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风华佛门青衣无弹窗 > 第三章 人心不古
    “乖乖等着就是,本大人不差钱儿,有的是钱,算算时间约摸信也该送过去了,不出意外送银子的人很快就会过来了。”

    “来呀,上酒,要不怎么说是花酒,就这么一壶就得几百两,够谁喝啊?也就这些姑娘们还将就将就能入得了本公子的眼。”

    “怎么着?站着不动?这就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态度?来了是客这道理都不明白呢,也不知就你们这服务态度,是如何将这丽春院做的如此兴隆的,唉,要不师父怎么最喜欢说的话就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呢?古人诚不欺我阿。”

    ……

    客似云来的丽春院上房之中,正有一位英俊青袍公子哥儿喝的正当兴头。

    温暖的上房之内飘荡着淡淡清香以及夹杂着几分女子的脂粉气息,不多不少,粉红色珠帘下两盏油灯光线氤氲,足够照亮整个屋子,却又恰到好处的只能照亮屋子,以至于在昏黄灯光照耀下,围拢青袍公子的五六个风尘女子一颦一笑间皆风情万种,让人忽略了房门口窗户口正怀抱双拳一脸冷笑的六个孔武有力打手。

    坐在青袍公子正对面的白牡丹正翘着腿悠哉悠哉的嗑瓜子儿,时不时打量青袍公子几眼,满是玩味。

    将散落在桌子上的瓜子壳儿以大袖拂去,白牡丹站起身拍拍屁股,风情万种般的走到对面,弯腰附在青袍公子耳边,吐气如兰道:“酒喝完了,饭也吃饱了,姑娘也把你伺候舒服了,可派出去的人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见动静,这位大人,莫不是真打算白吃白喝还白摸不成?”

    就在不久之前风风火火造访丽春院的青袍公子让白牡丹眼前一亮,尤其在这位青袍公子自称是新上任的锦衣卫总指挥使王大人之后,这让白牡丹在先前在杨虚彦身上受的气不知不觉便转移到王初一身上来,琢磨着在锦衣卫手上吃了瘪,丢了面儿,怎么着也得找回场子不是?

    否则堂堂丽春院白牡丹的面子以后往哪里搁去?

    故此才在青袍公子刚刚上楼时候,白牡丹便使尽浑身解数,恨不能将丽春院十二牌坊的姑娘全部拉过来招呼才好,更是好酒好肉伺候,至于价钱……

    白牡丹瞥了一眼正摊开在桌上一壶酒旁边的账本,笑意盈盈,心中更是早已乐开了花。

    只是即便如此,白牡丹仍心中狐疑不定。

    早先倒的确听说锦衣卫那边新来了一位总指挥使,年纪尚轻,至于其他语焉不详,不过白牡丹倒也不关心,只因锦衣卫素来门禁森严,历代锦衣卫总指挥使皆是无比自律,莫说是出来丽春院这等地方吃喝玩儿乐,即便是一两银子的好处也不会多拿,只有如此,皇宫里那位九五之尊才会放心。

    故此,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胡吃海喝不说,还无比贪恋女色,最主要出门身上连银票都不带个几千两的正二品锦衣卫总指挥使,白牡丹心里始终没有底。

    好在她白牡丹也并非什么善男信女,若真是那位大人,则正中下怀,也让杨虚彦装一回犊子,灭灭锦衣卫的威风,若是胡乱冒充那就更好办了,一刀砍了便是。

    虽说汴京城是天子脚下,可她白牡丹能在京城混的如鱼得水,又岂非没有一点见不得光的手段?

    想到这里,白牡丹心情大好,恰好又听闻楼下一阵轰动,便心情大定道:

    “去,再给这位大人上两壶好酒……”

    “大姐……”

    一旁一柔弱脂粉女子向白牡丹投去询问的目光。

    “不打紧。”

    白牡丹抿嘴一笑,露出三十多岁妇人当有的成熟,又夹杂着几分狡黠。

    “给咱们这位大人送银子的人来了。”

    ……

    风风火火,脚步匆匆,气宇轩昂,夜色里一行人快步行走在汴京城大街之上,并不需专人开道,大街上已是主动为这一行锦衣华服身配郁鸾刀的侍卫让开了一条道。

    当然,气宇轩昂四个字,并不包括正跟在这支队伍后面屁颠屁颠身材瘦弱的黄牙老头儿。

    一辆温暖的马车也主动替这行天子脚下最后一道屏障让开道路,身着黑色长袍,只留一张头发黑白相间脸颊在外赶车的老人略微有些惊讶,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自马车之内传来一个淡淡女子声音道:“齐先生,为何止步不前?”

    那老者低声笑道:“正好碰见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目睹这一行锦衣卫直向丽春院而去,马车的门帘掀开一角,若有若无的香气自内而外散发,露出半张冷若冰霜的脸。

    与此同时只听到一声怒喝至丽春院之内传来。

    “王初一,你给我滚出来……老子今天跟你没完。”

    紧随这声音之后便是一阵乒乓之声,慌乱中也不知砸坏了多少桌椅板凳,瓶瓶罐罐,一口吐不清的青袍公子被人一脚从丽春院二楼的窗户踢下来,紧接着又是一个瘦弱老头儿连滚带爬屁滚尿流的从楼梯上窜下来,屁颠屁颠扶起地上那位鼻青脸肿的青袍公子,露出一口大黄牙道:“大人,没事儿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

    “滚你大爷的,少给我猫哭耗子假慈悲。”

    疼的龇牙咧嘴的青袍公子顾不得摔的开花的屁股,没好气道:“老王啊老王,老子今儿个算是看出来了,你老小子就是一墙头草,看见他冲过来你也不帮忙挡一下?”

    黄牙老头儿只是哭丧着脸不说话,心道我老了,如何禁得起这用上内力的一脚?

    目睹这一切的好事者大概已经猜到所为何事,更不乏听到有人低声议论,窃窃私语。

    不外乎都是一些平日里被欺负惯的升斗小民幸灾乐祸以及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游手好闲之人。

    “王初一,你是个男人就跟我痛痛快快打一架,别在老子面前装犊子,正好我早就想领教一下你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今儿你若是赢了,这银子我就给了,你若是输了,就赶紧给我滚蛋,别再丢人现眼……”

    自楼上轻重重落下一俊逸身形,寒风之中衣袍吹的猎猎作响,与地上那位青袍公子相比,天壤之别。

    白牡丹提着裙摆扭动着屁股迅速下楼,眼见丽春院门口已门庭若市,连忙惊讶道:

    “哎呀,这是何必呢,大家有话好好说,不外乎就是几千两银子,又不是多大的事儿?何必大打出手呢?”

    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的青袍公子做出防御姿态,朝白牡丹投去感谢的目光。

    一众锦衣卫满头黑线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至于那位衣袍猎猎的左使大人则是嘴角抽搐,恨不能一刀劈了对面那个不成器的家伙。

    杨虚彦心道不是多大的事儿能扣着人不放?故意让自己来救场?你白牡丹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我若是不来,你便让对面这王八蛋丢光锦衣卫的脸,我若是来了,则更中你下怀,只怕不需半日功夫,锦衣卫总指挥使白嫖的消息便会传遍整个汴京城。

    横竖都是丢人,倒不如趁此机会出了心中这股恶气。

    ……

    街角处,正有马车上的二人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车厢之内女子道:“难怪听着这名字这么耳熟,原来是新晋锦衣卫总指挥使大人,只是堂堂锦衣卫总指挥使,怎会来这烟花之地风流快活?殊不知九龙玉杯失窃,人人自危,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做出这种事情,如此人物真能担得起总指挥使这个职责?”

    赶车的马夫老头儿笑道:“毕竟年少轻狂,莫说是他,纵然就是在下,若是在他这个年纪便能获此殊荣,只怕比他还要更甚一筹。”

    “齐先生……”

    马车内传来女子淡漠声音。

    马夫自知失态,连忙尴尬道:“是在下一时间触景伤情了,不过听闻这王初一是宫里的那位亲自请下山,想必并非泛泛之辈,否则又怎能入得了那位法眼?”

    “齐先生你的意思是他故意如此让人掉以轻心?”

    女子掀开整幅门帘,露出一张眉间带有一颗朱砂痣的冰冷高贵脸庞。

    眼见那位此时成了过街老鼠的青袍公子正一手摸着屁股,一边跟那位汴京城名气极大的白牡丹挤眉弄眼,她淡淡说道:“我怎么看都不太像。”

    ……

    王初一眼下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打吧,堂堂锦衣卫于闹市之中大打出手,若是传出去恐怕自己这刚刚上任的总指挥使也就别想当了,不做官事小,可白白没了三年二品大官十几万两银子的油水,咋算都不划算。

    若是不打,只会被对面这蹬鼻子上脸的讨厌家伙变本加厉,好点的情况也就是被对面打一顿就算了,这事儿也就这么了了,可如此一来,自己这锦衣卫总指挥使又如何在这些弟兄们面前抬起头来?正可谓是左右为难。

    正当王初一心里两个声音你来我往时候,忽见一黑袍老头儿在人群中挤开一条道,朝假急眼的白牡丹施了一礼,亦满是笑意看了剑拔弩张的杨虚彦一眼,随后笑着说道:“这位大人的银子,已经有人替他付了,这事儿也算两清了,几位大可以不必再如此闹下去。”

    说罢,那看似文弱的老人从怀中摸出一沓银票,面额最少也是一百两。

    “多的,就算是打烂这些门窗桌椅的赔偿。”

    “哦?”

    突然杀出来的老头儿让白牡丹一愣,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银票并且随随便便的人,可没那么简单,随即试探性的问道:“还未请教老先生……”

    “我姓齐,名道临,叫我齐老头儿就行,在下不过区区一介马夫而已,帮这位王大人付钱的乃是我们家小姐。”

    老人始终面露微笑。

    “当然,若是老板娘不愿意收,那就算了。”

    “收,为啥不收,这可都是姑娘们辛苦挣回来的,哪儿有放着银子不拿的道理对不?”

    一沓银票被白牡丹接了过去,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可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别人看出自己是在故意寻锦衣卫的麻烦。

    即便并未在汴京城内听说过这位老人。

    突然冒出来的老人与王初一身旁的黄牙老头儿形成强烈反差,以至于王初一不得不在心里感慨一声,瞅瞅,瞅瞅人家的气派,再看看你老王的档次,分明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嘛。

    王初一别过头瞥了一眼一脸无辜的黄牙老头儿,正色道:“唉,果真是人心不古,自家人不帮自家人的忙,反而是外人来搭手,真是可悲,不过呢,好在本大人也并非一个斤斤计较的事情,杨左使,今儿个你踹我一脚这事情我也就不追究了,赶明儿随便给我摆个十桌八桌赔罪宴就行,还有你白牡丹,说你狗眼看人低你还不信,本大人朋友遍布五湖四海,又岂会赖你这区区几千两银子?”

    白牡丹只是陪着笑不说话,杨虚彦嘴角抽搐,极力控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脾气。

    “这就对了嘛,大人,消消火儿……”

    凑上来的黄牙老头儿对着王初一一脸讪笑,却被王初一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到屁股上,好几个踉跄。

    “去你娘的,看见你老子就来气,还是人这位先生够仗义……”

    说罢,王初一笑着走上前去拍那气度不凡老人肩膀,老人并不动作,王初一却在刚刚触及到老人肩膀那一刻便感觉到一股极为深厚却张弛有度的内力从手掌传来,似乎要通过自己手臂传遍自己五脏六腑。

    想试探我?

    王初一眯了眯眼,皮笑肉不笑,任由那股内力在自己身体小鹿乱撞,最后消散无形。

    老人微微诧异,疑惑情绪转瞬即逝,微笑道:“能用区区几千两银子便能交到王大人这般青年才俊,这笔买卖只赚不亏。”

    “够爽快,行。”

    二人博弈在暗中结束,王初一心情大好,爽朗道:“今儿个这顿酒算我欠你的,总有一天要给你请回来。”

    “请?拿什么请?”

    眼见今日这口恶气又出不成的杨虚彦冷哼道,“就凭你王初一每年那二三百两的俸禄?你得猴年马月才能凑齐今天这顿酒钱?还是说你王大人还有别的法门弄到这几千两银子?若真是如此,那我可真要掂量掂量大人你这做官的初衷了。”

    王初一语塞,脸色一阵不自然。

    好在老人连忙打岔道:“那在下可就等着大人你的好消息了,告辞,有机会再见。”

    老人上了那辆温暖马车,自街道上徐徐前行,马车内人欲言又止,思索半晌后才道:“先生为何要我出手帮助这王初一,咱们这位锦衣卫总指挥使怎么看都不像是栋梁之才,比起王初一,他对面那位锦衣卫左使不更好的多?”

    双手重新插回袖口的儒雅老人轻声道:“毕竟这位王大人是那位引荐的人,咱们不看僧面看佛面,如此也算间接向那位大人抛出了橄榄枝,几千两银子,这买卖做的划算。”

    马车内女子思索片刻,又道:“先前先生出手试探这王初一武功,结果如何?”

    “很奇怪。”

    老人凝重。

    “察觉不到半点内力波动。”

    “这怎么可能?堂堂锦衣卫总指挥使不会武功?”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

    老人缓缓道:“要么扯虎皮拉大旗,实际上武功处于九品之末,要么就内力深厚的极为吓人,不过比起这个,我宁愿相信第一个答案,不论它有多么滑稽可笑,因为自甲子年来,天下间年龄在三十以下,内功又在我之上的青年俊杰,整个江湖不超过三个,其中一个已被朝廷招揽,一个因为锋芒毕露,得罪仇家太多,过早夭折。”

    “不是还有最后一个么?”

    “最后一个只是传闻,或许根本不存在这么一个人,毕竟有谁能够做到在一夜之间杀光江南盐帮总舵共计一十八位绝顶高手并且不留下任何痕迹呢?”

    老人无比笃定道:“所以关于‘踏雪寻梅’这家伙的种种传闻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天下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只不过是某些人或者势力为了转移注意力,制造出来了这么一个绝顶高手而已。”

    ……

    不知何时,京城的夜晚雪花再度纷纷扬扬落下。

    冰天雪地气候中,温暖的马车窗帘拉开,露出一张倚靠在窗口的冷艳之脸,只是这一刻这张原本如同冰霜一般的脸却是挂了淡淡的微笑,足以融化这个季节的冰雪。

    “那关于那人的那句诗也是假的么?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又能说得清?”

    老人淡淡道。

    “可倘若世间真有如此一人,那么在下纵然散尽万贯家财与他喝一杯酒也是心甘情愿的,只可惜……”

    “唉,老头儿,等等……”

    正当老人感叹时候,突然听得一声吆喝,一青袍公子气喘吁吁快速奔跑上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光说请你喝酒,可连你住哪里都不知道,这让本大人去何处找你?”

    “唔……”

    老人忍俊不禁。

    他倒是不曾想到这位因为喝酒付不起酒钱的新上任大人居然还真把这事儿当成了一回事儿,正要感慨如今这世道这么厚道的人已经不多的时候,忽又听得身后那位鼻青脸肿依旧乐此不疲的青袍公子嘿嘿笑道:“还有马车内这位小姐,改天得专门找个时间上门拜访才行,如果二位没有意见的话,我看就明天如何?等本大人打两壶上好的花雕,亲自登门,到时候咱们三人一醉方休,岂不快哉?”

    王初一一句话道完,马车骤然加速,隐约间似乎听见了一声厌恶。

    再回过神来时候,马车以及赶车的车夫,连同车里那位只在方才露出半张脸的冰霜女子已经远去。

    只留青袍公子一脸郁闷。

    “唉,本大人保证真的只是单纯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