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十七章 紫禁天雷咒
    深藏不漏?

    索命一击落空的黄拜佛愣了愣。

    任谁都不会想到看似弱不禁风的萧无忌居然还有这等绝顶轻功。

    以极快的速度救回杨虚彦,萧无忌并未觉得轻松,反而变得凝重起来。

    他咳嗽着说道:“如果我问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会不会显得根本就是废话?”

    黄拜佛冷哼一声不说话。

    萧无忌又道:“虽然阁下武功至少已达二品,想要杀我二人,势必会费不少功夫。”

    “就算费十分功夫今日也要教你们命丧我掌下。”

    罡风再起,吹拂着三人衣袍猎猎作响。

    原本气势如虹的杨虚彦此刻已有几分颓弱,但仍是咬紧牙关道:“放开我,让我过去跟他拼了,纵然我死,也定不会让他好过。”

    萧无忌紧紧拉扯住其右臂,低声道:“以你一个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去换一条鼠辈的性命,这笔买卖可不划算。”

    “黄口小儿,你说谁是鼠辈?”

    黄拜佛年过古稀,一生经历过的大小厮杀不胜枚举,自视甚高,而此刻被萧无忌道成是鼠辈,不免一阵怒火中烧。

    萧无忌冷冷一笑,说道:“在这里的三人,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当的起鼠辈二字?”

    远处观战的王初一还未从方才萧无忌的绝顶身法中回过神来,便听得萧无忌如此激怒黄拜佛,不禁为他二人感到担忧。

    若是自己出手,以三敌一,哪里还有不胜的道理?

    可如果黄拜佛身死,杨柳庄定生警惕,说不定千辛万苦得来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更何况只要自己一出头便再没有了回到杨柳庄的可能,到时候又如何弄清楚九龙玉杯案子之后隐藏的惊天阴谋?

    一时间,王初一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

    正此时,风雪迷眼,刹那间黄拜佛疾行萧无忌杨虚彦二人跟前,再度贴身肉搏,风雪之中,掌影重重,杨虚彦苦苦支撑,与萧无忌一起且战且退,好不狼狈。

    黄拜佛癫狂大笑。

    “现在可还敢说我是鼠辈?”

    萧无忌轻身功法极好,王初一十分相信天下间能有如此绝顶轻功的人不超过五人,可却差在身子孱弱,根本不敢硬碰硬,只得带着杨虚彦一起步步后退。

    二人越是如此,黄拜佛越是紧逼,步步欺身。

    “萧兄,你且先走,我来留住这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鼠辈。”

    危急之下,杨虚彦一把推开越是急促,咳嗽声越是不断的萧无忌。

    气息逐渐紊乱的萧无忌硬声道:“丢下兄弟独自逃命,那可不是我的作风。”

    “多说无益,你们以为今天还能活着离开?”

    黄拜佛以双掌对上萧无忌二人双掌,以三人立足之地,积雪迅速炸开,内力对拼之下,萧无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气息极速紊乱。

    然而就在黄拜佛以为即将得手之际,大地上突然传来轻微震动,远在几里地之外的京城方向,极速奔驰过来数十骑,着清一色锦衣卫服,杀气腾腾。

    黄拜佛面色微寒,反观杨虚彦二人则是终于露出笑意。

    这群战马最前方黑马背上的乃是一个身负刀匣的老头儿。

    还未近三人跟前,老头儿便扯着嗓子大声呼喊。

    “二位大人,别怕,兄弟们来啦。”

    “今日且算你们走运。”

    黄拜佛不敢继续纠缠下去,干脆利落转身就走,迅速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数十骑继续追赶上去,唯有老头儿留了下来,一下马便屁颠屁颠凑到了两位年轻大人跟前。

    只是看了一眼萧无忌面色,老王便变得极其凝重起来,又替萧无忌把了脉,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后又咧嘴笑道:“大人这是内力透支了,以后可不能如此拼命了,如此对身体带来的负荷极大。”

    萧无忌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反倒是杨虚彦得救之后,感慨道:“我还以为萧兄你最擅长的是琴棋书画,没想到武学修为竟也如此了不得。”

    萧无忌一边剧烈咳嗽一边虚弱道:“自幼多病,学武只为强身健体,若真有多厉害,便不会今日让我二人置于险境,还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不过这样也好,若非今日遭遇此强敌,恐怕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杨柳庄原来竟如此藏龙卧虎。”

    三人目光齐齐看向远处百里坡上的灯火辉煌,各有所思。

    杨虚彦上马而行,萧无忌无法再乘马,好在锦衣卫办事效率极快,很快便弄来温暖的马车。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老王成了赶车的马夫。

    而被数十锦衣卫左右保护的萧无忌隔着门帘好半天才道:“老王你发现了什么?”

    双手插在袖口的老头儿闻这话,伸出一只手抹去了鼻子下冻的流出来的鼻涕,嘿嘿一笑。

    “大人的内力极为怪异,像是被什么刻意压制住,只流离出部分在筋脉游荡,我想这一定跟大人修行的武功有关系。”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萧无忌微微惊讶。

    又道:“老王,你说的不错,我修行的秘籍名为《紫禁天雷咒》,这种武功极为霸道,动辄便会榨干人的内力。”

    “所以大人其实并非自幼体弱多病。”

    “就如同老王你也并非就真的是他们说的那般一无是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在此之前,只需要把分内的事情做好就行。”

    门帘外,老头儿眼神飘忽不定。

    迎风雪而上,身后刀匣阵阵颤抖,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因为匣中即将会有什么东西喷薄而出。

    ……

    王初一再度回到了被关押受惩处的囚室之内,在这里,还有几个浑身被捆绑,嘴里塞着破袜子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只会拼命摇头摆头,或者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首当其中的武二最为惊恐,因为不久之前还以为是软柿子随人拿捏的王初一,此刻已反客为主,成了随时可以取走他们性命的活阎罗。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锦衣卫审讯无恶不作犯人的时候有一种极其残酷的法子,名为人棍,简单来说,就是用刀将人的四肢全部砍下来,割去耳朵,舌头,挖去双眼。”

    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武二双眼前来回晃动,直勾的武二眼珠不断随匕首左右上下转动。

    “哦?我差点忘了自我介绍,在下锦衣卫新晋总指挥使,王初一大人是也,稀里糊涂莫名其妙被你们抓到了这鬼地方,正憋着一肚子火呢,所以我可不敢保证会用什么办法来收拾你们,不过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如果你们配合的话……嗯?说不定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武二瞪大眼睛连连点头,并示意自己完全说不出来话。

    王初一警告道:“我可以替你取下你的臭袜子,不过你如果有半点不老实,我的刀子可不是开玩笑的。”

    武二再度点头。

    谁知就在王初一刚刚取下臭袜子的时候。

    “来……啊……”

    “本大人就知道你这家伙没那么老实。”

    臭袜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新与武二的嘴来了一个严丝合缝的接触,与此同时匕首直接插进了武二的大腿上,鲜血瞬间红了裤子。

    武二疼的冷汗直流,拔出刀子的王初一将血淋淋的匕首扬了扬,证明自己并非是开玩笑。

    再度威胁时候,武二终于认真点头。

    “这就对了,早点配合多好。”

    “要杀要剐随你便,落在你小子手里算我武二倒霉,也别指望我会告诉你什么事情,一旦被小桃红知道,下场只会比落在你手里更惨。”

    小桃红说的便是那丑陋丫头。

    王初一越发好奇为何一个小小的丫头能让这群男人怕成这个模样。

    “好,有骨气。”

    王初一坏笑着将目光从武二身上移到另外几个男人身上去。

    “不知道是你一个人这么有骨气,还是这里这几个人都跟你一样铁骨铮铮,我决定用我手上的刀试探试探,你不说,总会有人说的,到时候我就先杀了你,至于配合的人,我不但不会杀他们,还会有重酬,是直接死,还是舒服享受了一番之后再去死,你自己看着办。”

    武二终于动容。

    在王初一仔细盘问之下,才知道小桃红明面上是一个丫头,实际上却是整个杨柳庄的大管家。

    至于打造的这批兵器究竟会送到哪里,连武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晓得听命令行事。

    眼见盘问不出别的东西,王初一不得不就此作罢,随后又道:“有没有法子能带我出去?是出去了还能大摇大摆的回来。”

    “没法子,来了这里的人谁都别想出去。”

    “看来是我的刀子还不够让你感到畏惧。”

    “好,我说就是,每个月我们会进城一次,恰好就是明天,你若真想出去,便跟着我混进队伍中就是。”

    ……

    夜里的汴京城万家灯火,白日里的汴京城熙熙攘攘,尤其年关将至,已处处张灯结彩。

    即便是城门口都高高挂起了红灯笼。

    城外官道上,正有一行商贾打扮模样的商人在积雪中艰难前行。

    一行十辆马车,马车之后还跟随着十几个扈从。

    王初一正混在这群扈从之中,寸步不离跟着武二。

    “可千万别耍什么小心思,如果被前面那臭婆娘知道你将所有事情都卖给了我,不止她不会放过你,就连我也不会放过你。”

    王初一低声提醒。

    清晨时分车队在杨柳庄集结,趁着浓雾下山,王初一就如此顺利的混进这支队伍当中,充当起了一个苦力的角色。

    好在并不需要担心被识破身份,只因依旧是丫头打扮的小桃红从出门开始就坐进了最前面的马车里。

    武二身子紧绷,连额头都流出了细小汗珠。

    队伍在进城时候,被守卫的士兵拦下检查,正当王初一以为会轻松混进城去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穿着锦衣卫服的人影嘴里叼着一杆大烟枪吞云吐雾从城楼上下来,正对这支商队。

    并且,目光第一眼就对上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