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十五章 夜探杨柳庄
    仅有每隔数丈一根火把照亮的地下水道内,正有一道人影完美的避开所有耳目处,如同一只矫健的猎豹在甬道中穿梭。

    凭借着白日里的记忆,王初一很快便感觉到了阵阵扑鼻的热浪,以及各种敲打铁器发出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

    绕过拐角处,王初一已完全能看到正热火朝天敲打兵器盔甲的地方,人来人往,从负责打杂的下手到专门铸造兵器的铁匠,应有尽有。

    来来回回穿梭在其中的,还有统一穿着黑色单薄汗衫的守卫,与白天那几个不同的是,王初一见夜里的这些守卫个个气息内敛,一看便知武功不弱。

    白天烧熔炉炼化铁水,夜里再铸造兵器么?

    王初一很快找机会混进这群人中,并未被人发现。

    白天知道此处只有一个出口,若想弄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必须得从出口出去才行,眼下只能等待时机。

    好在机会终于到来,不过下来的却不是白日里的丑陋丫头,而是一个头发花白,并未见过的身材佝偻的老人,虽身材佝偻,却是比老王气度高了太多。

    也不知老王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跟踪那几个家伙有没有什么发现?

    王初一迅速收回心思,盘算着如何找机会溜出去。

    机关并未闭合,出口仍然大开,佝偻老人下来后,只是随意挑选了一位铁匠打造出来的一把弯刀,双手捏住刀身,并不见他怎么用力,才铸造出来的刀就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从中间应声而断。

    打造这把刀的铁匠立时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大人明鉴,小的并未偷懒,只是仓促之下实在是只能打造出如此成色的兵器。”

    “我知道,这并不怪你。”

    出乎意料,老人并未动怒。

    王初一心道你这老家伙若是怪人铁匠那才是见了鬼了。

    即便隔着还有不少距离,王初一仍能感觉到这老头儿单薄身子里面蕴含的恐怖内力,莫说是仓惶打造出来的兵器,恐怕就是一根铁棍子也架不住他如此折腾。

    “虽然成色一般,但用作起事也足够了。”

    老人自言自语,落在王初一耳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接下来还得加把劲才行,莫要误了大事。”

     “黄老,庄主有事找你。”

     正此时,从入口处迅速下来一小厮,毕恭毕敬。

     被道做黄老的老人点点头。

     “你先去,我就来。”

     王初一脑海里迅速闪过江湖上所有黄姓,又有如此内力的老人,最终思绪停在了三个字头上。

     黄拜佛。

     如此成名已久的高手,居然在这里做了一个客卿?

     黄拜佛名为拜佛,实际上非但没有菩萨心肠,反而心狠手辣,一生最喜抹杀江湖上的青年俊杰,早年间折损在其手上的青年才俊不计其数,是为江湖上最臭名昭著的那一类。

     王初一走神间,黄拜佛已不急不慢朝出口而去。

     机不可失,王初一装作打杂靠近出口处的一口熔炉,又暗中使劲,脚踩住地上断做两截的刀刃,用力踢了出去,直穿透一口熔炉,流出滚烫铁水,顿时乱作一团。

     王初一趁人不注意迅速溜走,令人惊喜的是黄拜佛离去之后,入口处并未关闭。

     想来任谁也不会想到,满是耳目的地下牢笼,会有人从下面偷偷溜出来。

     一出通道,别有一方天地。

     身处一座庄园之中,处处莺歌燕舞,热闹非凡。

     用来遮盖铸造兵器发出的动静?

     王初一纵身跃,借力两处后,跃上高达三层楼的阁楼顶,俯瞰整个杨柳庄,亦清清楚楚看到了夜幕之中汴京城的万家灯火,不禁心神晃荡。

     “这可真是,真他娘的出乎预料,谁能想到?”

     黄拜佛看起来在这山庄之中地位并不小,每至一处,都有人热情的上去打招呼,这其中亦不乏江湖上一些小有名气的高手,多半都是些王初一下山之前偶尔听同门提起或者说起过的。

     只见黄拜佛左拐右拐,轻车熟路的到了一栋两层楼的阁楼门口,毫不停顿的直上二楼。

     在那里,门虚掩着,看不见里面光景,却能看到隔着窗户的两道人影,一男一女。

     王初一蹑手蹑脚,轻飘飘跃上那栋两层阁楼楼顶,不发出一丁点动静,随后附耳倾听。

     最先说话的正是黄拜佛。

     “庄主找我有何吩咐?”

     “黄老,让你来是想告诉你,今天咱们庄里来了一位客人。”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略带深沉的声音。

     黄拜佛道:“咱们杨柳庄每日里都有客人拜访,不过能让庄主专门拿出来说的客人,想必身份不简单。”

     “是锦衣卫,他们找上门来了。”

     “锦衣卫……”

     阁楼中突然安静下来,王初一亦愣住。

     心中嘀咕道:来的是谁?杨虚彦还是萧无忌?这两个家伙速度这么快,居然还比我先查到这里?

     片刻后,阁楼中突然传来黄拜佛的大笑,这位成名已久的老人不屑道:“锦衣卫又如何?这一步咱们不是早就料到了么?给锦衣卫准备的东西,想必庄主也应该给他们看过了,现在还不是一切照旧?”

     “怕就怕没这么容易打发。”

     这又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毕竟锦衣卫来的可比我们预料的时间要快一些,是从银勾赌坊查到我们头上来的,所以庄主怀疑,是不是他们吃里扒外,想要出卖我们?”

     “所以庄主的意思是……”

     阁楼中,黄拜佛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白日里的紫袍男子轻轻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还需要黄老你出手最为妥当,一定要清理的干干净净。”

     “纵然外面的能解决,可住在锦衣卫那边的那家伙又当如何?老夫虽然自信能干净解决掉外面的三个,可还没狂妄到以为自己能在锦衣卫总部杀了人之后还来去自如。”

     “现在还不需要对他动手,杀了三个扈从已足够震慑他,如此后面应该就能听话一点。”

     听到这里,王初一已明白阁楼中这几人所指的他,除了乌丸再无其他人。

     但这时候王初一却听到另外一个更加震撼的消息。

     阁楼中中年男人沉声道: “如果要他听话可没那么容易,势必要让他相信九龙玉杯一直在我们手上才行,而绝对不是坊间传言的那般,九龙玉杯即将在黑市出手。”

     “可我们都知道,原本应该在我们手上的九龙杯,现在根本就不在我们手上。”

    

     中年男人的声音怒斥道:“好你个司空探囊,已经达成的交易却突然被你摆了一道,难道你以为九龙杯在你手上会是你的护身符?那不过只是你的催命符罢了。”

     啪……

     身下阁楼中什么东西应声而碎。

     冷不丁吓了王初一一跳,身子一紧绷,屋顶立马传来细微动静,这动静对于常人或难以察觉,可对内力深厚的黄拜佛来说,却极为醒目。

     “何人如此大胆?”

     “庄主,不好了。”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迅速走进来一位杨柳庄的下人,这人脚步匆匆,气喘吁吁。

     黄拜佛皱眉道:“为何如此慌张?”

     那小厮道:“禀庄主,黄老,白天里才来过的那个锦衣卫又来了,就在大门口,身边还带着一个人,正在庄门外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