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三十七章 三品
    “真正的剑道高手?那是什么?”

     萧无忌一句话将云霞郡主的注意力迅速吸引了过去。

     “咦。”

     萧无忌惊讶。

     “怎的你的六位师父没告诉你这些?”

     “从未说过,早就说了他们几个家伙根本不是诚心教我,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被王初一说的什么都不是。”

     郡主一听萧无忌的话便来了起。

     殊不知此刻谢灵蕴就在不远处偷听,一听萧无忌这话便觉大事不妙,连忙上前将萧无忌的话打断,正色道:“萧右使,其实真正的情况是……”

     “是什么?我倒要看你还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见是谢灵蕴突然出现,郡主便一阵不痛快。

     谢灵蕴有苦难言,忙向萧无忌使眼色,寻求帮助。

     萧无忌心思玲珑剔透,领会其意,这才假装为难道:“郡主其实大可以不必如此动怒,这么说来,六位前辈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

     云霞郡主冷哼一声。

     “萧无忌,你什么时候也跟他们同穿一条裤子了?”

     “非也非也,只是就事论事,郡主不妨试想一下,如果几位前辈告诉郡主你这么多事情,郡主岂非从此更加痴迷于剑道?再者,太早告诉你,只会让你急于求成,到时候走火入魔都算是轻的。”

     谢灵蕴闻言,朝萧无忌投去感激神色,心道这锦衣卫的家伙们倒还真是个个人才,且不说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王初一,现在就连萧无忌都如此洞悉人心。

     须知不授意郡主许多关于剑道一途的事情,最主要就如同萧无忌说的那般,就凭郡主这股火热劲,若是被她知道剑道之上还有无上境界,岂非从此皇宫永无宁日?

    郡主哪里晓得那许多事情?

    只在听到这句话后看向谢灵蕴哼哼道:“当真?”

    谢灵蕴眼见奏效,忙正色道:“千真万确。”

    “那我今天想知道,你说还是不说?”

    眼下这幅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岂敢不说?

    谢灵蕴妥协道:“罢了罢了,原本这事儿是云梦郡主嘱咐,不过郡主你实在想听,我也就豁出去了,萧大人说的不假,剑道一途同武道一般无二,可分九品,九品之间又有着巨大区别,剑道入二品者即为宗师境界,二品之下与宗师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宗师以下又分三个阶段,是为上中下三品,下品是为寻常武夫,江湖上多如牛毛,中品比寻常武夫要厉害的多,在武馆或者寻常帮派里也能做个客卿,上品比之中品又厉害不少,不过上品之下,伤甲而不破甲,上品剑士,既伤甲也能破甲,可若是能到达宗师境界,所有盔甲防御在这种境界的高手之下,都形同虚设。”

    “那二品之上呢?”

    这打开了云霞郡主与武道修行一途新天地的一番话,立马勾起了郡主浓重的兴趣。

    “二品之上?”

    谢灵蕴一愣,随即这位中年书生苦笑,随即满脸憧憬之色。

    “那便是我辈中人的最后一步境界,是为一品境界,能达一品者,白虹贯日,视天下苍生如土鸡野狗,不过这一步想都不敢想,这么大个天下,统共这么多年才出了几个一品高手?所以这些暂时根本不用想,能走到这一步的人,无一不是天纵之资,这等人物,距离我们太过遥远。”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同样满是羡慕之色的云霞郡主用手指点着嘴唇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那我现在是个什么境界?”

    “这……”

    谢灵蕴面色一僵,不知如何作答。

    萧无忌见他犯难,知他为难,便接过话道:“还是我来说吧,郡主你如今只能算是下品,不过嘛,也是下品中的佼佼者,假以时日,经过潜心修炼,相信很快就能突破到中品,当然这并不能说是六位前辈没有悉心教导,只因他们也有难言之隐,毕竟若是郡主哪里磕磕碰碰,他们可都要为此承担很大的责任。”

    “不过呢郡主也不必如此气恼,只要按照剑谱上的心法潜心修行,以郡主的资质,相信一定会进步神速。”

    眉头逐渐舒展开来的郡主也觉得浑身血脉喷张,冷哼的说道:“但愿王初一那家伙不会随便找一些地摊货来糊弄我。”

    说罢,便如同一个小孩抱着心爱之物那般蹦蹦跳跳离去。

    这时候谢灵蕴才看向萧无忌两眼放光道:“今日之事,先谢过萧大人,只是方才我听说那剑谱是绿水亭闻剑录?此话当真?”

    萧无忌如何看不出面前这位中年儒生的心思,笑道:“假话能骗得了郡主一世?”

    谢灵蕴这之后眼神飘忽,欲言又止。

    萧无忌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这事儿我可作不了主,更何况现在秘籍在郡主手中,就算真要,也得从郡主那里想办法才是。”

    谢灵蕴打着哈哈道:“无妨,无妨,只是想看看这昔年在江湖上带来好几宗灭门惨案的秘籍长什么样子罢了,并无其他心思,不过这王大人究竟什么来头,居然如此大方,一出手就是这般了不得的东西?”

    “这我可就不太清楚了。”

    萧无忌亦不打算多说。

    “倒是不妨告诉你一句话,不只是你,就连我也非常好奇这家伙的来历,前辈若真是有心,可以去打听打听,完了再跟我分享分享,哈哈……”

    ……

    夜色昏暗,皇城虎踞龙盘如同一只潜伏在黑夜中的猛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张开血盆大口。

    这是王初一在夜晚靠近皇城时候脑袋里不由自主生出来的念头。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入口处的城墙高达三丈,上有画着大齐模样的旗帜被寒风吹的猎猎作响。

    墙壁光滑如同镜子,没有任何落足之处,唯有一扇进出皇城的城门,此刻正有身着战甲,目不斜视的禁军把守。

    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所以人更不可能飞进去,即便那人是有着贼祖宗称号的司空探囊。

     所以王初一越发确定一件事情,当日九龙杯失窃,司空探囊根本就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