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二十章 第二种可能
    “咦,你这么快就没事了?”

    见是杨虚彦突然出现,王初一不禁下意识说了一句。

    昨夜里官道之战,杨虚彦俨然受了重创,此刻虽依旧有些气色不足,不过已能和没事一般正常行走。

    一句话让王初一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在杨虚彦追问之下不得不将昨日之事和盘托出。

    彼时杨虚彦双拳已握的咯吱咯吱作响,倒并非是因为王初一的见死不救而动怒。

    “果然是他们,才被我怀疑上便迫不及待出手杀人灭口了么?那岂非代表着我可以现在就带着锦衣卫包围杨柳庄?”

    “现在恐怕不行。”

    王初一正色道。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杨柳庄派出来的杀手,更何况现在我都还没摸清楚杨柳庄的底细,若是贸然出手,恐怕揪不出来背后那条大鱼,而且这么一来,往后再想抓住什么机会可就难了。”

    “那你说乌丸的三个随从怎么办?”

    杨虚彦在听说杨柳庄即将对三个随从出手时候不免一愣。

    早些时候之所以能从银勾赌坊牵出杨柳庄这条线,倒像是乌丸一行人有意给出来的线索,如此才方便顺藤摸瓜。

    “就让他们狗咬狗去?”

    “这就是我今天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回来的理由,我得弄清楚乌丸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还有,最好让萧无忌派人好好调查一下乌丸这家伙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跟杨柳庄的人搭上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特使应当是第一次来我天朝才对,要调查的仔仔细细,最好自他们来了我朝疆土后的每一天,都不能遗漏。”

    “还有这个杨柳庄也要好好查查,以及聚香园酒楼,我怎么总觉得京城之中被人编织出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希望不是我的错觉。”

    王初一边走边自言自语,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杨虚彦的错愕以及别样目光。

    “这家伙,真认真起来倒是有几分锦衣卫总指挥使的模样。”

    ……

    乌丸依旧是那个乌丸,没有露出任何马脚,除了修行便是翻阅一些典藏书籍,连吃饭都有人专门送来,故此,乌丸自打从国宾楼搬来锦衣卫,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王初一到达乌丸别苑时候,只见这位冷漠的中年男人正站在窗前,盯着院子里的一片小竹林发呆。

    “没想到特使大人居然还有如此雅兴,都快小命不保了还有心情赏竹。”

    乌丸微微瞥眼,只见到一位穿着麻布衣裳,怀抱双臂的公子哥儿斜斜靠在门上,正优哉游哉。

    “我不明白王大人你在说些什么。”

    双手负后的冷漠男人淡淡说道。

    王初一也不客气,径直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狠狠嘬了一口道:“不明白我说些什么不要紧,最主要知道杨柳庄上的薛大老板就够了。”

    王初一一边说一边冷静打量乌丸神色,却见这中年男人竟根本就是面色如常,毫无情绪波动,这让王初一不得不暗道一声这家伙好忍耐力。

    不过王初一并不着急,又笑着说道:“看来薛大老板也不能让特使大人你动容,那我再告诉你另外一个消息,薛大老板准备对你的三个手下动手,大人你还能忍得住?”

    出乎意料的,乌丸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三个远道千里而来的侍从性命在其眼里根本就不重要一般。

    这可好比气势汹汹的一拳砸到了棉花团里,不起半点作用。

    “倒也是。”

    王初一仍不放弃,自言自语道。

    “以特使大人的身份,手下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不过手下虽然不缺,可话说回来,九龙玉杯可只有一个,跟人合作共谋大事虽然好,可若是到时候丢了九龙杯还得担心自己小命不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王大人,你说什么?”

    这一次,方才始终古井无波的乌丸终于动容。

    王初一嬉皮笑脸道:“哟,这下终于舍得搭理我了,不过可惜现在本大人已经没兴趣说了。”

    说罢,王初一站起身拍拍屁股,作势要离开。

    见状,乌丸连忙道:“王大人是否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

    “知道的不算多。”

    王初一假装离开的步子突然停下,又转回身眨眼道:“不过知道的也不算少,我现在就只好奇一件事情,你若能告诉我,我便告诉你我所知道的。”

    乌丸冷声道:“王大人这是在跟我做交易?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最起码可以保证某些人不至于被人卖了还不知情,特使大人尽管考虑,最主要的……”

    王初一一句话让乌丸沉默许久,一番天人交战之后,乌丸才沉声说道:“大人想问什么尽管问,只要我能回答的我都可以回答。”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王初一凝重,随即想了想,认真说道:“一个满是高手的封闭大殿内,满堂文武百官数百双眼睛,如何能做到众目睽睽之下盗走一件宝贝,还不被人发现,甚至能从容不迫留下一张字条。”

    乌丸冷哼一声说道:“这很简单,盗走宝贝的人一定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如此解释岂非就很合理?”

    “这种话也就骗骗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罢了。”王初一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那大人你怎么看?”乌丸眼神闪烁。

    王初一思索片刻后道:“我从不相信有什么绝世高手能在金銮殿上堂而皇之取走九龙杯,哪怕我从未亲自踏足金銮殿去看当日现场,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顺走宝贝,要么就是提前有准备,事先已经在金銮殿上安装好机关之类的物件儿,要么就是另外一种可能,一种连我都有些不愿意相信的可能。”

    “王大人这是打算卖关子?”

    “那倒不是。”

    王初一摇摇头,随即自嘲一笑。

    “我只是觉得倘若真如我猜测的那般,那就也太过荒诞以及匪夷所思了,试想一下,闻名江湖的贼祖宗司空探囊其实就混在当日的金銮殿上,伺机偷走九龙杯,如此一来可就解释的通了,可据我所知,当日里有资格在金銮殿上观宝的人无一不是朝廷栋梁,如果真是如此,岂非让人太过胆战心惊?”

    王初一并未注意到就在这一刹那,乌丸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之色,不过这份情绪在其下一句话里立马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乌丸说道:“王大人的揣测可真是异想天开,难不成王大人还要一一调查当日里在场的人?那得查到什么时候去了,可别忘记期限只有一个月。”

    “所以我这不是找你求助来了么?毕竟我也十分好奇司空探囊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这个问题恐怕大人你找错了人,因为就连我也不知道这位贼祖宗是怎么办到的,更因为我从头到尾见都没见过司空探囊一眼。”

    让王初一惊讶的是乌丸竟就如此间接承认,不过转念一想后又很快释然。

    光凭一张嘴说又能耐乌丸如何?

    尤其是这种涉及两个王朝恩怨的大事情上,若非证据确凿,恐怕还真不能拿乌丸怎么样。

    “没见过不稀奇,据我所知江湖上只闻司空探囊其名,其实压根儿就没人真的见过这位贼祖宗长什么模样,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我十分怀疑第二种可能,因为在没有人知道司空探囊的真实模样情况下,你可以是司空探囊,我也可以是,甚至所有人都有可能是。”

    “我回答了大人这么多问题,大人是否应该告诉我大人你所知道的事情。”

    “我知道杨柳庄现在恐怕不是特使大人的坚固盟友,非但如此,甚至还随时有可能出卖特使大人,更为让特使大人头痛的是,现在的九龙玉杯,可真的算是不翼而飞了,落到连模样都不知的司空探囊手里,难道还有人能将其找出来?其实我也没想到萧无忌的这一招引蛇出洞这么好使,这么快就带来了我们想得到的消息。”

    谁料到乌丸竟并不着急,而是破天荒的笑道:“不翼而飞那也是你们锦衣卫的事情,日子可就一天天逼近了,所以还是劝王大人赶紧想想办法,将这个隐藏在京城里的贼祖宗找出来。”

    ……

    与乌丸的交谈,算是有收获,也算是收获一无所有。

    不过这并不影响王初一在武二的脑门儿上拍了一巴掌,淡淡道:“咱们出来也算是有些时间了,若是再不回去,恐怕惹人生疑,需不需要我教你怎么说话?”

    “不用。”

    生的孔武有力的武二被人如此在脑门儿上拍了一巴掌,死死咬住牙关说道。

    “如此最好。”

    王初一满意的点点头。

    与武二两人正打算离开时候,突然在锦衣卫门口听见一阵吵吵闹闹。

    再度探头一看,只见六位男女提着大包小包远远跟在一个趾高气扬的女子后面点头哈腰。

    瞅瞅这幅来锦衣卫就好似回自家后花园的模样,王初一不禁没好气嘀咕道:“敢情这是真把锦衣卫总部当成自己家了。”

    迅速反应过来的王初一不由分说拉住武二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走前门,咱们走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