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三十六章 练剑
    “那边已准备就绪,到底是大人物,居然还真的有法子找机会下手。”

    杨柳庄。

    薛大老板极为快意。

    没了眼中钉的锦衣卫,大事可成。

    丫鬟小桃红如同是薛老板的贴身婢女,形影不离。

    “到时候会以狩猎的名义让锦衣卫的几个头领出手,将他们引开,再找机会格杀,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并且出手一定要快,否则被援兵赶到,非但人杀不死,连我们的人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未知数,也不知谁能胜任这次任务?”

    正此时,密室之门缓缓开启。

    一身材佝偻却神色狠厉的老人冷冷道:“黄拜佛愿意领命,上次未能杀了那两个家伙,是我一时大意,这一次却是再也不会。”

    得了黄拜佛此承诺,薛老板心下仍有疑虑。

    轻声道:“如果是由黄老你出手,再合适不过,上次你已与那两个家伙交锋,他二人武功如何?”

    黄拜佛不屑道:“若非锦衣卫援兵及时赶到,当日里便已杀了他二人,又怎会让他们还有力气如此蹦跶。”

    “黄老此言非虚,以黄老如今二品的实力,要格杀几个江湖后辈自然不用费多大力气,不过听说锦衣卫新来了一个总指挥使,此人不知实力如何?”薛老板显得有些犹豫。

    小桃红笑道:“已提前打探清楚,武功怎么样不知道,倒是知道这家伙才刚上任便在丽春院花了一大笔银子,并且为这事儿闹的满城皆知,如此贪财好色的人,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不过我倒是有另外一个主意。”

    “说来听听。”

    薛老板与黄拜佛的目光同时看向小桃红。

    小桃红冷冷一笑,说道:“红莲教与我们联手,想要从我们这里分一杯羹,可天下哪儿有光拿好处不办事儿的道理,倒不如趁此机会,也让红莲教拿出一两个高手协同黄老刺杀锦衣卫,一来可保证计划完成,二来,也可以试探试探红莲教的诚意。”

    ……

    ……

    “冬郊狩猎?为何提前没有收到一点消息?”

    王初一手里拿着云霞郡主带回来的令贴,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临时决定,一来是为了彰显天朝威仪,二来也是皇兄为了增进文武百官之间的关系。”

    云霞郡主如此解释道。

    但之前的坎还未完全过去,以至于她说话时候都带着几分冰冷语气。

    须知冬郊狩猎这种大型盛事,重要程度并不亚于普通老百姓的春节,文武百官无不以此次能参加这盛事而自豪。

    王初一啊王初一,你前面还对我王兄多有成见,甚至还怀疑到我王兄身上来,可眼下呢?还不是因为得到了这张令贴而愣在当场,须知这令贴乃是我王兄发出,你不得赶紧对王兄感恩戴德?

    云霞郡主似已能想到王初一在见到信阳王之后那副谄媚的表情,但她万万没想到王初一的下一句话竟气得她吹胡子瞪眼。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初一显得很疑惑。

    “如果我没记错,锦衣卫的职责是寸步不离保护京城,像这种盛事,有朝廷文武官员前去就行,为何偏偏要请到锦衣卫?如果说是负责保护文武百官安全也就罢了,可根据你所说,此番文武百官的安全已有禁军保护,让我们去岂不是多此一举?”

    “王初一,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我王兄不计前嫌愿意请你去你应当感谢才对,怎的到你这里竟觉得王兄是在故意讨好你么?你也不看看你是谁。”

    本就难以藏住心思的云霞郡主越说越是气愤,若是王初一同样生气的与自己斗嘴一番也就罢了,偏偏眼前这给脸不要脸的家伙始终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

    “爱谁去谁去,我对这什么冬郊狩猎不感兴趣。”

    “恐怕不去还真不行,不去就成了抗旨不遵,我们可顶不起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被这边争吵的动静吸引,萧无忌姗姗来迟,在听到议论之后,给出了如此决定。

    “不止我们要去,就连那边院子里那位也都一并被请了去。”

    萧无忌看了一眼乌丸别苑的方向。

    王初一不悦道:“这冬郊狩猎持续多久?”

    萧无忌道:“快则三五天,慢则七八天,不过我们锦衣卫事务繁忙,兴许用不了那么久,一两日则可返程。”

    “一两日……”

    王初一闭上眼睛脑海中走马观花般浮现出这些日子的一连串事情,喃喃说道:“一两日也有可能发生许多事情,在此之前,我觉得我还是要亲自再去一趟金銮殿才行,必须弄清楚杨虚彦这家伙究竟发现了什么才会这么急于被人灭口,出手的人会不会就是司空探囊。”

    “现在去只怕也查不出什么来了。”

    萧无忌平静的说道。

    “敌人不会给我们第二次发现端倪的机会,更别说如果你也出了什么差池,锦衣卫就我一个人如何能顶得住?”

    “所以这一次我不会蠢到通过禁军踏进金銮殿,并且金銮殿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短时间之内,对方必定不会傻到再度去金銮殿做手脚。”

    王初一一句话让云霞郡主再度不痛快。

    “你还在怀疑禁军?”

    “我说郡主,你能不能不要再插手我们跟禁军之间的事情?”

    虽不至于说是烦人,可身边总有一个女人如此叽叽歪歪,难免让王初一觉得头大。

    “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快点破案,难道你就不想你的皇帝哥哥高枕无忧?”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一国郡主实在不好插手,还是乖乖回去练剑,将来早点找我报仇雪恨。”

    听到练剑两个字,方才还气鼓鼓的郡主突然两眼放光来了兴趣。

     “你不是说要教我厉害的武功么?现在我已能拿稳剑了,你是不是应该履行你的承诺?”

     “哦,这么快就能拿稳剑了?”

     王初一其实当日里不过随便搪塞了一句话而已,这回他才注意到郡主原本一双秀气柔嫩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被包扎上了细纱巾,并且能够隐隐看到双手虎口之上的磨痕。

     这妮子,居然如此用功?

     若是再继续找借口搪塞,铁定再说不过去。

     王初一一本正经说道:“看来在我的悉心调教下,郡主你倒还算得上是进步神速。”

     萧无忌险些没被王初一的一句话呛的剧烈咳嗽。

     这也算是悉心调教?

     可偏偏郡主深以为然。

     说道:“虽然我的确是挺讨厌你这家伙的自大,可不得不承认你说的那句话很对,要学剑,就得先拿稳剑,当初第一次财在你手上便是输在了剑上,好在本郡主勤学苦练,如今总算是学有所成。”

     “学有所成?”

     王初一嗤笑着翻了一个大白眼。

     “还差的远,不过谁让你是我徒弟,我就勉为其难再教你几手,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看你的剑究竟练到了什么地步,如此才能指出你的不足之处。”

     一听说要指点自己的武功。

     云霞郡主眨眼之间忘记之前所有不愉快,当下迅速使出了一套最为拿手的剑法,但见她身形翻飞,出剑凌厉,单看这股剑势,稳稳当当七品足够。

     在高手眼中自是不值一提,可这股剑势,对付寻常武夫已经足够。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自小锦衣玉食的郡主能将剑练到这种境界,已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萧无忌连连拍手叫好。

     王初一却是故意慵懒的做着各种各样的点评。

     “太慢了,方才那招揽雀式追求的便是速度,以快取胜,怎的到了你这里就成了慢吞吞如同蜗牛一般?如果对敌之时是这样的剑速,恐怕你的六位师父们会三头六臂都救不了你。”

     “咦,郡主你这招流水剑莫不是跟你谢师父学的?好一个落花流水剑,你看这剑像不像我那天的一根手指头?”

     正听说王初一指导郡主练剑,兴致冲冲而来的谢灵蕴一听这话,干脆躲在拐角处不出来露面。

     云霞郡主知道王初一是有意气自己,不禁再度加快剑速,只见庭院中剑影重重,惊起还未融化的冰雪无数。

     “我为我方才所说的话向你道歉。”

     王初一突然凝重起来。

     “就凭你方才这些剑招,根本不用真正刺敌于眼前就能将对手毙在剑下,因为郡主你以后对敌只需要对着方才的剑招再演练一次便能达到笑死对手的目的……”

     “啊啊啊……”

     三尺青锋突然脱手刺向庭院中的一棵粗壮古松。

     “本郡主不练了行不行?”

     ……

     “郡主还在生他的气?”

     眼见郡主愤怒离去之后,萧无忌估摸着大概气消时候,才如同和事老一般找上了门。

     见坐在池塘边双手撑住下巴的云霞郡主不理不睬,他又道:“郡主的剑其实已经很不错。”

     云霞郡主有了动静,回过头来道:“此话当真?”

     萧无忌眼见奏效,笑道:“不过那得看跟什么人比,跟寻常武夫相比,妥妥够了,可若是跟王初一比,可能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废话,这还用得着你说?”

     云霞郡主冷哼了一声。

     萧无忌并不恼怒,又说道:“他不过是以他的方式指出郡主你的不足,但实际上还是很用心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让我给你带来这件东西。”

     萧无忌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古籍。

     上书绿水亭闻剑路六个字。

     “这是什么?”

     郡主所学之武功均是谢灵蕴等人亲自指点,并未接触过什么秘籍心法,故此只觉得好奇。

     “至高无上的剑道秘籍,若是能将这上面的心法领悟六七成,稳稳斟至真正的高手,或者说,真正的剑道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