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二十八章 官道上的死尸
    “地板上没机关。”

    女扮男装的青竹娘在穿上了锦衣华服之后,难以让人辨别雌雄,此刻她正围绕着当日里摆放九龙杯的地方来回踱步。

    云霞郡主低声道:“那是自然,除非皇兄点头,不然又有谁有本事在金銮殿上装上机关?须知这皇城处处都有禁军守卫,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所以只是进来了一个号称贼祖宗的司空探囊?”青竹娘似笑非笑,不难看出这位红莲教的六散人之一对于朝廷怀有很深的不满意。

    眼见云霞郡主即将动怒,王初一连忙打着哈哈道:“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王初一,本郡主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要不然你以为皇宫里面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是是是。”

    王初一嬉笑着点头,同时亦示意青竹娘少说两句。

    得罪了这位姑奶奶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日我就在此处。”

    萧无忌指了指大殿右侧中间靠着一根蟠龙柱的位置。

    “朝廷百官位置也分先后,杨虚彦在我对面,乌丸在靠前的位置,九龙杯在青竹娘踩脚的位置,可也就是如此显眼的地方,九龙杯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字条。”

    “能不能说说当日的具体情况?”王初一正色问道。“比如九龙杯消失之前发生了什么。”

    “消失之前有光。”

    萧无忌似陷入回忆一般沉思。

    “九龙杯旷世奇宝,那天是夜里,观宝前一刻,陛下下令灭了金銮殿上所有灯火,只在宝盒开启那一刹那,氤氲光彩弥漫整个大殿,又令人往杯中倒入陈年老酒,这时候九龙杯突然光华大盛……”

    “光。”

    默默旁听的王初一陡然睁大双眼。

    “有没有可能是在光华突然出现的时候,司空探囊趁机取走九龙杯。”

    “你想的我们都想到过。”

    萧无忌一边轻声咳嗽一边苦笑。

    “纵然的确是司空探囊趁这么一刹那取走九龙杯并且留下字条,可他又是如何将一只盛满酒水的九龙杯带出金銮殿?要知道当日里可不仅仅是只有皇城禁军在此守卫,还有我锦衣卫的不少侍卫,这些人虽不说是一等一的高手,能作为禁军与锦衣卫的人,武功定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况且……咳咳……”

    “况且光华纵然再盛,也只在那一刹那而已,按道理九龙杯就如同一个行走的太阳,它去了哪里,这么多眼睛又岂会看不到?”

    王初一与青竹娘陷入沉思,连同云霞郡主也一并被带到了这个问题之中。

    萧无忌拋给三人的这个问题,让三人苦思冥想许久,最后还是王初一疑惑道:“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其实当日里九龙杯根本就没离开过金銮殿,只不过大家被表面现象所欺骗了而已。”

    “哦?”

    众人齐齐诧异,萧无忌直接道:“何解?”

    王初一稍微理了理脑子里的思绪,低声说道:“一切都只是司空探囊的障眼法,他留下字条是故意将九龙杯引到了盗走的路子上,再加上江湖上对贼祖宗三个字传的神乎其神,所以他料定不会有人以为九龙杯仍在大殿之中,可是如此一来,九龙杯必定藏匿在大殿某处,可若是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必定有机关。”

    “这绝对不可能。”

    云霞郡主立马翻了脸。

    “在金銮殿装机关这种想法实在可笑,王初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样一说岂非代表我皇兄跟一个盗贼勾结到了一起?”

    见这位小祖宗如此生气,王初一也知道多半是动了真怒,心下也在惊讶,都说薄情尽是皇家人,可这小妮子如此紧张他皇兄,看来兄妹关系倒是的确很好。

    王初一忙否认道:“我可没这个意思,毕竟这玩意儿再稀奇也是南诏国朝奉上来的,归根结底最后得到宝物的还是陛下,陛下又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对不对?更何况……”

    说到这里,王初一顿了顿,似有难言之隐。

    被勾起了好奇心的云霞郡主连忙问道:“更何况什么?”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只是我的一个猜想。”王初一说道。

    萧无忌似已揣测到了王初一心思,正色道:“平日里负责保卫金銮殿的是皇城禁军,若非陛下召见,锦衣卫按道理是不能插手皇城所有大小事务,而禁军的统领是当朝信阳王。”

    “王初一,你居然怀…唔…放开我……”

    郡主本就天资聪明,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凉气,指着王初一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王初一两步上前死死捂住嘴巴。

    “哎哟喂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别说出来,我们这只是在讨论案情。”

    半天之后,云霞郡主终于缓过气,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冷着声说道:“王初一,你知不知道你心里的揣测东西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王初一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倒是青竹娘看向萧无忌问道:“萧大人,你怎么看?”

    萧无忌老实道:“不敢妄自揣测,不过话说回来,还从未往这个地方想过。”

    青竹娘不以为然道:“那是因为你当官时间已足够长,所以知道什么该想,什么不该想,或者说是什么敢想,什么不敢想,因为一旦想多了,很容易性命不保,可咱们王大人不一样,官场愣头青一个,敢说敢想……”

    萧无忌尴尬一笑,不再说话。

    倒是云霞郡主的一句话让王初一在此次进宫以后,破天荒的反驳了郡主一次。

    “我知道这是诛九族的大罪,且不说我如今无父无母孑然一身,纵然还有九族,我想,倘若九龙杯的案子无法给陛下一个满意的交代,下场也一定好不到哪里去,左右都是个没有好下场,既然如此,我还怕什么呢?”

    接下来,王初一豪气干云的说了一句让几人瞠目结舌的话。

    “查,一查到底,萧无忌,动用咱们所有能动用的情报网,将有可能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人通通拉出来查一遍,最主要的,先查禁军。”

    ……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查信阳王谈何容易?他可是手握皇城兵权的家伙,又是皇帝的亲弟弟,表面上看起来与我们锦衣卫平分秋色,可谁都知道一旦势同水火,皇帝一定会保住禁军,先下手锦衣卫。”

    回去总部之后,萧无忌立马为王初一之前的豪气干云罗列出了种种问题。

    “更何况信阳王这种身份的人,机密也不是你我想看就能看的,这必须得得到另外一个人的点头。”

    萧无忌并未说另外一个人是谁,王初一也不问,只是笑道:“你这家伙平日里的聪明劲儿去哪里了?要你查禁军,又不一定是要你查信阳王,信阳王的机密不好弄,可禁军的大动向应该不难吧,比如最近几个月他们在宫中有没有什么动作,我想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才对。”

    “可你有没有想过,查不出来什么还好,一旦查出来什么,后果会如何?”

    萧无忌意味深长,将这个问题拋给了王初一。

    “以你的聪明,应该不会愚蠢到相信皇帝会保全你。”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到此为止?”

    “找到九龙玉杯,完成你作为锦衣卫总指挥使的任务,如此就够了,再查下去,对咱们没什么好处,京城的水……很深。”

    “最开始可是你要我们三个人联合起来处理这件案子的。”王初一皱了皱眉头,虽说明哲保身这一点极为符合萧无忌的性子,可若是就到此为止,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那是因为我没想到这张网越网越大,大到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收网,而一旦我们无法将鱼打捞上岸,说不定到时候连我们都会被大鱼从岸上拉扯下去,总之,我劝你深思熟虑,对了,刚刚线报来了另一个消息,可能会对我们有帮助。”

    当二人见到了那位被萧无忌派遣出去调查乌丸的侍卫时候,从气喘吁吁累死了三匹快马的侍卫那里得到了另外一个重要消息。

    “官道上发现了许多无名死尸,好在天气寒冷,若是盛夏时候,说不定尸体早已腐烂到脸都认不出,死尸已经带回来了,请二位大人尽快过目。”

    “官道上发现死尸有什么可惊讶的么?”

    王初一讶异。

    须知虽是太平盛世,可纵然阳光再盛,也依旧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

    山贼麻匪依旧存在。

    说不定只是杀人越货而已。

    侍卫连饮三大杯水,又才说到:“死尸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些人的服饰,乃至于死尸人数,正好跟乌丸他们所有人的服饰和人数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