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四十二章 让她多活几日
    而行走在大街小巷的二人并不曾注意到,已经有四个穿着寻常百姓衣裳的汉子,从四个方向不断向二人逼近。

    身材瘦弱,身后背着一把估计已锈的拔不出来的郁鸾刀,老王心如止水。

    要说干这种脏活累活儿,的确是锦衣卫的拿手好戏。

    可若真在城中动手杀人,难免伤及无辜。

    但萧无忌的意思已很明确,青竹娘,不能留。

    甚至为此专门挑选了锦衣卫中武功仅次于杨虚彦的四个高手,都是往年做过不少这种活儿的老手,办起事儿来绝对靠谱。

    四个锦衣卫高手已经牢牢锁定青竹娘二人的位置。

    做着暗杀的活儿,并不敢用郁鸾刀,所用的也只不过是比寻常兵器好一点儿的短刀。

    四个锦衣卫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这是锦衣卫专门针对暗中办事侍卫的规矩。

    四人代号分别为,麻雀,夜虎,蝮蛇,螳螂。

    刺杀成功前,不能暴露锦衣卫的身份,刺杀成功之后,更不行。

    所以,真正如同蝮蛇一般的阴毒侍卫在迎面与青竹娘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突然从袖口之中探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直刺青竹娘咽喉。

    谁能想得到大街上随意出现的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致命的杀手?

    青竹娘外号取名也来自于蛇,不过比起蝮蛇的阴毒,青竹娘倒显得格外柔弱,等她瞪大眼睛之时,短刀已近在咫尺。

    “小心。”

    一股自瘦弱老人手臂传来的强大力道将青竹娘拉扯到身后。

    与此同时,黄拜佛深吸一口气,随即猛喝一声道:“退。”

    有无形气机散发,将蝮蛇逼退三步。

    “咦?”

    相貌平平,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常年替锦衣卫料理一些不便出手活儿的原因,使得蝮蛇在出手之后,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阴冷的感觉。

    但蝮蛇也仅仅只限于这一声咦。

    随后短刀再出,直对一身仆人装扮的黄拜佛。

    这时候青竹娘也已反应过来,冷笑道:“居然敢偷袭我?老娘今日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条命。”

    “有几条命都不够你今天死在这里。”

    这时候突然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这同样是寻常百姓装扮的男人长着一颗倒三角的脑袋,正以一种古怪的姿势匍匐在地,双眼如同看死人一般不带任何感情。

    在螳螂的眼中,青竹娘已然是一具尸体。

    “两个?还有多少?不如一起出来吧,省得我一个一个对付。”

    黄拜佛不急反笑。

    很快,另外两个方向又多出来两个人。

    一个身材瘦弱如同老王,另一个却是五大三粗,膂力过人。

    “看来咱们早就被盯上了,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难道是进城时候?”

    黄拜佛微微有些惊讶。

    但对于他来说,这四个一看就知道对于截杀早已轻车熟路的杀手,还够不成多大威胁。

    面对三个杀手,黄拜佛不退反进,正对着最先出现的蝮蛇欺身前去,抬手便是一掌,正对蝮蛇胸口。

    蝮蛇人如其名,狡猾,刁钻,身子微微一侧,试图躲过黄拜佛这一掌,谁料到被这一掌锁定之后,身子陡然压力急剧增大,行动竟变得无比迟缓。

    “雕虫小技。”

    黄拜佛再度冷笑。

    “也只有你们这样的废物才会做这种半道埋伏的事情,井底之蛙而已,今日你们算是碰上我这把硬骨头了。”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旦夕之间,几乎已可以预料到蝮蛇被黄拜佛一掌震碎五脏六腑的下场。

    但黄拜佛即将得手之际,却是突然撒手,斜斜飘了出去,因为夜虎的双拳已经轰然而至。

    “好强的力量。”

    黄拜佛眯了眯眼。

    以力取胜显然不可能,单凭面前夜虎这粗壮的手臂,绝对能轻而易举将一个人撕成两半。

    “一个力量型的杀手,一个狡猾型的杀手,那么你呢?”

    黄拜佛看向一直冷眼旁观的螳螂。

    “我猜你一定是在找机会给老夫致命一击对不对?”

    螳螂一言不发。

    如黄拜佛所言,螳螂捕蝉。

    螳螂的确是在等待最合适的机会出手。

    但没想到这么快被黄拜佛识破。

    “青竹娘,那边那家伙就交给你,可千万要对得起你的名号,至于这三个家伙,交给我。”

    身材瘦弱的黄拜佛突然站直了有些佝偻的身子。

    浑身关节如同豆子滚落一般噼里啪啦作响。

    正对黄拜佛的夜虎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横冲直撞上去,脚下青砖步步碎裂。

    黄拜佛只是轻飘飘疾行至夜虎身后,单手成爪,试图掐中夜虎脖子。

    “力气大有何用?一头蠢牛而已。”

    蝮蛇的攻击接踵而至,与黄拜佛缠斗,逼退黄拜佛一爪,很快夜虎回神,抓住黄拜佛的一条腿,如同打水漂一般丢出去三丈之远。

    机会终于来到,一直默默等候的螳螂纵身一跃至黄拜佛身下,分别朝黄拜佛腰部,脖子踢出两脚,皆是足可以让人瞬间失去反抗之力的部位。

    蝮蛇的一把短刀掷出,像是要将黄拜佛从双腿中间一分为二。

    而夜虎也如同蛮牛一般撞向黄拜佛身躯。

    三人的配合天衣无缝。

    “黄老……”

    与麻雀缠斗的青竹娘低喝一声,与麻雀双掌相对,各自后退几步。

    在一瞬间青竹娘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念头。

    最终下了一个决定。

    “跑……”

    这四人既然敢在天子脚下行凶,代表了什么,她青竹娘如何不明白?

    现在看来,之前与黄拜佛对锦衣卫的嘲讽,或许有些太自信过了头。

    也许……

    从黄拜佛踏入城门一只脚开始,便已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

    故此才有这么一出半道截杀。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没必要为了一个黄拜佛把自己性命搭上不是?

    “罢了,看来今日他们是铁了心要杀你,我若是继续缠斗下去,到时候说不定连报信的机会都没有,所以……”

    青竹娘开怀一笑。

    “黄老,他们可就拜托你了,你若活不了,将来我替你报仇,你若侥幸活了下来,我自会来找你。”

    “恐怕今天你们两个人一个都跑不掉。”

    麻雀冷冷说道。

    青竹娘笑着冷哼。

    “那你倒是来试试看追我。”

    一句话落,青竹娘果断走人。

    只留已被团团包围的黄拜佛。

    这位花甲老人显然没料到会有如此一出,他虽不惧,却也没想到青竹娘竟如此滑腻。

    “果然不愧是魔教的人。”

    黄拜佛冷哼一声。

    突然浑身内力尽出,衣袍无风自扬。

    一脚踢开那把明晃晃的短刀,分别向前胸和后背拍出一掌。

    掌力未出,掌风先至。

    身下螳螂只觉得如同泰山压顶,被掌风压的闷哼一声,与地上青砖来了一个无缝隙接触。

    这一刻,黄拜佛二品宗师实力显露无疑。

    ……

    青竹娘在逃,依靠着灵活的身子穿行在大街小巷。

    她不怕与身后紧追不舍的麻雀殊死一搏,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身份,一旦被京城中某些大人物盯上,至此计划功亏一篑。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已经知晓她身份的锦衣卫三大头领。

    只需要将身后的麻雀引诱至某个地方,不用自己出手,也定能要了麻雀的命。

    至于黄拜佛的生死存亡,跟她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青竹娘十分相信,纵然没有了黄拜佛,也依旧不耽误几日之后的行刺计划。

    没有了一个黄拜佛,手段通天的薛大老板还会有两个三个黄拜佛。

    不过这一次,青竹娘失算了。

    麻雀的轻功极好,不待青竹娘将他引到设伏地方,麻雀已经挡在了青竹娘前面。

    “好厉害的轻功,这么厉害,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这种勾当?”

    眼见动手不可避免,青竹娘干脆停了方才的心思,不禁打趣起来。

    面前老百姓模样的男子似乎并不吃她这套。

    只是冷声说道:“我权且当做你已经交代过遗言。”

    麻雀出手,与青竹娘二人于弄巷之中交手第一招便发现这个被萧无忌亲自点名要杀的女人极为难缠。

    “哎哟,何必如此非要至奴家于死地?难不成你这家伙竟没有一点恻隐之心?不如告诉奴家是谁指示你这么做,又给你出了多少银子的报酬?奴家十倍百倍的给你,只求你今日放过奴家,如何?”

    在麻雀看来,如今至少也是三品境界的青竹娘非但不与自己以命相搏,反而且战且退间出言轻佻,并时不时在麻雀身上磨磨蹭蹭,就是不下死手,着实怪异。

    看来这女人有古怪。

    想到这里,麻雀再不留手,杀招尽出,将青竹娘逼的步步后退。

    二人过招至少一百。

    青竹娘依旧未有败相。

    一直等到又突然出现十几个陌生脸之后,麻雀才明白自己这是中了青竹娘的缓兵之计。

    这次行动全因为一个黄拜佛而功亏一篑。

    若非黄拜佛吸引了三个人去对付,麻雀十分相信青竹娘已成为死尸一具。

    “狡猾的女人,没想到京城之中还有你的这么多同党。”

    “现在知道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也活不长了。”

    青竹娘笑的花枝乱颤,随即又一拍额头。

    “哎呀,我跟一个快死的人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想要我死,那也得看你能不能留得住我。”

    麻雀不得不暂时放下截杀青竹娘的计划,但此时想走已经来不及。

    心情大好的青竹娘拍拍手,对着十几个闻讯赶来的下属笑道:“这里交给你们,留活口,我还有事情要问……等等,算了,估计也问不出来,杀了吧,我去看看那边如何了,也不知黄拜佛那老家伙能不能全身而退。”

    青竹娘闪身退走。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某座三层阁楼上的一道孱弱身影看在眼里。

    “咳咳……黄拜佛,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在这道隔着窗户默默注视一切的身影之后,还有着一位老头儿。

    “大人,现在又当如何?”

    “你去率领弟兄们救场,保住蝮蛇他们四个,以锦衣卫的名义带回来……罢了,还是我亲自去,青竹娘这个女人极其诡计多端,如果你去,难免会惹人怀疑,毕竟平日里你看起来只是一个吃粮不管事的。”

    萧无忌一句话说完,又剧烈咳嗽起来。

    惨白脸上,唯有一双眼睛清明无比。

    老王看的揪心,叹气道:“顽疾缠身,紫禁天雷咒属阳,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实在不行,要不这门武功就别练了。”

    “老王,我且问你,在你心中可曾有一个强大到让你窒息,却又不得不早晚面对的敌人。”

    萧无忌别过头问道。

    老王思索片刻后,郑重摇了摇头。

    萧无忌露出一丝惊讶,随即则是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笑容。

    没有这样一个人,究竟是真没有这样一个人,还是说已经厉害到绝对不会有这样一个人?

    萧无忌叹气道:“这就对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所以你没必要劝我,我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我心里清楚。”

    老王又道:“那青竹娘……”

    “就让她多活几日,只是这些日子,你需要看好王初一,一旦他与青竹娘接触,不论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都记得告诉我,这是为了大家好,也是为了锦衣卫好。”

    老王点头退下。

    阁楼中只剩一脸淡漠的萧无忌,负后的单手微微蜷缩,掌心隐隐有雷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