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二十四章 一根手指击败你
    突然带着一个陌生女人回来的王初一,第一件事便是找到了将锦衣卫总部闹的鸡犬不宁的云霞郡主。

    王初一不告而别之后,云霞郡主便没少找萧无忌与杨虚彦的晦气,更是苦了总部的侍卫们,生怕哪里得罪了这位姑奶奶,好吃好喝不说,云霞郡主但凡有一丁点儿不痛快,一准会去找侍卫们比试武功。

    可侍卫们如何敢真动手伤了这位宫里的小宝贝?即便当自己当做是陪练,也没少在比拼时候在郡主手上吃亏,磕磕碰碰早已成了家常便饭。

    故此,虽来锦衣卫的时间才不过一日,侍卫们早已避之不及,但凡有郡主出现的地方都识趣的绕道走。

    而此刻的云霞郡主满是惋惜的叹气。

    至于王初一身旁的青竹娘则是在听到老娘们儿几个字的时候咬牙切齿,感觉到一阵杀气的王初一连忙冲青竹娘使眼色。

    眼下能帮上忙的除了郡主恐怕再没有其他人。

    毕竟虽是锦衣卫,可金銮殿这种至高无上的地方,也并非是什么人想去就能去的。

    王初一正色道:“我这是跟你说正事儿呢,而且还是公事。”

    云霞郡主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我现在跟你说的是私事,莫名其妙消失,又神出鬼没的出现,还随便带着一些不知来历的女人进进出出锦衣卫,喂,我说王初一,你该不会是故意躲着我呢吧?”

    “这怎么可能?”王初一一本正经。“我既然答应了收你做徒弟,那就肯定会做个负责的师父,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查案,若是这案子无法水落石出,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到时候人都没了,谁来传授你绝世武功?”

    “绝世武功?”

    今日着了一身素裙眉宇间却依旧不失英气的云霞郡主陡然瞪大眼睛。

    王初一对此哭笑不得。

    想来想去,能诱惑到云霞郡主的除了传授武艺之外,似乎别无选择。

    “你没骗我?”

    郡主有些狐疑的看向王初一。

    王初一装作深沉道:“绝世武功这些东西可是我师门的不传之秘,我会拿这些事情出来忽悠你吗?”

    “我还真有些不信。”

    郡主哼哼了一声。

    “除非你现在就在我面前露一手,并且要让他们几个心悦诚服才行,毕竟虽然他们再不怎么中用,可好歹也算是我的师父。”

    说罢,指了指不远处正朝这边气呼呼看来的中年书生六人。

    被郡主道成不中用的六位师父,先后朝王初一走来。

    自从知道面前上次把自己六人拦在门外不让进的家伙,正是郡主一直要找的小毛贼之后,六人便一直耿耿于怀。

    而今见郡主连这话都说出来了,六人当中为首的中年书生抱拳道:“王大人,自从见了你在云霞别苑中插进假山里的那把剑,便一直想跟王大人你讨教几招,请指教。”

    “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露两手就行?”

    王初一眉头一皱。

    书生道:“难道这天底下还有比直接过招更直观的漏两手?”

    在书生谢灵蕴身后,还有着一个妇人,此时妇人低声提醒道:“谢兄,小心一点,早先云梦郡主便让齐道临老前辈试探过这小子内力,发现感受不到他体内半点内力,要么就是他的内力远超常人,要么就是他修行的功法极为罕见,总之不管怎么样,万万不可大意。”

    谢灵蕴笑道:“妹子你尽管放心就是,我与王大人不过只是切磋一下而已,点到即止,绝对不会伤害到王大人,正好也让郡主瞧瞧,并非是我们这些个做师父的技不如人,而是因为习武之事,绝非一朝一夕便可造就。”

    “听到没?”

    青竹娘推搡了一把王初一,细声说道。

    “人家可是都说不会伤害到你了,这是摆明了瞧不起你。”

    王初一不置可否,没好气道:“我今天回来又不是为了打架的。”

    青竹娘又道:“这可是关系到能不能进紫禁城金銮殿的大事,难道你不想探到司空探囊的下落?所以为了让郡主心服口服,该怎么办,用不着我多说了吧?”

    王初一思忖片刻后阴阳怪气道:“明白了,既然如此,看来不得不拿出一点真本事了。”

    谢灵蕴不以为意。

    拱手说道:“求之不得。”

    王初一伸出一根手指比划道:“我只使一根手指便将这位前辈戳翻在地,若是做不到,就让我王初一从此在锦衣卫夹着尾巴做人。”

    “只用一根手指?”

    谢灵蕴愣住,其后一同而来的五人则是骂骂咧咧义愤填膺,唯独云霞郡主两眼发光大声叫好。

    “王大人,吹牛也不是这样吹的,既然如此,那就接招。”

    谢灵蕴一身冷哼,欺身前来,竟是选择贴身肉搏,他速度极快,衣袍伴随动作发出阵阵空响,显然已是极其愤怒。

    青竹娘主动退让开来,眼睛始终一动不动盯着场中迅速后退的王初一,见他只是防守,步步后退,并不主动出击,不由得极其好奇王初一究竟如何用一根手指击败这中年书生。

    须知谢灵蕴虽暂时还算不上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但能作为郡主师父被请进宫,实力自然也不容小觑。

    “王大人,方才你那股冲天豪气去了哪里?真到了真刀真枪打起来的时候,怎的又根本不敢接招?”

    谢灵蕴身后其余五人满脸嘲讽,时不时传来阵阵不屑。

    “牛皮吹大了吧,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如此,总以为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不可一世,果真还是年轻。”

    纵然是连云霞郡主都有些焦急起来,大声道:“喂,王初一,你的本事呢?当日里你在云霞别苑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嘛,怎的今日连手都不敢还?赶紧还手啊,还等什么,别告诉我你连这家伙都不是对手,若真是如此,那可真的就是我瞎了眼了。”

    这算怎么回事?

    谢灵蕴手上动作骤然减缓,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那位急不可耐的郡主,心里无比憋屈。

    别人家的弟子都是巴不得自己师父大显神威,可到了这小祖宗这里却变成了巴不得自己师父出丑,这若是传出去,自己这老脸还往哪里放?

    云霞郡主越是如此,谢灵蕴心中便越是不痛快。

    心道郡主你想让这小子赢,我偏偏不如你意。

    “王大人。”

    谢灵蕴化掌成拳,气急败坏道:“从开始到现在你已经避让一百零八招,始终不出手,若是再不出手,可就没机会了,下一招便是我独创的绝学,定要你一招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