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三十一章 老狐狸
    王初一一愣,说道:“这件事儿目前为止,只有锦衣卫可以知道。”

    老人宋祠高深莫测一笑:“那人就在锦衣卫中。”

    王初一这下更为纳闷,疑惑道:“锦衣卫中还有比宋先生你更懂尸体的?”

    宋祠道:“懂尸体的只有我一个,可懂天下阴毒武功的,锦衣卫中只有一人。”

    ……

    老王只是一个外号,纵然人在锦衣卫,大多数朝夕相处已久的同僚亦只知道他老王这个称呼,并不知其真实姓名是什么。

    平日里老王在锦衣卫中扮演的也不过只是个混吃混喝等告老还乡的角色,故此,锦衣卫但凡有什么危险差事,永远不会安排到老王头上去,给其安排的也不过是一些轻而易举能做到的事情。

    这大概便是在外人看来狠辣无情锦衣卫,留给这位邋遢老头儿唯一的柔情之处。

    老王是王初一命人请来,这时候已是深夜,睡眼惺忪,披着一件破旧皮裘的老王嘴里叼着一根大烟枪吞云吐雾,美其名曰需要提神,但真当见到严阵以待的王初一之后立马换了一幅谄媚笑脸道:“总算是能为大人尽一点绵薄之力了。”

    并未想到老王居然能得宋祠推荐的王初一按捺住了心中将老王翻个底朝天的心思,眉毛一挑,对老王道:“废话少说,赶紧看看这伤是怎么回事儿,能说出来也就算了,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这大半夜找人专门去请你的账,咱们可得好好算算。”

    “哎呀,一定一定。”

    嬉皮笑脸的老王在掀开裹尸布之后,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而后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将嘴上的烟斗取了下来,在停尸台上敲了敲,待到烟灰全部抖落之后才将烟枪插回至腰间。

    “表面上看是掌伤,实则这掌力毒辣无比,将人的五脏六腑震碎,震成一堆烂泥,这种邪门武功……”

    老王布满皱纹的眉头皱成了纵横交叉的沟壑。

    “莫非……”

    “莫非什么?你赶紧说啊。”

    眼见即将有眉目的王初一迫不及待问道。

    老王幽幽说道:“莫非不是正派功夫?”

    王初一眼睛已眯成了一条缝。

    老王见状忙陪笑道:“大人稍安勿躁,等我再仔细瞧瞧。”

    说罢便又仔细瞧了半天,面色越发凝重。

    但却久久不语。

    王初一已等的不耐烦,阴恻恻说道:“别告诉我连你都瞧不出来。”

    都说人老精,鬼老灵。

    眼看情况不对,一旁仵作宋祠忙掺和进来,说道:“说不定时间太过仓促,大人要不你先去休息!等我跟老王分析出了结果,再通知你?”

    王初一可以不给老王面子,却唯独不能不给宋祠面子,眼见一时半会儿也没个结果,便起身告退。

    等到确定王初一已离开之后,这仵作房内只剩下两个老人。

    这时候宋祠才看向面色难看的老王道。

    “非是看不出来,不止如此,恐怕你早已看出来这是何种掌力,不过你不敢说,老伙计,我说的对不对?”

    “你错了。”

    老王长舒了一口气,破天荒正色道:“非是不敢说,而是不能说,说了,恐怕京城的天就变了。”

    ……

    ……

    “萧大人还未回来?”

    这一夜,王初一实在难眠。

    不到两个时辰功夫,已往萧无忌别苑来了三次,负责昼夜伺候的丫头三次摇头,这让王初一越发焦虑。

    “都怪青竹娘出的好主意。”

    想到这里,王初一便埋头朝青竹娘所住的地方而去。

    青竹娘被安排在距离郡主并不远的地方,毕竟是两个女子,不能与锦衣卫里的男人相提并论。

    要路过一条走廊,走廊外面是一片柔软的草坪。

    还未至草坪,王初一便见一道人影正在草坪中翻来覆去保持着两种姿势。

    挥剑,收剑。

    这丫头,居然如此用功?

    这让王初一极为惊讶。

    作为堂堂一国郡主,如此勤学苦练武功可并不多见,更莫说这位郡主身边还无时不刻跟着六位师父保护。

    若是换做平时,王初一指不定就会上去看一番热闹,再不济也要上去给郡主施加一点压力才行。

    可今日王初一实在没那个心情。

    故此,路过郡主对面走廊时候亦只是别过头看了一眼,便自顾自走路。

    “喂,站住,你去哪里?”

    这般视若无睹落在郡主眼里可就成了明显的无视。

    王初一停下脚步,看向那位挥剑如雨的小祖宗道:“继续练你的剑,今儿没工夫搭理你,等你把剑拿稳了我再教你至高无上的剑招。”

    “我可没跟你说这个。”

    瞧见王初一这幅闷闷不乐的模样,云霞郡主便越发好奇,又问道:“这么晚了不睡觉,往这边跑,又不是教我练剑,那你来是为了做什么?”

    收了剑负手而立的郡主身出一根手指摸了摸下巴,狡黠道:“我说,这小院里住的除了我可就没别人了,你既然不是来找我,莫非……莫非是找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真没看出来堂堂锦衣卫总指挥使除了有喜欢偷看宫女出恭的爱好之外,还有三更半夜去妇道人家房间的嗜好。”

    王初一撇了撇嘴,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有毛病便扬长而去。

    郡主紧随王初一离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令王初一没想到的是,青竹娘倒是睡的极为香甜,以至于王初一在扣门时候,等了许久才见睡眼迷离的青竹娘打开房门。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睡觉?你可知萧无忌一夜都还未见人影。”

    王初一开门见山。

    被半夜吵醒的青竹娘正要埋怨,听到王初一说这话时候竟突然噗嗤一笑,披在肩头的衣裳差点没就此滑落,好在王初一此刻心系萧无忌,并未在意这些。

    “进来坐?”

    “我不进来,三更半夜去女子房间,这要是让人看到了该怎么说我?”

    “那你可曾想过你站在门口岂非更惹人注意?算了,爱进不进。”

    房门被青竹娘带上。王初一到底还是硬着头皮进了房间。

    房中温暖,熏香弥漫,灯光朦胧。

    “让萧无忌假扮司空探囊可是你的主意,眼下萧无忌迟迟未归,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

    青竹娘倒也痛快,笑着说道:“锦衣卫三个头领当中,杨虚彦铁定扮不了司空探囊,你更不行,因为你已与乌丸打过了好几次交道,唯有极少与乌丸接触的萧无忌最为合适,萧无忌此人足智多谋,定不会出什么差池,倒是这个时候乌丸定然起了疑心,你说萧无忌若是在此时回来,岂非很快被乌丸识破?所以安心等着萧无忌的消息就是。”

    “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王初一恍然大悟。

    青竹娘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是关心则乱,若非真把萧无忌当成了自己兄弟,断然不会如此。”

    王初一心里隐隐被什么触动了一下,但并未多说什么。

    一夜无眠到天明。

    就如同青竹娘所想的那般,乌丸果真在第二天找上了门。

    “看大人这般模样,像是昨夜里一整夜都没睡好。”

    乌丸一如既往不苟言笑,但言语间却多了几分不明意味。

    王初一假装打着哈欠疲惫道:“还不是被九龙杯这事儿给闹的,人心惶惶。”

    “是吗?昨夜里锦衣卫中进了贼人大人知不知道?”乌丸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王初一,后者心里一紧,假装疑惑道:“还有贼人能进入锦衣卫?”

    “我也为这事儿迷糊着,所以来找大人看看,不过大人这句话说的很好,锦衣卫岂是别人想进就能进?所以我怀疑,莫非是锦衣卫中有家贼?”

    “特使大人你这话是何意?莫非你以为我锦衣卫中有人要对大人你图谋不轨不成?”

    “在下可没有这个意思,其实那贼人究竟从何而来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他已被我打伤,也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命活下来。”

    说到这里,乌丸微微一笑。

    “我料定那贼人中了我的掌力定跑不太远,所以希望能借助王大人的力量替我搜寻那贼人下落,当然,最好是锦衣卫全体出动,毕竟,刺杀他国使臣这罪名,比起九龙玉杯失窃的严重程度,不遑多让。”

    王初一此时心里咯噔一下,暗骂一声老狐狸,但仍旧面不改色。

    “锦衣卫眼下有不少人在外面执行任务,能抽调的寥寥无几。”

    “无妨。”

    乌丸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又说道:有多少算多少。”

    很快,锦衣卫在总部的所有人手尽数抽调了出来。

    “对比起昨天,王大人你有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请问萧无忌萧大人去了哪里。”

    该来的终会来到。

    王初一正要找借口搪塞过去时候,突然有侍卫匆匆来报。

    “禀大人,萧左使昨夜里不知因什么心情不好,在丽春院喝的酩酊大醉,若是再不接回来,恐会称为外人笑柄。”

    这可真是雪中送炭。

    王初一心里乐开花,嘴上却骂骂咧咧道:“一晚上的花酒,不知道又得花多少银子,真是个败家的玩意儿啊,走。咱们这就去接。”

    “等等,王大人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陪大人一同前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