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三十四章 金銮殿的秘密
    “所以大妹子你的意思是萧大人昨晚一整夜都一直在丽春院中?”

    得到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乌丸面色并不太好看。

    相反,原本一颗心悬吊吊的王初一倒是松了一口气,朝白牡丹投去感激的目光。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白牡丹手里拿着千两银票,好奇的问道。

    乌丸仍旧不放弃道:“敢问昨夜里萧大人都做了一些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乌丸一本正经甚至有些严肃。

    可落到闻讯赶来的丽春院姑娘们耳朵里,则个个掩面偷笑。

    白牡丹噗嗤一声笑道:“你这人怎的问个问题如此奇怪,男人来了青楼能做什么?难不成还能吟诗作对不成?换做是你花了大价钱来喝花酒,你又会做些什么?”

    “谁来证明?”

    乌丸冷冷问道。

    “你说萧大人一整夜都在你这里,又有谁能作证。”

    “我……”

    “我……”

    “还有我……”

    “我们都能作证。”

    ……

    一时间,众姑娘们七嘴八舌,好不热闹。

    “乌丸大人,难不成你还怀疑萧大人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刺客不成?眼下这么多人都能替萧大人作证,你还不放心?”见时机已到,王初一连忙说了一句。

    眼见在这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线索,乌丸倒也没继续纠缠,只是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

    “没想到萧大人倒是好福气,居然得这么多佳人相伴一整夜,偏偏一整夜不休息,这些女子还能有这么好的精气神,当真令在下佩服。”

    说到这里,乌丸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据我所知,萧大人自幼身体孱弱,如此酩酊大醉一整夜,定给身体带来许多负担,恰好在下精通一些医理,若是由在下替萧大人查看一番身体,对萧大人定百利而无一害。”

    尚在惊愕之中的王初一还未回过神来,乌丸已快速从楼梯口朝二楼走了上去。

    众人紧随其后,才打开房门便闻一阵酒气熏天。

    “酒呢,再上酒。”

    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萧无忌气若游丝,浑身酒味,正有一位女子在其身旁伺候,至于地上,则胡乱散落了十几个酒坛子,桌上的菜已冰凉。

    “呀,居然喝成这幅模样了。”

    云霞郡主最为惊讶。

    便是连王初一都有些费解的嘀咕道:“这家伙做戏未免做的太全面了一点。”

    乌丸已搭上萧无忌的手腕。

    他的一张平凡脸很快从期待变得凝重,到最后变得彻底阴沉。

    王初一以为他已发现了什么,却没想到乌丸在诊脉之后只是淡淡说了一句。

    “看来是我多虑了,萧大人果真只是一些旧疾而已,并无大碍,只是最好不要如此随时醉酒,对身体元气恢复百害而无一利。”

    ……

    ……

    皇宫门禁森严。

    即便只是寻常进出皇宫也需要经过多道关卡。

    不过因为手持兵部尚书令牌的关系,使得杨虚彦很轻易便经过了所有关卡。

    现在他已至金銮殿下,夜色朦胧,站在九九八十一步由大理石建造的台阶之上,俯瞰整座皇城。

    “即便是以查案为名,在金銮殿呆的时间也绝对不能超过一个时辰,须知此番我可是拿我的项上人头在陪杨大人你玩儿火,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

    告别兵部侍郎左熊之前,杨虚彦将左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站在他已推开那扇足足有三个人高的红漆前门,伴随着沉重的开启声,整个金銮殿已完全呈现在了杨虚彦的眼中。

    如杨虚彦自己所猜想的那般,他很快便找到了当日摆放九龙玉杯的那一个位置,但此刻那位置上的大理石地砖光滑无比,完全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甚至连落足时候都感觉不到任何猫腻,地砖与地砖之间严丝合缝。

    “按照王初一的想法,当日九龙杯光华大盛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九龙杯上,完全忽视了周遭的人和事,司空探囊纵然再厉害,也绝对无法在我的面前神不知鬼不觉取走九龙杯,再加上禁军恰好翻修地砖,这绝非是巧合。”

    被王初一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杨虚彦面色凝重。

    喃喃自语道:“定是这地砖之下安装了某种机关,其实当日九龙杯并未真的被盗走,而是一直在此金銮殿上,只不过我们所有人先入为主,在看到那张字条后,便认定是有人取走了九龙杯,所以如果能查清楚后来又是哪些人来过金銮殿,就定能顺藤摸瓜将隐藏在朝廷中的奸贼找出来,只是在此之前,必须得找出这地砖下的秘密才行。”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不破坏任何地方前提下,找到机关难如登天,又更何况是在足足能容纳数百人的金銮殿上?所有地方都有可能被装上打开这地砖翻板的机关。

    “陛下不可能这么做,因为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左右丞相不可能这么做,因为当日他们就在最显眼的地方,脚下便是大殿,如何能在这么多人眼皮子下动手脚?”

    “至于丞相之下的二品大员们,也没有这么做的机会,因为他们就在我的眼前。”

    如此反复排除过后,杨虚彦眼前一亮。

    又心中琢磨道:“司空探囊此人既然号称贼祖宗,又从未失手过,心思定然无比缜密,他要在金銮殿上做手脚,绝对不会选择太过引人注目的地方。”

    细想之下,杨虚彦又情不自禁的在脑子里自动生成一幅画卷。

    画卷中琳琅满目皆是当日里的文武百官们所处的位置,抛却所有不可能装有机关的地方后,杨虚彦最终脑海里只剩下一处死角位置。

    之所以说是死角,是因为这个地方,完美避开了所有人的目光。

    杨虚彦几步上前,来到一根粗壮的蟠龙柱面前。

    细看这根蟠龙柱,雕刻有真龙,栩栩如生。

    杨虚彦顺着这条真龙痕迹摸索,很快便摸索到一块凸起的龙鳞,轻轻一摁。

    金銮殿中突然传来一阵轻微响动。

    看似严丝合缝的地砖突然裂开一条缝,然后地砖瞬间翻了一个面。

    豁然开朗的杨虚彦两眼放光,正要前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忽觉背后一道无形气机锁定了自己。

    与此同时,后背猛然被人一掌击中,正对着光滑的地面飞了出去。

    ……

    ……

    “哦?老王居然主动来找我,莫不是有了什么发现?”

    萧无忌的事情终于完美遮盖过去,虽然那家伙现在还在床上昏睡,到总算是没露出什么马脚。

    至于剩下的事情,还要等萧无忌醒来再说才行。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不过老王的面色不太好看,今天已经连着抽了好几袋烟,差点没把咱们总部的腊梅花全部熏死。”前来通报的侍卫如此说道。

    怀着好奇以及期待的心情,王初一很快便见到了始终拉着一张脸的老王。

    后者在见到王初一之后,也头一次没有从前那般嬉皮笑脸的模样,极为凝重道:“尸体上的伤基本能确定是一种很毒辣的掌法,修炼此掌法的人,也基本被江湖正道所不齿,最近一次出现在江湖之中,已经是很久以前,想必大人应该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号,被人名为李丹坪。”

    “阴风掌李丹坪?”

    王初一脱口而出。

    “此人不是早就死了吗?”

    “这才是我觉得最奇怪的地方,须知早在二十年之前,因为江湖邪派林立,为祸江湖,朝廷为平定混乱,便出动禁军平定江湖,二十年前,我还是朝廷中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

    “难不成你觉得现在自己已成了朝廷中的大人物?”

    王初一一句话将老王气了一个够呛,好在王初一也意识到自己不该打岔,连忙示意老王继续说下去。

    老王吞云吐雾了一口旱烟,又才道:“碰巧那个时候在禁军出上交的绞杀邪道高手的名册中,我恰好看到了李丹坪的名字,按道理,此人连同他毒辣的掌法都应该从江湖上消失了才对,而今却突然再度出现,这其中,可真是耐人寻味。”

    王初一不笨,非但不笨,反而极其聪明,只是平日里表现的太过慵懒罢了。

    此刻听老王如此一说,很快便明白其中意思,说道:“也就是说有可能这家伙根本就没死,当年朝廷得到的是假情报。”

    老王幽幽叹气道:“大人为何不说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我想大人你势必已经猜到,只是不肯说出来罢了。”

    王初一呆若木鸡,久久无言。

    一袭青裙缓缓行来,这一日没有别的事情,只是观花遛鸟的青竹娘远远冲王初一道:“萧无忌已经醒了,你有什么想问的还不赶紧去问。”

    这头兀自还在惊愕之中,那头便已传来萧无忌酒醒的消息,王初一压制住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迅速见到了咳嗽不止的萧无忌。

    轻声说道:“听白牡丹说,你在酒醉时候翻来覆去呼喊一个人的名字,那人名叫萧无君,是你什么人?”

    才从宿醉之中清醒过来的萧无忌先是表情一僵,随后咳嗽声停止,低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提起或者不愿再想起的人,能不能不问这个?”

    王初一展颜道:“好,毕竟那些事情我也不在意,我只想弄清楚昨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再者,我倒是挺佩服你事事如此周到,连白牡丹都能搞定。”

    萧无忌疲惫从床上坐了起来,幽幽说道:“摆平白牡丹很简单,有银子就行了,摆平假乌丸却不太容易,在此之前,你先看一样东西。”

    很快就有侍卫送上来一快已经辨认不出原本形状的烂肉,与宋祠研究的那具尸体大同小异,不谋而合。

    “他的掌力极为阴毒以及厉害,好在我眼疾手快,才未让他一掌落在我的身上,否则现在你见到的不是我,而是一具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也多亏了这张事先准备好的猪皮,才能让我幸免于难,如此一来,咱们总算确定了一件事情。”

    萧无忌一字一句道。

    “真正的乌丸已经死了,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乌丸只是假冒的而已,甚至,有可能连薛老板那边都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王初一早已料到这种可能,让萧无忌扮演假司空探囊便是引乌丸出手,而今证实的确是同一种阴毒武功之后,心中非但没有终于有了突破的欣喜,反而更加沉重。

    确定隔墙无耳之后,王初一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假乌丸的身份已经确定,不过似乎牵扯出了背后更厉害的人物。”

    “王大人,萧大人,大事不好。”

    就在此刻,有侍卫风风火火来报。

    “杨虚彦杨左使被人偷袭,身负重伤,性命危在旦夕。”

    二人同时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