。

    “实不相瞒,其实这次来,是专程来找郡主你的。”

     收起了心中乱七八糟的心思,王初一正色道。

     这一次,云梦郡主有些惊讶。

     “找我?你觉得我会不会信?这么多人不找,偏偏要找我?”

     “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真的。”王初一忽略了正对面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京城仕子们,平复心情,轻声说道。

     沉默半晌,似在思考王初一此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度,片刻之后云梦郡主才道:“边走边说还是就在这里说?”

     “边走边说吧。”

     王初一打趣道。

     “若是就在这里啰啰嗦嗦半天,恐怕对面那些家伙就得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了。”

     “本来我还觉得今天的你有些不一样,现在看来,似乎是我想多了。”

     云梦郡主淡淡摇了摇头。

     “你王初一还是那个王初一,刚刚只不过是我的错觉。”

     王初一愕然。

     但云梦郡主已经顺着河边向上走去,有求于人的王初一不得不跟在其身后,一直等到云梦郡主开口。

     “你有事情来找我,却偏偏等我先开口,我若是不开口,是不是这话你就没打算说了?”

     “别别别啊。”

     王初一连忙抢行直云梦郡主前头,拦住郡主去路。

     “非是不说,实在是不知从何说起。”

     “那你就干脆闭嘴吧,也没必要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