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四十六章、烈焰焚城
    灭鼠是一项传统技术,早在数千年前人类文明中就出现了,最早的老鼠药都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

    《山海经。西山经》中记载“皋涂之山”上“有白石焉,其名曰舉,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藥茇,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

    最初是利用植物毒素,或者是矿物毒素,发展到19世纪已经是五花八门,各不相同的老鼠药多达上百种。

    “黑死病”的威名太盛,接到维也纳政府的照会后,欧洲各国政府在迷迷糊糊中表示了支持。

    乱七八糟的灭鼠药,一船又一船往小亚细亚半岛送。各种奇葩用法,搞得执行灭鼠工作的奥地利军队内心崩溃。

    欧洲世界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各国纷纷派出医学专家,前来实地查看。

    当然,这种热点新闻永远少不了记者。参观了俄军营地的惨状后,各种怀疑都荡然无存。

    反土同盟再怎么玩儿,也不可能拿几万士兵的生命来演苦肉计,“黑死病”的名头算上坐实了。

    黑死病在欧洲肆掠的几百年时间里,也是分阶段、地域爆发的,一直持续到18世纪。

    1347年至1353年最厉害,从西西里岛开始,然后意大利、奥地利、法兰西、英格兰、中欧、北欧……

    后面1629年到1631年的意大利瘟疫、1665年到1666年的伦敦大瘟疫、1679年的维也纳大瘟疫、1720年到1722年的马赛大瘟疫,以及1771年的莫斯科瘟疫。

    虽然被认为是黑死病,但仍然有所区别。究竟是瘟疫病毒发生变异,还是新的病毒,到现在都是未解之谜。

    近东地区的瘟疫,才刚刚开始发力,就已经爆发了惊人的杀伤力,归结到其中也很正常。

    ……

    自从瘟疫在军队中蔓延后,作为最高指挥官的伊万诺夫元帅,心情就没有好过。别人可以找借口溜号回国,就是他不能跑。

    军方老大也不好当,除了拿得出手的战功外,还必须要有令众人信服的人品。

    保守的伊万诺夫元帅,无疑是一名合格的军人。收到瘟疫爆发的消息过后,就那马不停蹄的从圣彼得堡赶了过来,承担起了最高指挥官的责任。

    伊万诺夫关心的问:“奥地利人承诺的药品,送过来了没有?”

    为了这批药品,他可是豁出去了。在圣彼得堡还和政府的高层大吵了一架,主要目的就是不让沙皇政府过手。

    雁过拔毛,这是沙皇政府的老毛病。

    亚历山大二世时期靠着铁血手段,还能够震慑住官僚;到了亚历山大三世时期,施政理念变得缓和起来,官僚们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本来药品数量就不足,再让国内那帮家伙扒一层皮,到手的就更少了。

    这些药品都是市场上的紧俏货,被克扣一部分也就算了,万一碰到一个胆大包天的直接给调换了,那就要出人命了。

 &
第四十六章、烈焰焚城(第1/3页)