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四十五章 青竹娘 你过了
    “王爷,你这是?”

    见面前这位在朝堂上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的王爷,居然调出了关于自己的情报,萧无忌有些费解。

    故此疑惑的问道。

    “只是随便看看而已,陛下令本王这些日子暂代朝政,本王就琢磨着是不是应该跟锦衣卫先打个照面,毕竟冬郊狩猎之时,京城定极为空旷,为京城治安计,这一趟不得不来。”

    廉王一如既往儒雅,看不出喜怒哀乐,但言谈之间自有一番雍容。

    “这半天无事,便翻看一下锦衣卫各个统领的档案,当然,最好奇的还是新晋锦衣卫总指挥使王初一王大人。”

    萧无忌的档案之下便是王初一。

    不过廉王却停在了萧无忌的档案之上。

    “萧大人年轻有为,入朝五年,便从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变成今日的萧右使,不过本王倒是没想到,原来萧大人是来自已故的乌苏国萧家,这一点,让本王极为惊讶。”

    “王爷也知道乌苏国萧家?”

    不知是已故二字带来的情绪,还是其他,萧无忌在听到乌苏国三字时候,竟变得极为凝重。

    一改平日里笑脸相迎模样。

    廉王笑道:“听过一段萧家的故事,不过故事即是已故之事,便没必要再提,倒是这位王初一王大人,不知现在何处?”

    轻描淡写将这个话题绕过去。

    廉王好奇的问道。

    萧无忌凝重情绪转瞬即逝,舒尔一笑道:“王初一这两日正忙于调查九龙杯的案子,就连我平时也极少见到,这个时间应该正在外面办公,如果王爷想要见他的话,下官这就命人去寻。”

    “这倒不必,公事要紧,本王只是好奇罢了,毕竟这档案之上,关于这位王大人的来历所书可是寥寥无几。”

    “这……下官就不是很清楚了,只听说王初一乃是朝中某位大人物所引荐,至于这位大人物是谁,却是无从知晓,不过想必既是朝廷重臣,家底必定清白。”

    “说的倒也有那么一些道理。”

    接下来,造访锦衣卫的廉王也只是与萧无忌谈天说地一番,并无任何异样,又看了一番躺在床上仍昏迷不醒的杨虚彦,叮嘱阿大请来宫中御医后,才又说道:“王初一王大人住的地方,本王能不能去看看?”

    “下官不好做主,不过既然王爷想看,想必就算王初一知道了,也无话可说。”

    萧无忌就如此带着廉王去了王初一住的阁楼。

    也在此遇见了正捧着一本剑谱孜孜不倦的云霞郡主。

    “呀,王叔,你怎么来了?”

    能在锦衣卫见到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廉王,让云霞郡主喜出望外,平日里娇纵跋扈的郡主,这一刻竟也变得小鸟依人起来。

    在简单说了一番事情经过之后,廉王显得有些惊讶。

    “没看出来这位王大人倒是有些能耐,居然能把本王的小侄女儿都欺负到这种份儿上,本王倒是对这位王大人越来越好奇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本人。”

    “要想见他本人还不简单啊,那家伙现在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呢,昨夜里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天亮才回来,一回来就睡觉……”

    云霞郡主的后面几句话廉王与萧无忌已无心再听,

    只看到萧无忌面色尴尬,而廉王则是似笑非笑。

    “下官还真不知道王初一已经回来,不过如果王爷想见王初一的话,我这就让他起床……”

    “那倒不必,王大人日理万机,想必这些日子为九龙杯的事情也操碎了心,就不打扰他了,本王改日再来拜访。”

    萧无忌不明所以。

    但得到了自己想要消息的廉王已经离开锦衣卫总部。

    路上,阿大满腹疑惑道:“私闯皇宫是大罪,王爷就如此不追究?”

    廉王淡淡道:“锦衣卫的办案手法不一向都是如此吗?无所不用其极,只要知道是为朝廷好就行,许多事情便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比起王初一,本王倒是更好奇这位萧大人。”

    “萧无忌有什么不对?无非就是一个亡国之人罢了,借我天朝之荫安身立命而已。”阿大疑惑的说道。

    “正因为是亡国之人,所以才得注意,锦衣卫的事情就算完了,现在随我去拜访另一个人。”

    “王爷还要去拜访谁?”

    “禁军右将军,石龙。”

    ……

    “王初一呢?王初一回来没有?让他出来见老娘,老娘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

    青竹娘再度回到了锦衣卫。

    并且一回来就骂骂咧咧,大有一番泼妇骂街的势头。

    这让才在剑谱之中找到一些灵感的云霞郡主大为恼火,正要发作时候,这般动静终于吵醒了熟睡中的王初一。

    “什么事?吵什么吵?”

    “王初一,你少给老娘装模作样。”

    彪悍的青竹娘并不像郡主那般在王初一门外就羞红脸,而是直接一脚踹开王初一房门,完全不管不顾被褥下光溜溜的王初一。

    这让云霞郡主在一边练剑时候,一边同时低声暗骂不要脸。

    花费了短暂时间,身披被褥的王初一终于明白青竹娘为何如此大动肝火,睡眼惺忪道:“这事儿你还真找错了人,并非是我下的令,谁下的令你找谁。”

    “是我下的令。”

    萧无忌很快赶来。

    青竹娘装作不知道:“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将我的弟兄们放了?”

    萧无忌摇摇头道:“不能,闹市街头大打出手,若是就这么放了,锦衣卫往后如何秉公执法?”

    青竹娘大概没想到萧无忌居然这么快就承认。

    她冷冷道:“别忘了我们有言在先。”

    萧无忌笑道:“那只是对你,并不是对你的兄弟,如果被朝廷知道了我们徇私,下场一定很惨,所以我也只是按规矩办事,不过你大可放心,你的兄弟们都好好的,好吃好喝供着。”

    “你说是就是?你这家伙诡计多端,谁知道你有没有对他们做什么?不行,赶紧带我去看。”

    青竹娘不由分说就要拉上萧无忌。

    但后者无动于衷。

    “青竹娘,你过了。”

    萧无忌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