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四十三章 机关
    四个轿夫的确比王初一更有办法。

    不难看出,这四人即使在禁军眼里也有不低的地位身份。

    故此,才在四人到达金銮殿外时候,本来去而复返的禁军都识趣的不去打扰四人。

    王初一轻而易举进了金銮殿。

    这是第二次。

    这里打斗过的痕迹还能看出来一些,地面上一些有了划痕的光滑地砖,虽然已被清理过,但仍能看清楚一些印记。

    分辨不清哪个是杨虚彦留下,哪个是刺客留下。

    王初一踏足到九龙杯消失时候所处的位置,这一次却有了发现。

    地砖有松动过的痕迹。

    王初一大喜。

    这证明自己猜的没错。

    所谓的贼祖宗手段通天盗走九龙杯根本就是一个惊天骗局。

    秘密就在这张看似瓷实的地砖之下。

    “喂,臭小子,你做什么?”

    见王初一先是瞪大眼睛,随后抬手便是一掌拍向地砖,四个轿夫大惊失色。

    “当然是瞧瞧这地砖下面的玄机。”

    王初一嘿嘿一笑。

    其中一轿夫眉头一皱。

    眼前这踩了狗屎运得了廉王青睐的家伙,折腾了大半宿居然是为了这么一出?

    “使不得使不得。”

    又一轿夫连连示意王初一停手。

    “且不说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惊动禁军,就说毁坏金銮殿这种大罪,王爷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哦……”

    王初一这才意识到自己急于求成,忘了这茬儿。

    心道初次来金銮殿的时候便未发现猫腻,这一次来却有这样的发现。

    再联想到杨虚彦被人打成重伤,多半已经确定了杨虚彦定然也查到了这一步。

    这金銮殿上装有机关。

    王初一心念一动,连忙四处打量起来,在四个轿夫的陪伴之下,这里敲敲,那里看看。

    甚至连皇帝的宝座上都不忘记瞅上一眼。

    “这家伙,难道其实根本就是为了来偷值钱的物件儿?”

    “我看不太像,这幅模样也不太像是小偷。”

    “哪儿有小偷这么大胆子敢在金銮殿偷东西?”

    ——

    四人的窃窃私语全然传进王初一耳中,但王初一眼下可没心情理会这些。

    九龙杯丢失的时候,自己并不在现场,所知道的情况也只不过是限于萧无忌的只言片语。

    “一定有机关,可机关会在哪里呢?”

    王初一一边摸索,一边自言自语。

    如此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仍是没有任何发现。

    “如果萧无忌那家伙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能准确说出当时的情况,也省得我如此漫无目的硬找。”

    低声嘀咕自然是不会被四个轿夫听见。

    “如果我是司空探囊,我要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操作机关,将九龙杯盗走?”

    见王初一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机关之类的话,四人中一轿夫摇头叹息道:“是不是想要盗宝的小偷我不知道,不过看这幅模样,十有八九是个傻子。”

    “只有傻子才会觉得金銮殿上会有机关。”

    “再说了,就算有机关也不至于安装在龙椅上吧?更不至于安装在陛下脚下的阶梯上,你在这些地方摸索又有什么意思。”

    “再蠢的人都不会这么做,换做是我,如果要装机关,也只会装在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如果你能在金銮殿上找到机关,我当着你的面直接一口把机关吃了。”

    其中一个轿夫信誓旦旦,看王初一如同看一傻子一般。

    但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

    因为王初一触摸到的一根蟠龙柱上,很快传来闷哼的声音。

    五双眼睛直勾勾盯着的地方,是一块迅速露出一个黑黝黝洞口的地砖处。

    “这一定是我眼花了,这怎么可能?”

    方才许下诺言的轿夫当场傻眼。

    王初一嘿嘿笑道:“这还得多亏你们的提醒,现在是否应该把这根柱子吃了?”

    许下承诺的轿夫脸色通红。

    好在王初一并未真的让他吃了这根蟠龙柱。

    洞口不大,刚好容纳一口箱子。

    箱子大小,正好是当日装有九龙杯的那口箱子。

    现在,王初一已验证了心中所有猜想。

    如果能查到当日站在装有机关那根蟠龙柱旁边的是什么人,就能断定他即便不是司空探囊,也跟司空探囊有莫大的关系。机关重新关闭,除了留下丁点松动的痕迹之外,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现在我要走了,是你们护送我出去,还是我自己闯出去?”

    王初一扬了扬手中玉坠,满是笑意。

    四个轿夫面面相觑。

    完全没反应过来方才所发生的种种。

    金銮殿居然有如此秘密,得赶紧禀报王爷才行。

    “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先回去,我送这位小兄弟出皇城。”

    四人之中,年纪最长的那位说道。

    三人得令,很快散去。

    有了轻车熟路的轿夫老大,王初一再一次避开了所有禁军。

    但没想到在城门口处被拦了下来。

    “没有信阳王的手令,任何人都不得踏出皇城一步。”

    全副甲胄的禁军小统领如此说道。

    轿夫老大微微不悦,沉声道:“连我也不行?你可知道我是谁?”

    王初一紧跟在其身后不远处,静观其变。

    禁军小统领抱拳躬身道:“廉王府上第一高手阿大,在下岂能不知?”

    “既知我是廉王的人,便知如今皇城里面是谁做主,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了吗?并且看你们这模样,多半又是皇城里面闯进了刺客,跟前两日如出一辙。”

    在廉王府地位不俗的阿大冷哼一声。

    “没用的废物,那刺客看见你们守的如此严密,他还会从这里出去么?实话告诉你们,方才我看到一道人影,估计多半就是你们要搜查的人。”

    禁军小统领一言不发。

    阿大见无法奏效,不得不换了语气怒斥道:“我都说了刺客方向你们都不去追么?一个个的难道不想立功?不想升官发财?”

    这句话让小统领一愣。

    当兵不是为了升官又是为了什么呢?

    “既如此,那就还请阿大前辈替我们把守片刻,毕竟这也是为陛下的安危着想。

    当下一声令下,城门口士兵四下散去。

    出口处很快人去楼空。

    王初一不费吹灰之力出了城。

    但山脚才刚刚踏出没几步,就觉得自己如同被什么人盯上了一般后背发凉。

    猛的一回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已多出来一道朦胧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