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二十九章 真假乌丸
    现在,整齐划一的二三十具尸体就如此平铺在王初一与萧无忌眼前,闻讯赶来的还有青竹娘与杨虚彦。

    云霞郡主并不在此列,且不说当这位锦衣玉食的郡主看到这幅画面会不会呕吐不止,就说看到了之后,以她的性子恐怕这个秘密很快就会守不住。

    “尸体是在半道上发现的,距离京城尚有数十里地,这一路上他们有通关文牒,所以很快就被放行,故此我们查了上一站他们停留的记录,再根据到达京城的时间推算出来中间他们曾耽搁了半天的路程。”

    带着尸体回来的侍卫不放过任何一点线索,一五一十说道。

    王初一不由得对其竖起了大拇指。

    那侍卫尴尬道:“跟着萧大人办了这么多案子,若是这点能力都没有,也就不配为锦衣卫了,不过眼下有个难题,就是这二三十人身上所有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只留下这二三十具尸体,胡乱塞在乱石当中,不少尸体还被野狗啃食过,好在我们过去的及时,再晚一点,怕是尸体都找不到。”

    仵作是一个在锦衣卫办案多年有经验的老人,与老王年纪差不多上下,浑身带着一股子腐烂味道的尸臭味儿,偏偏就是如此一个老人,在见到尸体的时候就如同饿狼见到死去的动物一般两眼放光。

    从萧无忌那里得知仵作与当朝天子同姓,名为宋祠。

    这位经验老道的老人只是囫囵验了一番尸体的致命伤便肯定了一件事情。

    “死前发生激烈的打斗,行凶者不止一个人,应当是四个人,从伤口可以看出这些人分别死于掌伤,刀伤,袖箭,以及暗器,不过凶手很狡猾,所有打中这些人的暗器以及袖箭全部被清理干净,时间仓促,只能看出来这些,如果让我带着尸体回去一具具仔细查看的话,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发现。”

    并未着锦衣华服的头发花白老人如此说道,并特意强调了仔细两个字。

    萧无忌微微掩了掩鼻,平淡道:“交给宋先生你了,人已成死人,解剖尸体并非是对他们的不尊重,相反,为他们沉冤昭雪才是最大的尊重。”

    十几具尸体被搬走,屋子里的尸臭味道好半天才散去。

    “我不相信这是巧合。”

    王初一皱了皱眉头。

    “也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如果真的是有人要冒名顶替,我们也无法证明现在锦衣卫里面的乌丸就是假冒的,纵然能取得南诏国的线索,也是在一两个月以后,毕竟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骑上最快的马,也无法在一个月之内传回消息,而且如果是真,那又是谁要对他们出手?”

    “想知道是不是真,恐怕还得找个人试探试探。”

    杨虚彦很快调来关于乌丸的所有机密。

    王初一对杨虚彦的速度表示惊奇,杨虚彦却道并不稀奇。

    早在使者团出发时候,朝廷便搜集了所有关于乌丸的事情,这便是锦衣卫强大的情报网络。

    一宗宗秘不示人的宗卷就如此呈现在众人面前。

    乌丸:南诏国有名高手,兼南诏国上将军,师承之处,不详,时年四十二岁,曾以一手火云刀荡平南诏国大小十二宗门,以气刀入二品之境界……

    洋洋洒洒数百字,包括乌丸平日里的一些习惯都写的清清楚楚。

    竟是差点没将乌丸的祖宗十八代给挖出来。

    “二品高手……”

    萧无忌唏嘘不已。

    “二品高手就如此被人干掉,那杀他的人又得有多厉害?”

    “这事儿交给谁去做最合适?”

    王初一问道。

    萧无忌沉声说道:“之前不知那家伙身份的时候还不以为意,眼下既然知道了这家伙有可能是干掉真正乌丸的凶手,去了一旦撕破脸皮,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不能去。”

    “为何?”王初一嘴角抽了抽。

    “咳咳……你瞅我这幅模样像是能跟一个干掉二品高手的家伙周旋的人?杨虚彦也不能去。”

    “这又是为何?”王初一满头黑云。

    萧无忌一本正经道:“咳咳,你瞅他这幅不苟言笑的模样,去了难不成跟那家伙大眼瞪小眼?”

    “意思最后还是我去?”

    “能者多劳嘛,再说了,要是破了这件案子,功劳数你最大。”

    “……”

    “我陪你去就是。”

    青竹娘突然说到。

    “萧大人说的不错,你去了还有周转之力,他这幅身子去了,若是假乌丸打算动手,我们连赶过去救人的机会都没有,你去了就不一样了,再怎么样也能抵挡一时,再加上我,问题不大。”

    “我应该说你是故意在夸我还是故意让我去以身犯险?”王初一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随后还是无奈道:“罢了罢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青竹娘与王初一二人行走在去往乌丸别苑的走廊中,自乌丸搬进锦衣卫以来,便处处受到监视,也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倒是一同而来的三个随从比较自由,想到这里,王初一不禁看向青竹娘,问道:“薛老板打算对乌丸的三个随从出手,可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

    青竹娘不以为意,说道:“等锦衣卫察觉到动静的时候,他们三个多半成了三具冰冷尸体,不过说实话,就连我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个真假乌丸,也不知道薛大老板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究竟谁是真,谁是假,待会儿一试便知。”

    乌丸的别苑平日里除了来往下人侍卫之外,极少有人进出,故此才在王初一带着青竹娘过来时候,乌丸便已倒满热茶,虚位以待。

    “王大人这么快就来了,可是查到了司空探囊的下落?”

    乌丸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

    尤其是在上一次与王初一开诚布公聊了一次之后。

    连言语之间都带着几分笑意。

    只是如今的王初一一想到面前这中年男人极有可能就是杀了一位二品高手的凶手之后,也不敢再如同之前那般随意。

    王初一开门见山。

    “贼祖宗不愧为贼祖宗,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不过虽然他没有消息,我们却在另外一个地方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说罢。

    王初一便将发现死尸的事情和盘托出。

    谁料到乌丸面不改色。

    “哦,你说的是他们,早些时候,我在半路上碰到的,想对我们出手,只可惜时运不济,我们没死在他们手里,反而他们死在了我们手里,死二三十个人,此事可大可小,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就将尸体找地方掩埋了起来。”

    说到此处,乌丸甚至还将藏尸的地方交代的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饮了一口茶的乌丸站起身缓步行至窗前,又叹气道:“想来定是寒冬腊月,狂风大作,故此才将尸体又重新暴露了出来,我又没想到锦衣卫居然如此能干,死去的人都能翻出来,倒对得起天子脚下精锐的名号,不过我想皇帝就算再怎么怪罪,也不会因为区区几个小毛贼而迁怒于我们对不对?毕竟……在大齐王朝的境内,出现了这种事情,传出去皇帝脸上也无光彩。”

    王初一一愣。

    他来时已想过乌丸所有应对方式,却唯独没想过乌丸居然如此冷静,现在,王初一已十分相信乌丸就是那位干掉一个二品高手的人。

    王初一又道:“听说乌丸大人最为厉害的是一手气刀,名为火云刀,此刀能伤人于无形,不知……”

    “不知怎样?听王大人这意思,是想领教领教我的火云刀?”

    乌丸已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王初一却感觉自己如同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上,随时都有可能被咬一口的危险。

    这家伙,果然不简单。

    一旁青竹娘见王初一被乌丸两句话便噎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不禁连忙替王初一出声道:“我家大人自然没有这个意思,进门是客,又哪儿有跟客人动手的道理呢对不对?”

    此时的青竹娘早已恢复成了女子身,一袭束腰长裙紧贴身躯,凹凸有致。

    说话时候一只手摩挲着桌上茶杯,是一颦一笑间皆有别样风情。

    王初一正要说话时候,突然感觉到青竹娘另一只手狠狠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

    仿佛示意他不要多嘴。

    王初一疑惑不解,这时候青竹娘又说道:“我家大人今日不过只是心血来潮想看望特使大人,眼下既然没有别的事情,那我们就先走了。”

    ……

    “为什么不让我说话?难道不是趁此机会跟他过招,看看他的武功?”

    回去路上,王初一不解的问道。

    青竹娘白了一眼王初一,淡淡道:“你那股在皇宫里的精明劲儿去了哪里?在这里跟乌丸动手,皇帝那里你怎么交代?更何况今日乌丸是算准了我们有备而来,他既敢冒充,又岂会不做一番准备?故此,就算要动手,也不是现在。”

    “那你说是什么时候?”

    “最好是夜里,而且最好是如此这般……”

    一阵细声细语之后。

    王初一恍然大悟。

    “妙,实在是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