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九章 蛛丝马迹
    突然冒出来的王初一让气势汹汹的中年书生再度火起。

    他冷冷道:“足下又是何人?”

    王初一笑道:“新任锦衣卫总指挥使就是在下了。”

    “难怪说话如此硬气,原来阁下就是那位听说在丽春院喝了酒付不起银子的传奇人物,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哦?居然连这事儿都知道?”

    王初一撇了撇嘴。

    “看来京城虽大,但却没有不透风的墙。”

    “王大人,废话我们也就不多说了,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今日里来只为在锦衣卫寻一个人,若是王大人痛快点将这人教出来,这事情也就算了,若是不交出来,只怕会伤了锦衣卫跟云霞郡主的和气。”

    “郡主?”

    王初一这才明白过来是麻烦找上门来了。

    连忙笑着道:“交什么人?我怎么完全听不明白几位在说什么,再说了,如果随便什么阿猫阿狗来我锦衣卫总部门口胡言乱语几句就要我交人,谁交的过来?”

    “臭小子,说谁是阿猫阿狗?你知不知道论辈分,在场的这几位可都是你的前辈。”六人之中一相貌平平的中年妇人怒斥。

    当下又有一身负宝剑的鹰眼中年男人将事情本末道出,完了之后冷声说道:“欺负郡主,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今日若是将那毛贼交出来还好,若是交不出来,等我们禀明圣上,到时候可有你们的好果子吃,毕竟谁不知云霞郡主乃是圣上最疼爱的妹妹。”

    “聒噪。”

    王初一不耐烦的摆摆手。

    “拿下。”

    一声令下,鱼贯而出十几名锦衣卫将六人团团围住,清一色的郁鸾刀出鞘,铮而有鸣声。

    六人面色微变。

    能筛选进锦衣卫的人无一不是高手,细看这冲出来的一干侍卫,面容冷峻,拿刀的手青筋暴露,杀机重重。

    “王大人,你可知你这么做是在跟云霞郡主作对?”

    真要动起手来,自云霞别苑而来的六人难免有些担忧。

    单挑自不用怕,可眼下已经踏入了别人的地盘。

    不知不觉开始的气焰已被王初一的杀伐果断灭了一大半。

    六人不禁心中嘀咕。

    这可跟朝堂中私下议论的锦衣卫总指挥风格有些不太一样。

    王初一淡淡说道:“云霞郡主是谁,本大人并不认识,倒是知道今日有一群跳梁小丑来我锦衣卫滋事,倘若本官以这个罪名将你们全部抓起来上交给圣上,你们猜后果会如何?会不会得罪郡主我不知道,不过本官倒是知道,恐怕先掉脑袋的是你们。”

    “这……”

    六人面面相觑。

    为自家的宝贝徒弟出气固然重要,可王初一所言也绝非信口开河。

    但如果就此灰溜溜离去,不说在郡主面前从此抬不起头来,便是从此见着了锦衣卫也都得低着头假装路过。

    “哈哈,误会,这或许根本就是一场误会。”

    正当两方僵持不下之时,突然传来一阵爽朗大笑。

    自王初一身后走出一位白袍男子,面容有些苍白,王初一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萧无忌,不禁低声说道:“你来做什么?”

    萧无忌以仅仅只能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来阻止你们大打出手,这六人可不简单,将来有的是打交道的机会,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加上,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需要你拿主意,就没必要在这里多浪费时间了,可别忘了,只有一个月期限。”

    “你能有办法对付他们?”

    王初一狐疑。

    “他们可不像是朝廷中的人,用朝廷上的那一套可不行。”

    “我自有办法。”

    萧无忌高深莫测一笑。

    缓步上前推开剑拔弩张的侍卫,在六人面前窃窃私语一番之后,王初一竟亲眼目睹六人就如此被萧无忌领着入了锦衣卫的大门,路过王初一身边时候,仍不忘给王初一留下一个大大的白眼。

    王初一不禁心下一万个好奇。

    喃喃道:“萧无忌啊萧无忌,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半路军伍出身,后来加入锦衣卫的人,因为其智谋过人,破格被提拔成锦衣卫右指挥使的家伙。”

    王初一怔怔出神时候,耳畔忽的传来一个幽幽声音。

    冷不丁出现的黄牙老头儿将王初一吓了一跳,后者没好气道:“老王啊老王,下次出现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

    手里拿着一样物件儿的黄牙老头儿满脸无辜,只是将那被小巧盒子包裹着的物件儿递到王初一手里,幽怨道:“小的只是想给大人你一个惊喜。”

    “哦?”

    疑惑的王初一打开还未解封的盒子,只看到里面躺着一封淡蓝色的字筏,隐隐散发着氤氲香气。

    纸条上并无一字,只有一朵绽放的正盛的红莲。

    王初一两眼一眯。

    “这东西从哪里来的?”

    老王难得正色道:“自然是情报处截下来的,原本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就连送信的信鸽也与咱们情报处的一般无二,若是寻常人肯定分辨不出来,只会当做寻常信件处理。”

    王初一恍然大悟。

    锦衣卫有专门搜集情报的部门,在这些情报部门之中,除了培养有专门的探子之外,还有专门饲养的信鸽,能在千万里之外识别回家的路,也正因为如此,才能保证锦衣卫的情报永远滴水不漏。

    毕竟锦衣卫最厉害的并非武力,而是星罗棋布的情报网络。

    “可单单这样一件东西,又能证明什么呢?总不能就凭这样一件东西便认定乌丸串通红莲教。”

    “大人,这可不是寻常的东西,据小的所知,当日九龙玉杯失窃之时,金銮殿上留下的字筏也是淡蓝色的,这种淡蓝色的纸极为少见。”

    “也就是说只要弄明白这淡蓝色的纸哪里才有,就能顺藤摸瓜很快查清楚盗宝之人?”王初一眼前一亮,没好气道:“你他娘的这种事情为何不早说。”

    “那是因为你能想到的事情,我们一早也都想到过,只可惜我们查过,能做出这种纸张的印刷坊,汴京城内只有一家,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一家印刷坊早就在九龙玉杯失窃前半个月,便毫无预兆的关门。”

    形同出鞘利剑的杨虚彦紧随老头儿之后出现。

    “更为诡异的是,关于这一家印刷坊的所有一切人员,似乎在一夜之间完全消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般,我们怀疑是被人灭了口,可至今连尸体都找不到,线索就从此中断了。”

    “可眼下线索不是又来了么?”

    王初一心情大悦。

    “突然冒出来的红莲教会不会跟这件事情有关联?”

    杨虚彦道:“但眼下恐怕最重要的还是让这封信原封不动的送到乌丸手中,必须得请萧无忌出手。”

    ……

    萧无忌别苑内,热闹异常。

    任凭王初一再怎么认为萧无忌劝酒功夫了得,也依旧没想到此刻来自云霞郡主身边的六位高手,就这么被灌的酩酊大醉,七荤八素躺在别苑之中。

    萧无忌做完这一切,像是信手拈来一般,除了面色有些红润之外并无任何不妥。

    “来人,将这六人送进宫中云霞别苑,云霞郡主师父这四个字,我看他们也就别再想有任何瓜葛了。”

    “怎么办到的?”

    王初一问道。

    萧无忌微微咳嗽道:“以他们六人武功,内力定然不弱,以内力迫出酒力固然容易办到,可若是如此一来,便失了喝酒原本的乐趣,我只是与他们说了一通江湖上的奇闻异事,便将他们说的感同身受,一时兴起之下也就多喝了几杯。”

    “高,实在是高。”

    王初一竖起了大拇指。

    谁知萧无忌却道:“也别高兴的太早,麻烦还在后面。”

    才刚刚说完这句话,萧无忌便注意到了王初一手中物件儿,打开之后赫然看到淡蓝色纸张上那朵盛开红莲。

    萧无忌惊讶道:“红莲教?自上代魔头任平生被诛之后,魔教不是早已销声匿迹了吗?江湖中也从未收到任何关于魔教余孽的消息,为何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右使杨虚彦冷笑不已。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要想彻底铲除江湖上这颗毒瘤谈何容易?但最大的那个已经死了,余下的纵然蹦跶的再欢,也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想要在锦衣卫眼皮子底下弄幺蛾子,我随时可以带人去铲平了这些余孽。”

     萧无忌道: “天子脚下,固然是容不得沙子,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查清楚南诏国究竟有没有跟魔教勾结,给圣上一个交代。”

     王初一摸着下巴道:“乌丸这家伙还真沉得住气,到现在为止都没露出什么马脚,咱们放出去的消息似乎对他根本不起作用,到现在我也只看到他除了休息时间便是打坐练功,完全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萧无忌高深一笑。

     说道:“若这件事情真跟他有关系,他不可能不着急,既然从他身上无处下手,不妨从他一同而来的下人们身上下手。”

     锦衣卫情报之强大,让王初一瞠目结舌。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搜集到了所有乌丸随从进出锦衣卫总指挥部的记录。

     一一查看着一条条情报。

     细看之下,锦衣卫的三大巨头不约而同发现了最可疑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