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二十二章 魔教余孽
    “我若是出卖了你岂不是连我自己都要遭殃?不过是小桃红要见你罢了,跟我没关系,尽管我也想不通这丫头为何突然点名要找你。”

    说到这里,武二也带着几分不解,但还是沉声提醒道:“这个女人不好惹,你最好不要得罪她,否则连我都保不住你。”

    路上,王初一问了一些关于小桃红的事情,得到的却是武二语焉不详的回答。

    原来就连武二对这个女人的了解都极少。

    这一次,出乎意料的,王初一直接被带到了杨柳庄。

    而伴随小桃红一起等待的还有白日里的青竹娘。

    后者在见到王初一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次诧异神色,

    王初一并不疑心,只道是遇上熟人的惊讶罢了。

    武二在小桃红的命令下恭恭敬敬退出了房间。

    “哟,没想到居然是你这臭小子,怎么?怎的连你也入了杨柳庄?”青竹娘笑着与王初一打起了招呼。

    “那可不是嘛。这还不多亏了杨柳庄的神通广大?”

    王初一也不客气,径直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会落到今日这种替人下苦力的下场,说到底还是时运不济。”

    “你们认识?”小桃红疑惑的看了二人一眼。

    如今已换了华服的青竹娘淡淡道:“算不得认识,打过一次照面。”

    “如果是认识的话,可以把这家伙交给你来处置,不过在事情没办成之前,不能放他出杨柳庄,以免坏了我们的大事。”小桃红笑了笑,又说道:“原本还琢磨着你在庄上一个人无聊,特意找个人来供你消遣,没想到这么巧正好是你认识的人。”

    “你说这话可就太客气了,不过有个人陪我也好,免得我一个人太过无聊,没别的事情我就带这家伙先走了。”

    一句话说完,青竹娘风情万种的朝王初一勾了勾手指。

    “跟我走还是继续留在苦窑里?”

    王初一兀自还摸不着头脑,但听到这话连忙说道:“有美女相伴岂非比在苦窑里舒坦的多?”

    二人出了阁楼,没了小桃红,王初一不免松了一口气,笑意盈盈道:“有谁能想到大街上的随意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妇人,居然是杨柳庄上的客卿?”

    并不回头的青竹娘同样笑道:“又有谁能想得到,一个被抓进来干苦窑的家伙实际上会是大名鼎鼎的锦衣卫?”

    王初一顿时停下脚步。

    “你说什么?”

    “如果不想被人看出端倪,我劝你最好乖乖跟在我后面,我是杨柳庄客卿不假,可到底不是杨柳庄主人,真露出什么蛛丝马迹,恐怕就连我也保不了你。”

    “你究竟是什么人?混进杨柳庄有什么企图?”

    “这话是不是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混进杨柳庄又有什么企图?王初一王大人。”

    已入青竹娘住处,此处乃是一个幽静别苑,因为杨柳庄地下乃是兵器打造处的原因,别苑中十分温暖。

    青竹娘上座,并示意王初一也坐下,而后又才说道:“此刻的你是不是十分好奇,为什么我明明知道你的身份却不拆穿你。”

    并不知面前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王初一点点头,盯着青竹娘正色道:“不好奇是假的,只是从方才的情况看来,你似乎与杨柳庄根本不是一路人,所以我才好奇你以客卿的身份混进杨柳庄有什么目的。”

    “互相利用罢了。”

    青竹娘突然站起身,衣袖一挥,房中所有窗户均啪的一声关上,随后又才道:“可曾听过红莲教?”

    王初一心中咯噔一下,不解道:“跟杨柳庄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我就是红莲教的人。”

    说到这里,青竹娘看向一脸震惊的王初一,戏谑道:“怎么?难道我看起来不像?”

    “魔教余孽?”王初一道出这四字后,冷冷说道:“江湖正道中人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中人,居然敢在我面前如此直接表明身份,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哎哟,人家好怕怕,你倒是来动手啊。”

    说罢,丰腴的青竹娘竟直接坐到了王初一腿上,闭上双眼做出一副等死状。

    王初一闻着青竹娘身上淡淡的女子体香,没好气道:“还要不要脸?”

    “哟,看来是不打算对奴家动手了,我还以为王大人你真舍得杀了奴家呢,不过既然你不杀奴家……”

    说到这里,青竹娘话锋一转。

    “那奴家可要杀了你。”

    毫无预兆的杀机出现,青竹娘右手成爪,直取王初一咽喉。

    “还动起手来了。”

    王初一冷不丁的吓了一跳,但仍是迅速一脚踢向青竹娘腰间,另外一只脚轻踩地面,连同椅子倒滑出去三步。

    谁料到青竹娘索命一爪紧追不舍,在避开王初一一脚之后又迅速贴近,根本不给王初一喘息机会。

    “身手不错。”

    王初一赞叹了一句。

    青竹娘冷笑道:“用我这金蛇缠丝手取你狗命也不算委屈了你。”

    “金蛇?我看倒像是赖皮蛇。”

    王初一不退反进,竟主动贴上青竹娘,二人近身肉搏。

    呼吸间已拆招十一二手,王初一游刃有余,反观青竹娘则显得有些狼狈,三番五次不得手的情况下,越发气急败坏。

    她越是如此,王初一便越是存心戏弄。

    须臾间已在青竹娘翘臀之上连拍了好几巴掌,青竹娘又羞又气,冷哼着说道:“没想到王大人居然还有这么古怪的爱好,若是喜欢摸奴家尽管说就是了。奴家哪有不从的道理?何必如此偷偷摸摸?”

    王初一并不理会青竹娘的言语讥讽,淡淡道:“差不多就行了,若是再打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辣手摧花。”

    “那也得你有这个能耐才行。”

    青竹娘再度欺身前来,王初一一边后退一边调侃。

    “身法不错,跟你师娘学的吧。”

    “找死。”

    “我可不想死,还没活够呢。”

    王初一大笑,靠近墙角退无可退时候突然高高跃起,从青竹娘头顶跃过,落地那一刹那仍不忘一手贴住青竹娘小蛮腰,作势将青竹娘倒着丢掷出去,正对房间中一张古色古香的大床。

    青竹娘身处半空之中无处借力,落地时候定然狼狈无比,好在其反应极为迅速,才在落地时候便一个鲤鱼打挺,踉跄稳住身子,这一次已从单手成爪变作了双手成爪,眼中尽是毒辣。

    “还要打?”王初一挥了挥手中一条金缕腰带,就在这时候青竹娘惊呼一声,原来方才王初一趁着贴身的机会,不但将青竹娘丢掷了出去,还不忘扯下了青竹娘的腰带,以至于此时此刻的青竹娘浑然未觉自己的衣裳已经裸露一大半,尽被王初一收在眼里。

    “发生什么事了?”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脸上带着丑陋印记的小桃红无意间瞥见房中这旖旎一幕,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初一一眼,又看了一眼青竹娘,随后才尴尬道:“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青竹娘满是郁闷,正要解释时候,小桃红已重新掩上房门快步离去。

    “都怪你这臭小子,害得老娘晚节不保。”

    青竹娘骂骂咧咧。

    王初一扬了扬金缕腰带,笑道:“不打了?”

    “不打了,反正打也打不过你,懒得白费力气,腰带赶紧还我,你已经通过了老娘的考验,接下来是谈正事的时候了。”

    王初一诧异,说道:“你我一正一邪有什么可谈的?”

    青竹娘穿好衣裳,重新整理了一番,容光焕发道:“方才只是试探一下你的武功而已,现在看来武功的确不错,果然不愧为老君山下来的弟子,如此厉害武功,去到哪里不是别人的座上宾,为何偏偏要替朝廷卖命?我真是替你不值,所以为何不加入我们红莲教?只要你愿意,老娘一定保证给你一个好位置坐,不说护教法王,最低也得给你弄个散人当当,那可不比替皇帝办事舒服的多?”

    “敢情啰嗦了这半天是打算拉我入伙来了,只可惜我没兴趣,恐怕你是找错人了。”王初一直言不讳。

    青竹娘也不着急,干脆坐在床边不紧不慢道:“别着急拒绝,难道你不打算先听听我红莲教中都有哪些厉害的高手?”

    “不外乎就是传说中的四大护教法王,以及六散人罢了,这早就是江湖上公认的,又有什么可揣测的呢?”

    “大人只知护教法王与六散人,却不知护教法王当中还有一个大人一定听说过的名人。”

    “谁?”

    “司空探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